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減”之下,家長在伴魚英語等教培機構遭遇退費難

王靜是北京一個8歲小學生的家長。這段日子,她遭遇了一個煩心事:孩子參加的線上英語培訓班進行不下去了,想退費,卻遭遇了重重困難。“我們報名參加的少兒英語課程,當時買了200多課時,現在還剩70多課時。我想問公司能不能退費,結果怎樣都聯繫不上他們。”王靜說。

今年8月,《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以下簡稱“‘雙減’政策”)正式通過,為中小學生的學習生活帶來了一場巨大變革。然而,受到衝擊的教培機構,卻讓家長們捲入了一場又一場“退費漩渦”。

層層關卡 家長退費遭遇機構套路

根據“雙減”政策,機構嚴禁聘請在境外的外籍人員開展培訓活動,不少主打外教的在線英語培訓機構受到了衝擊。

“我害怕他們跑路,就直接去他們公司。”王靜的孩子上課的機構名為伴魚英語,是以線上外教一對一為主要授課模式的培訓機構。8月底的一天,王靜一氣之下決定來到位於北京市朝陽區的公司總部理論。

“到了以後,一位自稱銷售經理的人告訴我,因為我有贈送的課時,也有打折活動,退費只能按總價減去原始的課程單價退,我算了一下,原價150一節的課,平均下來,我相當於90元一門課。這樣一算,我已經沒有費用可退了。”王靜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另一位維權的家長之前交了近兩萬元的學費,還沒有上過課,但公司說要麼一次性退50%,要麼退70%,分一年退完,理由是要保持公司的基本運營。

於是,王靜要求見公司的上級領導,但該負責人表示,不管見到誰,答覆都是一樣的。

0012.jpg

王靜表示,此人沒有商量的餘地,也拿不出白紙黑字帶公章的退費制度。於是,她選擇了報警。“警察來了以後,我們說明了情況,警察建議我撥打消費者維權電話,後來12315說教委會給我回信,到現在我還沒有收到。”

王靜的經歷並不是個案。8月17日,在北京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書記、市教委新聞發言人李奕表示,針對本市深化校外培訓機構治理的六大舉措中收費監管等規定,調查發現,當前的階段,矛盾衝突最集中的一點,無疑是“退費難”。一些小的教培機構,存在家長找不到機構和老師的情況,有些機構則是找各種借口拒不退費,還有的是退費時變相縮減課時。

老闆跑路,機構破產,教培機構教師的工資同樣討不回來。

“從6月下旬開始,公司出現拖欠工資的情況,到了承諾的8月27日,工資仍然未全部發放。校區的校長和財務致電老闆,才發現老闆失聯。所以我們在8月28日告知了家長學校的情況。”成都愛貝斯金牛五塊石校區的高老師說。

愛貝斯官網顯示,愛貝斯專註3到16歲青少兒素質提升。該公司成立於2014年,2018年覆蓋四川所有地級市,2020在陝西、雲南、湖北等地開設校區,直營校區總數達到100家。

此前,針對老闆跑路等消息,愛貝斯專門發布過聲明,稱將對不實信息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但8月28日,其公眾號稱集團實際控制人謝龍失聯。一位家長表示:“我報了160個課時,一節課都還沒上,後來我們去過機構,也聯繫了老師,機構大門緊鎖,老師說老闆跑了,讓大家一起維權。”

問題重重 其他機構不能全盤接受剩餘課時

在“雙減”背景下,不少經營不下去的培訓機構出現了拒絕退費情況,其涉及的人數多、金額高,一些機構承諾可以轉到別的機構繼續上課,但很多家長並不買賬。

深圳市的陳女士和畢女士均為孩子報名了PlayABC的英語課程。畢女士告訴記者,截至9月1日,該培訓機構的公司法人一直失聯,社區工作人員反饋說,警察也聯繫不上。

“我這邊還有167節課沒有上。”陳女士說,“我們校區大約有160個小朋友,家長損失多的有兩萬元,少的也有5000元。”

此前,該培訓機構使用的公眾號主體為深圳市宇麒雨懿教育諮詢有限公司。企查查顯示,該公司的經營狀態於8月17日變更為註銷,但家長稱,直至8月27日,該機構的微信群中還有老師發打卡作業。畢女士說,8月28日,校方銷售才通知公司破產,並勸說家長將剩餘課時轉到其他培訓機構。

然而,有的“接盤”機構最多接受40節課時,還有的每節課要補60元材料費,轉到這些機構的話,課程必須半年內上完,不允許請假,請假會扣除課時費。“轉課有很多無理的條款,我們肯定不接受。”陳女士說,“我們之前自己報了藝術班,不需要這些課,而且這些地方也很遠。”

不僅如此,轉課還需要簽三方協議,家長既擔心轉課協議的法律效力,又擔心新的機構再次跑路。

“我從工作人員處了解到,目前約有158位家長遭到損失,涉及金額超140萬元。這些錢是100多位家長早出晚歸賺的辛苦錢、血汗錢。之前,幾十位家長去了深圳市南山區委,政府指派給社區,8月30日還在統計金額。很多家長去了公安局報案,還未立案,現在家長們準備找律師訴訟了。”畢女士說。

“我為孩子報名了ABC360外教線上直播課,目前課程剩餘金額約為1.7萬元,但其課程在8月10日被強行取消。”來自北京的賈女士說。

據了解,ABC360外教線上直播課屬於杭州旦悅科技有限公司,8月26日,杭州市公安局濱江區分局微信公眾號發布警情通報稱,杭州旦悅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因涉嫌職務侵占罪,已於2021年8月25日被濱江區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當日,該公司發布公開信,稱將為用戶提供其他機構的課程等內容作為替代。

賈女士表示,機構倒閉且無法退費,公司為家長提供了其他替代課程,這並不是一個合理的處理方式。“之前是線上外教直播,現在是錄播課,價值不對等,而且是別的機構的,老師不服務我們。我們家長的訴求就是退費。”

課程縮水 家長只能吃“啞巴虧”

如今,不少培訓機構的經營情況都或多或少受到影響。即使老闆沒跑路,機構正常開課,服務“打折扣”的情況也時有發生。

來自北京市的楊青有一個上小學二年級的女兒,如今,女兒已經在一家大型知名培訓機構上英語課兩年多了。

“我們選的培訓機構算是國內最大的幾家之一,即使是在疫情最困難的時候,機構轉為線上課也扛下來了,一直堅持上到現在也挺不容易。”楊青說。

然而,不久前,楊青收到了來自課程班主任的微信:“因為政策原因,外籍教師不能在機構上課,咱們的外教課以後不能上了,幫咱們把外教課轉換成中教課,1課時外教轉換1課時中教,可以嗎?”

“最初,我們報名這個英語課就是看中有20%以上的外教課比例,現在直接告訴我們砍掉了,也不做任何補償,我認為是不合理的。畢竟外教和中教在收費標準、授課成本上肯定不一樣,就是折算,也不能1比1直接轉換啊。”楊青將自己的觀點表達給了班主任。

楊青表示,雖然班主任發來微信看起來是“徵求意見”,但當自己提出異議時,班主任卻沒有商量的餘地,並表示:“這個外教課不是因為機構轉型停的,而是因為國家政策硬性要求,因此不算違約,無法進行補償。”

楊青說:“說實話,孩子上了這麼長時間,習慣了這樣的授課模式,作為家長也沒辦法簡單地要求退費換一個機構,現在培訓市場不景氣,換一個可能還不如這個。但是經歷了這個事,心裡總是窩火。”

“因為政策調整,培訓機構產生的成本卻要家長們埋單,這樣合理嗎?”楊青說。

針對當下各種家長退費難、維權難的情況,不少相關部門開始行動。

8月5日,北京市海淀區市場監督管理局通過官方微信發布消息表示,該局接到的關於教育培訓機構的退費糾紛數量仍處於高位,同時提醒消費者,在選擇教育培訓機構時,要注意查看培訓機構是否已經取得教委或社保部門頒發的辦學許可證。對於培訓機構營銷人員就培訓效果等作出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證性承諾不聽不信。此外,在簽訂培訓合同時,消費者要仔細核對合同中關於退費的相關條款是否與培訓機構營銷人員承諾的一致,對於不一致且對方拒絕修改的,建議謹慎選擇。

8月30日,在教育部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教育部教育督導局一級巡視員胡延品稱,在一些地區,不光是“雙減”政策出台前,在培訓機構治理的過程中,也出現退費難,甚至卷錢跑路的問題。

“對於這些問題,特別是虛假宣傳、退費難的問題,家長可以向‘雙減’管理監督平台舉報,也可以向當地的職能部門反映。我們也將及時發布繳費風險提示,提醒家長不預繳超期超時長的培訓費用、地方的虛假宣傳和繳費折扣陷阱。對卷錢跑路等嚴重危害家長權益的問題,我們將實行掛牌督辦。”胡延品說。

(應採訪對象要求,文中家長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