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反擊:訴溫州車主一審獲勝 並要求兩維權車主賠超千萬

10月11日,特斯拉方面提供的一份文件顯示,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特斯拉”)作為原告起訴被告溫州車主陳某涉名譽權糾紛一案在一審中獲得溫州市鹿城區人民法院支持,法院判令被告向原告道歉,並賠償損失5萬元。

案號為(2021)浙0302民初6783號的民事判決書顯示,特斯拉方面的訴訟請求主要有四點:被告刪除在抖音、微博發布的侵權內容,不得再次發布;被告在抖音以視頻形式發布致歉內容,並置頂90日;被告賠償50萬元;被告承擔訴訟費。

最終,法院判決被告應於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在抖音平台向原告賠禮道歉,並持續不少於90日;被告於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原告支付賠償款5萬元。

判決書亦顯示,如不服本判決,當事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遞交上訴狀。這意味着此次判決僅為一審判決,原告和被告均有權就判決結果上訴。

特斯拉反擊:訴溫州車主一審獲勝 並要求兩維權車主賠超千萬

此次訴訟的起因是陳某駕駛的特斯拉Model 3於2020年8月在距離停車場100米左右的位置時出現突然加速。事故造成多輛停放在停車場的車輛損毀,損毀嚴重,駕駛員陳某經過7小時搶救才脫離危險。

事發后,陳某表示這台Model 3當時並未開啟自動輔助駕駛,系車輛突然失控自動加速,自己進行了緊急剎車但沒有作用。

但在事件發生后,溫州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一大隊委託溫州市汽車工程學會對事故車輛進行鑒定。2020年10月,《鑒定意見書》出爐,鑒定意見為經對汽車碰撞數據進行分析,結合其加速衝進停車場時制動燈未亮的狀況,發生事故碰撞前5秒內製動踏板均未工作(處於未踩下狀態)。

2020年10月16日,當事車主陳某在交通大隊做筆錄時,對《鑒定意見書》中的鑒定意見沒有提出異議,並承認當時確實沒有踩剎車,而是把油門當剎車踩了。2020年10月27日,交通大隊認定該車主應承擔事故全部責任。

2021年5月,溫州市汽車工程學會發布了這一起特斯拉事故的調查報告。報告顯示,中美雙方的數據均證實了2020年8月溫州特斯拉撞車事故真相系車主誤踩踏板,把油門踏板當剎車踏板踩。

在此次調查中,特斯拉中國通過特斯拉美國總部的後台調取了這輛車事發之前傳輸到後台的數據,和事故車上提取的EDR的數據進行了印證。特斯拉官方表示,從原理上說,後台的數據是可以改動的,但EDR的數據是無法改動的。

綜合這些調查結果,法院認定,陳某在上述鑒定意見書和事故認定書作出后,仍在抖音和新浪微博發布與事實不符的有關損害特斯拉聲譽的信息,造成網絡用戶、媒體觀眾等對特斯拉的錯誤認知,以及對特斯拉社會評價降低,已經構成對原告名譽權的侵害,故做出上述判決。

特除了與溫州車主陳某的名譽侵權訴訟案外,特斯拉還有另外兩起類似案件更為人所知。

2021年9月16日,特斯拉維權車主韓潮在個人微博上表示,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判決特斯拉存在銷售欺詐,駁回上訴維持原判,退一賠三共計151萬餘元。這是特斯拉國內首起退一賠三案件,長達755天的維權終於以特斯拉敗訴告終。但雙方的恩怨並沒有結束。

特斯拉反擊:訴溫州車主一審獲勝 並要求兩維權車主賠超千萬

就在收到判決書十天後的9月26日,韓潮在社交媒體曬出特斯拉方面起訴自己的名譽權侵害糾紛案起訴書。根據起訴狀,特斯拉方面認為韓潮“長期發表低級、貶損二原告(特斯拉汽車(北京)有限公司、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的相關言論”,因此要求韓潮公開向特斯拉道歉、並刪除相關微博,賠償損失505萬元。

根據特斯拉法務部門的對外聲明,雙方總共有五件訴訟案件,另外三件分別是:其中兩件系特斯拉向韓潮提供的兩輛代步車糾紛案,另外一件是2021年4月韓潮起訴特斯拉的名譽權侵害糾紛案。

就在韓潮曬出起訴狀的第二天晚上,因“上海車展車頂維權”而聞名的河南女車主張某也在微博表示,目前她和特斯拉之間共有兩件正在處理的案件糾紛,同樣被特斯拉以名譽權侵害糾紛為由索賠500萬元。

特斯拉反擊:訴溫州車主一審獲勝 並要求兩維權車主賠超千萬

根據張女士方面的聲明,其與特斯拉之間的案件有兩起,其一是針對特斯拉及特斯拉全球副總裁陶琳女士侵犯名譽權一案,張女士及其律師已經向河南省安陽市北關區人民法院依法提起訴訟。在經過了訴前調解程序之後,河南省安陽市北關區人民法院正式立案。

在8月14日,張女士收到了上海市青浦區人民法院寄來的訴前調解意見徵詢書,其中特斯拉要求張女士賠禮道歉,並賠償名譽權損失500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