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砸補貼:網約車大戰又來了 平台訂單量暴漲

“7月的網約車訂單量較之前一個月提升了30%左右。”日前,享道出行相關負責人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近期,國內多家網約車平台訂單量大幅增長。整個暑期,多家二線網約車平台紛紛發力,在司機、乘客兩端投入大量資金補貼並加速進入其他城市,以期抓住網約車行業空窗期謀求更好發展。在這烈日炎炎的三伏天里,網約車行業一片熱鬧。

隨着補貼活動的深入,享道出行、如祺出行等多家網約車平台在7月的訂單量都有大幅提升,部分平台還將業務推廣至其它地區,二線網約車平台的投入頗見成效。但與此同時,多家平台近期頻頻遭遇各類糾紛,部分新興平台存在的問題也逐漸展現出來。

多位網約車用戶向記者透露稱,其在使用網約車出行時遇到了司機拒載、繞路、騷擾等問題。而在司機端,則有司機在網上投訴稱有平台存在無故扣款等情況。

9月1日,交通運輸部會同中央網信辦、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等交通運輸新業態協同監管部際聯席會議成員單位,對T3出行、美團出行、曹操出行、高德、滴滴出行、首汽約車、嘀嗒出行、享道出行、如祺出行、陽光出行、萬順叫車等11家網約車平台公司進行了聯合約談。

01 多平台7月訂單量翻番

相較於6月,多家網約車平台在7月的訂單量都有大幅提升。

交通運輸部日前公布數據顯示,2021年7月國內訂單量超過30萬單(註:交通運輸部每月以30萬單為標準對主要網約車平台運行情況進行統計)的網約車平台共有17家。與6月份相比,新增攜華出行、招招出行、伴個桔子、去哪兒專車、及時用車5家平台。

狂砸補貼:網約車大戰又來了 平台訂單量暴漲

圖片來源:交通運輸部微信公眾號

記者發現,在這17家月訂單超過30萬單的平台中,有14家平台7月的訂單量環比有所增加。其中,招招出行、攜華出行、及時用車與陽光出行等4家平台月訂單量增幅超過100%,實現翻倍增長。

無論是月訂單量超過30萬單的平台數量、還是主要平台訂單量增長情況,相較於6月,國內網約車平台整體都有顯著增長。

《36氪》也於日前報道稱,多家網約車平台7月訂單量大幅增長。其中,高德平台日均單量上漲了100萬單,曹操出行上漲了十幾萬單,美團打車的整體訂單量比今年6月也有30%左右的增幅。

T3出行相關負責人也向記者透露稱,近期其峰值日訂單已突破140萬單。此前,其峰值日訂單剛剛超過100萬單。

行業人士認為,多家二線網約車平台訂單量暴增與其近期推出的補貼活動有關,部分平台進駐新的城市也有利於提高其訂單量。但在這之外,暑期出行旺季也對整體網約車行業的業務量增長有顯著推動作用。

“暑期是出行旺季。近兩年由於海外疫情風險,出境游降溫,國內以短途游為主,因此出行需求有所增加。且主流網約車平台遭遇監管,其它多個網約車平台的優惠補貼活動也有成效。”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對記者表示。

獨立汽車分析師張翔也認為,網約車行業訂單量普遍增長很大程度上得益於暑期出行需求的增加。“7~8月是暑期出行高峰。由於學生放假,家庭出遊會明顯增加,對網約車的需求也會增長。此外,網約車訂單量也呈季節性變化,節假日期間出行訂單量會普遍增加。”張翔表示。

狂砸補貼:網約車大戰又來了 平台訂單量暴漲

攝圖網

部分平台服務問題逐漸暴露

不過,隨着部分網約車平台的快速擴張,其內部存在的問題與不足也開始暴露出來。

多位網約車用戶近日向記者透露稱,其在使用網約車出行時遇到了司機拒載、繞路、騷擾等問題。而在司機端,則有司機在網上投訴稱平台無故扣罰金額等情況。

一位北京用戶陳一(化名)向記者透露稱,其在7月5日凌晨預約AA出行時,司機長時間不到出發點接客且未能與其取得聯繫。不得已,他取消了訂單。“我覺得可能是因為我的行程太短,司機不樂意送。”陳一對記者表示。

平台快速擴張給消費者帶來種種問題的同時,也為部分司機帶來了煩惱。

王強(化名)是福建福州的一名陽光出行網約車司機。8月17日,其因“誤觸”接到一單預約單,隨後與乘客聯繫協商取消該訂單。王強稱,經友好協商后乘客主動取消訂單,但還是被平台處罰300元,並被暫停接單3天。

陽光出行向記者表示,王強車內錄音材料顯示:8月17日晚11:31分,司機王強給乘客打電話,表示手機放手邊誤觸接單,因此讓乘客取消訂單重新叫車。陽光出行判定王強“誘導乘客取消訂單”,因此對其進行處罰。

陽光出行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預約單都是搶單模式,並不存在誤觸情況。且等客期間平台會向司機付費,因此若司機取消預約單,平台會進行處罰。”

記者在黑貓投訴平台上發現,多位網約車司機在近期就平台扣罰情況進行投訴,涉及金額多在200~500元之間。曹操出行、享道出行等多家平台均有類似投訴。

張翔對記者表示:“就司機與平台而言,當前平台依舊佔據主導地位。因此在發生司乘糾紛時,為避免消費者投訴平台,平台會傾向處罰司機以滿足消費者訴求。”

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高級股權合伙人王貝貝對記者表示:“一般情況下,司機和網約車平台或者勞務派遣公司之間簽訂了勞動合同、勞務派遣協議或者其他明確雙方權利義務的協議。如果司機違反了合同或協議的約定,網約車平台有權以司機違約為由,根據合同或協議中相應的條款向司機主張包括賠償違約金在內的權利。此時,罰款的性質可理解為違約金。在罰款的理由不符合合同或協議的約定或者罰款沒有事實依據的情況下,網約車平台一般無權對司機罰款。”

02 訂單量增長能否持續?

一方面,網約車司機繞道、服務態度差等司乘糾紛時有發生;另一方面,平台隨意扣罰司機、侵害司機合法權益也頻頻見諸於媒體。為保障司乘雙方合法權益,國家交通運輸部等部門多次出台相關政策規範網約車平台發展。

今年7月,交通運輸部對《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作出修訂。在這一管理規定之中,“途中甩客或者故意繞道行駛”“報復”差評乘客等行為的罰金將從50元~200元提高到200元~2000元,力度有所增大。

另外在今年8月18日,交通運輸部運輸服務司負責人李華強對媒體表示,為避免網約車平台侵害司機合法權益,八部門已聯合出台指導意見,進一步規範平台用工關係。對維護好新就業形態勞動者的勞動報酬、合理休息、社會保險、勞動安全等權益都作了明確要求。

9月1日,交通運輸部更是會同中央網信辦、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等交通運輸新業態協同監管部際聯席會議成員單位,對T3出行、美團出行、曹操出行、高德、滴滴出行、首汽約車、嘀嗒出行、享道出行、如祺出行、陽光出行、萬順叫車等11家網約車平台公司進行聯合約談。

約談指出,近期,部分平台公司通過多種營銷手段,惡性競爭,並招募或誘導未取得許可的駕駛員和車輛“帶車加盟”,開展非法營運,擾亂公平競爭市場秩序,影響行業安全穩定,損害司乘人員合法權益。要求各平台公司要檢視自身存在的問題,立即整改不合規行為,共同維護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共同營造網約車行業規範健康發展的良好環境。

業內人士認為,網約車行業仍是一種新興的業態。尤其在近期眾多平台快速擴張過程中,司乘糾紛、用戶與平台以及平台與法規之間存在的問題難以避免。主管部門在對行業進行規範、治理的過程中,各平台也應提高自我管理意識與服務水平,不可一味追求擴張,而降低質量。

盤和林對記者表示:“網約車平台首先要對司機進行必要的培訓,提高應對突發事件的能力;其次,要在平台側建立客服售後體系,及時跟進處理售後服務問題。再者,平台要運用數字技術保持信息透明度,為事後糾紛提供證據。”

也有多位業內人士認為,服務質量是網約車平台的核心競爭力之一,其直接關係到平台能否獲得長遠發展。在當下各家二線網約車平台推出優惠、進行業務擴張的過程中,平台訂單量仍有望增長,但增速趨緩。如何提升服務質量將成為各平台制勝關鍵。

對於具體平台而言,除去暑期出行旺季的因素,服務質量直接影響其訂單數據。

據交通運輸部數據,網約車已覆蓋我國300多個城市,日均完成訂單量2000萬單。截至7月底,我國共有241家網約車平台公司取得網約車平台經營許可。

張翔認為,在這241家網約車平台中,規模較小的平台仍佔大多數。由於資金、技術、規模及管理能力限制,許多平台的服務水平仍有待提高,且近期多家平台訂單量大幅增長,很大程度上得益於暑期旺季的來臨。隨着暑期結束,網約車平台訂單量增勢將顯著下滑。而隨着出行需求的周期性減少,提高服務質量已成為各平台燃眉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