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終於,俞敏洪新東方決定轉型做直播帶貨了。昨日,俞敏洪在直播中透露,新東方未來計劃成立大型農業平台,自己和幾百位老師將通過直播帶貨,幫助農產品銷售,支持鄉村振興。俞敏洪還表示,新東方要退租1500個教學點,這些教學點僅裝修就花了六七十億,還有違約金、押金、學生學費退款以及離職老師工資等,這些開銷十分巨大。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但是俞敏洪稱新東方沒有出現資金鏈問題,他透露,自己有一個規定,如果新東方不做了,新東方賬面上的資金必須足夠退還學生學費和支付所有老師工資,因此,俞敏洪稱這個規矩使得目前新東方沒有大問題。

這一次,俞敏洪和曾經的老同事羅永浩又一次踏進了同一條河流。但新東方和俞敏洪是否能復刻羅永浩的成功,還有太多未知數。

前不久,新東方捐獻近八萬套課桌椅給鄉村學校,收穫了一陣好評。很多人讚歎“俞敏洪,真漢子!”

但就在俞敏洪聲稱足夠支付離職老師工資的同時,也有不少老師反映裁員不給補償,反剋扣獎金。

新東方的轉型又是否像表面上看的那麼乾脆利落,看似體面的背後又有哪些不體面之處?

宣布直播帶貨農產品前

俞敏洪半月時間5次到水邊

網友擔心他想不開

今年9月4日是俞敏洪的60歲生日。俞敏洪在其個人公眾號發文,感慨歲月無情、生命有意。俞敏洪透露因新東方的事業和個人生活,也或多或少陷入迷茫。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正當此時,教培市場正經歷一場巨變。新東方也不得不大幅收縮K12業務。

10月25日,新東方在線在港交所發布公告,宣布將停止經營中國內地義務教育階段學科類校外培訓服務,預計於2021年11月末之前生效。

而就在10月25日至今的半個月里,俞敏洪多次出現在江邊、湖邊,尋求內心的平靜。

他拍下長江落日的風景,感慨巫山縣城的過往變遷。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俞敏洪還在激蕩涌動的水流前,表露自己的心境,“聽聽這水聲,心就靜了”。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不少網友看到這裡,甚至擔心俞敏洪會想不開。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沿着長江一路往東走,俞敏洪從重慶出發,再去遊覽長江三峽。回到北京后,他發布了幾條關於母校北大未名湖的視頻。就在昨天他又在雪后遊覽頤和園。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在水紋波動的湖面上,有幾隻鴨子緊貼水面飛行,俞敏洪寫到“頤和園的鴨子起飛了”。

而在俞敏洪遊覽山水的背後,想必心中必是萬千思緒。波盪不停的水似乎就是俞敏洪心境的另一種映照。

就在昨天,俞敏洪終於從遊行后宣布了進軍直播帶貨的決定。而事實上,俞敏洪要直播帶貨早有預兆。

搞招聘、組建新公司

俞敏洪直播帶貨早有預兆

慶子“警告”直播水很深

據報道,9月17日的新東方高管會議上,俞敏洪曾表示,“薇婭一年能賣一百多個億,我帶着幾十個老師做直播,是不是一年也能做上百億?”

這算是俞敏洪第一次明確表現出新東方有轉型直播帶貨的跡象。

當時李國慶得知此事後,還開玩笑地勸俞敏洪“老俞小心點啊,這個水很深,別把前世英明搭進去了”。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在過去一年多,他在抖音、快手進行了多場直播。不過售賣的商品基本都是書籍。

那麼,俞敏洪此前的帶貨成績如何?

據第三方數據平台顯示,俞敏洪近30天直播3次,其中1場是直播帶貨,商品主要為書籍,直播銷售額約27萬。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當然考慮到商品的品類問題,這確實不如快消品賣得好。

怪不得,李國慶還調侃俞敏洪,讓他去賣茅台,“老俞比我壓力大,讓他先搞!我繼續沖我的五糧液”。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就在近期,新東方相繼成立多家新公司。其中一家公司是東方優選(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法人是新東方在線CEO孫東旭,經營範圍包括銷售化肥、低毒低殘留農藥;農作物種子經營;出版物零售等。

股東信息顯示,該公司由北京新東方迅程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全資控股。

從這家公司的銷售範圍就能隱約看出新東方進入農業領域的跡象。

在新東方的招聘中,已經有直播帶貨的相關崗位。

其中一個崗位為“直播帶貨-供應鏈端負責人(農產品)”,薪資是20-40K。崗位職責要求能搭建供應鏈採購體系,負責公司的所有商品的選品工作。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此外,還有帶貨直播/短視頻的編導負責人崗位,負責抖音、快手、小紅書等短視頻的策劃、製作。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另外,此前還有新東方年薪100W招聘一位私域流量負責人的截圖流傳。

截圖顯示,該崗位將負責俞敏洪直播帶貨抖音和快手流量承接、用戶增長和二次復購,對用戶增長量和GMV負責。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網上還有消息稱,11月16日俞敏洪將聯合抖音開啟助農專場的直播首秀,帶貨海報也被曝光。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教培行業做直播帶貨是個好選擇嗎?

對於教培行業來說,轉型是避不開的難題。那其他教培機構是如何轉型的?

主打一對一輔導的學大教育已註冊一家咖啡業務相關公司,並推出實體繪本館,出售智能硬件及圖書。

除了新東方,也有其他教培企業開始涉及直播帶貨。

比如,作業幫也在Boss直聘、拉勾等平台招聘電商帶貨主播,薪酬最高達到30k。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不久前,一名短視頻博主分享了一個少兒英語女教師轉型的案例。因為少兒英語女老師的水平有限,失業後進不了外企,教不了雅思托福,為了還貸款,便考慮去KTV上班。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這個案例讓人看了有種莫名的辛酸,但也確實反映了教培行業的真實一面。那新東方轉型直播帶貨又面臨哪些困難?

有人分享從教培行業轉型到直播帶貨的經歷。在他看來,直播帶貨第一感受就是累,不過有教培經歷的人也能接受。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他還指出,直播帶貨對業務能力考驗較大。另外作息時間會大打折扣,根據自身條件薪資也會有大幅度下調,“降了40%左右”,月薪7千左右。

不過在他看來,直播帶貨和教師有相通的地方,從人設和專業度上,老師也有優勢,算是個值得考慮和進入的行業。

其他網友評論稱,自己有同事也辭職去做直播帶貨了,底薪給到6K。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那怎麼理解直播帶貨農產品呢?和新東方的契合點在哪?

有人認為,這只是一個保障老師基本生活,維持團隊最低限度運營的權宜之計。農產品帶貨,門檻確實很低,但是要想做好並不是那麼容易。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不過也有人認為,新東方的名師本來就自帶流量,流量就是財富,而俞敏洪有不輸於羅永浩的流量。事實上羅永浩已經在直播行業取得了成功。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此外,老師自帶公信力,減少家長對食品安全問題的擔憂。

但畢竟主播和老師的身份差異還是很大的,主播並不是單純的介紹產品。直播賣貨也是一個系統工程。

有網友指出,老師總結提煉能力很強,這個是對直播有好處的。

但是真要做好農產品直播電商,要干好的工作還不少,比如選品,定價,商品化,品控,營銷策略,供應鏈,推廣策略,主播培育,流量解決方案,運營等等,主播只佔了其中一個環節。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作為從新東方出來的創業者,羅永浩現在算是電商直播界的大哥了。

羅永浩具有很多新東方老師的特質,他們基本有絕佳的口才、知識豐富、幽默風趣,具有很強的人格魅力。

所以,有人覺得新東方要做直播就不要以薇婭、李佳琪為模仿對象,羅永浩應該是最理想的參考對象。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俞敏洪選擇走直播帶貨這條路,也許羅永浩真給了意見,也不好說。

在筆者看來,現在教培企業轉型還沒有一條成熟的路可走,新東方也是摸着石頭過河。但是直播行業確實是一個新興行業,老師的某些特質還是與主播有所契合的。

而新東方要想做好直播,也會面臨諸多困難,畢竟這是一個全新的行業。

一邊是捐贈8萬套課桌

一邊被指剋扣裁員補償

新東方的體面和不體面

近期,新東方把閑置的8萬套課桌捐贈給了有需要的鄉村學校。這得到了很多人的認可。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俞敏洪在朋友圈發文,“教培時代結束,新東方把嶄新的課桌椅,捐獻給了鄉村學校,已經捐獻了近八萬套”。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在不少人看來,俞敏洪在告別教培時代時給自己留下了最後的體面。

但在有些人看來,新東方的體面是對外的,對內卻有所不同。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有不少北京泡泡少兒部員工反映公司存在剋扣獎金的情況。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有自稱新東方泡泡少兒部的員工指出,此前在“新三年級特價”和“新一年級特價”課程招生中,為了沖業績加班成常態,“晚上10點甚至11點下班,連續一個月不休息”。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不過後來由於雙減政策,有不少家長退費,他7、8月的績效一共被扣了3萬多。不過,後來新東方又推出了一個豁免政策,即完成給定的秋季指標,那3萬塊被扣的績效就可以被豁免。

但是等到他超額完成了指標,十一假期過後,他卻突然被告知豁免政策公司沒批,那3萬塊還要被扣掉。

他指出自己的裁員賠償金也正好三萬多,這樣一正一負,本來該到手的6萬幾乎變成了0。

三言財經聯繫到這名員工,他表示自己已經簽字“同意”被扣除績效,部門還有60人也已經簽字。

另一名北京泡泡的員工,在一篇《一個新東方人的自述》中指出,簡單理解員工被裁員卻還要補償給公司1-6萬元不等,11月8日即將發的工資不夠扣費的,還要從賠償金里扣。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最讓他心寒的是,越優秀的人裁員反而會被扣錢越多,“招生少的同事扣的少,拿的賠償金多,但是拼死拼活,努力幹活的人,扣的錢只剩下一千兩千甚至有的會出現負數”。

另一位北京泡泡的員工向三言財經表示,10月份工資自己到手只有1400多,績效被扣掉了,但是他並沒有簽字。

另外,還有成都新東方員工稱沒能被正常賠償,“要變相逼大家走呢?幫新東方賺錢的時候是夥伴,現在棄之如敝履嗎?”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也有人反映新東方地方學校裁員動作停滯,一直用轉崗、冷處理對待員工。

去了5次水邊后,俞敏洪宣布直播帶貨了

“同樣的崗位,有的補償,有的直接辭退,老師從九月份開始不給排課,每天坐班,不到辭退,不給排課,到手工資250”,有人質問俞敏洪,“這還是您創辦新東方時的初衷嗎?”

值得注意的是,在昨天宣布進入直播帶貨領域時,俞敏洪曾說如果新東方不做了,新東方賬面上的資金必須足夠退還學生學費和支付所有老師工資。

這是俞敏洪想要的體面,也是所有新東方員工想要的體面。

出品|三言財經

作者|豐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