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警察局正要求其警員收集普通民眾的社交媒體數據

據外媒Neowin報道,根據Brenna Center for Justice獲得的一份文件,洛杉磯警察局(LAPD)正在要求其官員收集普通民眾的社交媒體賬戶信息,包括那些沒有被逮捕或被指控犯罪的人。收集的數據是Field Interview (FI)卡的一部分,警官也用它來記錄其他的個人信息。

LAPD_Mission_Hills.jpg

洛杉磯警察局還增加了一個新的社交媒體監視工具“Media Sonar””,可以建立個人的詳細檔案,並確定他們之間的聯繫。根據洛杉磯警察局局長米歇爾-摩爾的一份內部備忘錄,警察收集數據用於“調查、逮捕和起訴”是至關重要的。備忘錄還警告警官,主管人員將審查FI卡,以確保它們是完整的。

布雷納中心的Mary Pat Dwyer解釋說:

這對人們的隱私和第一修正案的權利有嚴重影響,特別是對有色人種社區和活動人士。社交媒體監控可以促進對抗議活動和警察在抗議活動中的監視,這可能會使網上和網下的言論都受到影響。此外,社交媒體的高度語境性也使其成為誤解的時機。

這並不是洛杉磯警察局第一次鼓勵警察監控網民的社交媒體活動。2015年的《社交媒體用戶指南》顯示,警察被允許創建一個”虛構的在線角色”來參與調查活動。

1631120155_325987866-onlineinvestigative_story.jpg

雖然警官不能為個人、非法或違法目的進行社交媒體監視,但他們對監視誰以及監視他們的在線活動的時間或範圍有完全的自由裁量權。

根據該政策,對持續監控沒有限制,警察不需要監督,以確定它是否被不適當地或歧視性地部署。

雖然還沒有出現濫用社交媒體數據的案例,但已經有人對三名警察提出了刑事指控,他們在攔截平民后使用FI卡將其錯誤地標為幫派成員。

這樣的政策為各種隱私問題打開了大門。過去,警察和檢察官曾利用朋友的關係對犯罪團伙活動進行虛假指控。2014年,一名紐約青少年在萊克斯島呆了一年多,原因是檢察官錯誤地認為他是一個犯罪團伙的成員。檢察官是在 Facebook上發現該少年與住在同一街區的青少年成員的照片后完成這一評估的。

外媒認為,這樣的例子說明了社交媒體是如何容易被誤解的。這放大了錯誤懷疑的風險,也可能導致對相當無辜的人的錯誤指控或起訴。像授權這樣的自由通行證和缺乏監督,使這成為生活在洛杉磯的人們對隱私和福祉的重大關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