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英語陷破產泥潭:拖欠上千萬工資 有學員遭培訓貸套路

不少手頭不寬裕的年輕人迷茫時,為了提高自己獲得更好的求職機會,選擇了貸款。而培訓機構一旦出現問題,他們就不得不接受預付費專屬“坑人套餐”。專家建議,在對預付費的事後監管方面,可以參考ofo的處理方式,即相關方面要求主要投資人制定還款計劃,並作出相應承諾。同時,消費者在面對大額預付費支出時,需要考慮市場風險,謹慎交易。

華爾街英語陷破產泥潭:拖欠上千萬工資 有學員遭培訓貸套路

成人英語教育“三巨頭”之一華爾街英語近日深陷破產泥潭,這距離上一個巨頭——韋博英語倒下還不到兩年。

一步一步陷入“培訓貸”深淵

5年來,為了學英語,山東女孩李貝貝(化名)先後多次共貸款19萬元。

2016年,正在尋找新工作的李貝貝發現涉及英語專業的工作薪資大都較高,便萌生了學英語的想法。有一天銷售人員將她帶到了華爾街英語山東的一個校區,並向她推薦了價格為4萬元的level3-level8的初級英語,面對高昂的費用,她只能貸款學習。

大約兩個月後,她還沒有正式開始學習,銷售就打來電話讓她續費。銷售人員說,“如果將來想用英語謀生,學到level8肯定是不夠的,現在有優惠,再交5萬多元就讓你學到level13,出去之後就可以用英語工作了。”

當時正處於迷茫期的李貝貝急切地希望提升自己,也希望將來靠此賺更多錢,便續了費,並正式開始上課,但當時她患了抑鬱症,很難學進去。

又過了兩三個月,那名銷售推薦她到華爾街英語做負責收集客戶信息的地推人員,每個月需收集200個人的信息,這對李貝貝來說壓力甚大,學習的難度進一步加大,她便將課程凍結了9個月。半年之後,她因業績不達標被辭退了。

隨後,她解凍了課程。那名銷售又來了,勸她升級為VIP,這樣就有人一對一幫助她學習,當下的優惠可以讓她以很少的錢升級為level13的VIP。當時學不進去的李貝貝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就又貸了1萬多元。

“他騙了我。”兩三個月後,那名銷售離職了。新接手的銷售人員告訴李貝貝,她的VIP實際上只覆蓋到level7。發現被騙后,李貝貝要求退款,新銷售表示,如果給她退款,自己可能會丟工作,慫恿李貝貝又交了1萬多元升級成level13的VIP,並保證一定會幫助她學習。

“貸款已經壓得我沒辦法繼續生活了。”最初,第一個銷售教李貝貝用信用卡“套現”,銷售說,“大家都這麼干”。當時,銷售幫她辦理了個人POS機,直接刷李貝貝的信用卡便能“套”出錢來。那段時間,她一直通過這個方式還貸,直到2019年,背上19萬元債務的她被壓得喘不過氣來,“最後實在套不出(錢)來了”。

2019年年底,李貝貝去申請退款。華爾街英語方面表示,已經開課的部分無法退款,事實上,其中一些課程她剛開始學,但僅有8萬元可退。公司承諾3個月退款,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突然來襲,一直拖到2020年年底,錢才退出來。

李貝貝的遭遇並非個例。不少手頭不寬裕的年輕人迷茫時,為了提高自己獲得更好的求職機會,選擇了貸款。而培訓機構一旦出現問題,他們就不得不接受預付費專屬“坑人套餐”。

拖欠員工上千萬元工資

培訓機構倒下后,倒霉的另一端站着的是員工,他們一邊是機構的“棄子”,另一邊可能還需接受學員的質疑。

8月12日,華爾街英語上海某校區的校長艾米(化名)突然接到關閉校區的消息,並強制要求所有員工在48小時內必須離職。當時,老師正在照常給同學們上課,艾米說,“我跟學生同步知道這個事情,就傻了。”

艾米已經跟公司續簽了第三份無固定期限的勞動合同,按照正常的發展路徑,艾米也將在這裡干到退休。8月13日,她帶着校區的老師們一起去進行勞動仲裁。仲裁庭的工作人員向他們透露,早前,華爾街英語已經申請進入了破產程序,並建議他們到法院提起訴訟。

然而,此前艾米從總部接收到的信號一直都是公司在良性發展。8月初,艾米的上司還向她表示,他們將會搬去離市中心更近的新校址。而近3個月,華爾街英語仍在陸續招聘新員工。

事實上,從去年開始,華爾街英語就開始拖欠員工工資,出現過員工工資打七五折、減半或只拿底薪的情況。直到去年7月16日之後,情況才慢慢開始好轉。今年5月華爾街英語又開始拖欠工資。7月30日,公司高層通過郵件回復了欠薪一事,郵件指出,當前,真的有投資者在考慮投資,公司的高層也在努力爭取短期貸款支撐公司的發展。艾米說,“公司還讓我們瘋狂銷售,如果銷售得好,投資人會更開心,會有更多的錢注入進來。”課程銷售一直持續到8月12日閉店當日。

各個校區的每一筆錢都直接打到華爾街英語總部。據艾米回憶,2020年7月16日後,公司要求各家門店盡量收現款並匯入其中國的賬戶,這個賬戶在一定程度上來說是“只進不出”,一旦涉及學員退費,即使小額的定金也很難退出來,更別說上萬元的學費。

8月5日,華爾街英語上海區某負責人還向各位校長表示,可以先把錢收進來,不出合同。個別校區在8月11日之後才出合同。艾米解釋,“一些學員把錢交了,沒有合同,也無法維權。”

艾米說,自己加了一個華爾街英語全國員工的維權群,僅群里初步估計,拖欠員工的薪資就在1000萬元左右。其中,一個普通的外教月薪在1.6萬元左右,資深外教月薪在2.5萬元左右,而一個校長3個月的底薪約在7.5萬-10萬元,更高級別的區域校長在15萬元左右。另外,不少人的五險一金已有4個月未交。

8月25日,是公司給員工們離職的最後期限。然而,8月20日,未離職員工的公積金賬戶就已被直接封存。

專家建議要求主要投資人制定還款計劃

作為老牌機構的華爾街英語突然倒下出乎很多人意料。

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王鵬表示,此次華爾街英語出問題是內外雙重因素造成的,一方面,因機構尾大不掉,隨着各大中城市房屋租金的增加,教育培訓機構盈利空間越來越小。

同時,在疫情之前,華爾街英語大多以線下門店為主,以其為代表的成人英語教培市場的營銷成本高企,這也意味着在課程研發和師資上的投入比例降低,整個產業的投入產出模型出現了問題;在此基礎上,疫情是造成其倒下的“最後一根稻草”。

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表示,華爾街英語突然倒下的主要原因是自身核心競爭力不足。

面對當前學員退費難、員工討薪難兩大問題,宋清輝建議,消費者、教培機構員工及時向當地消費者權益保護協會申請調解,或者以提起法律訴訟、申請仲裁的方式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李貝貝也考慮過起訴,這需要金錢、時間和精力,作為一個上班族,她耗不起。即使官司打贏了,可能還面臨執行難的問題。很多普通消費者面臨跟她一樣的困境。

當前,李貝貝通過努力,並在家人的幫助下,已經還清了貸款。她也希望講述自己的故事,讓更多年輕人避免踩“坑”,面對“培訓貸”,需量力而行。

一直以來,多地監管部門屢出新招治理教培機構資金挪用、捲款跑路等亂象,其中比較關鍵的一點是對預付費的資金進行監管。比如,規定校外培訓一次性收費時間跨度不得超過3個月;上海部分區域試點先上課後付費;設立預付費資金監管平台,然而,教育機構“跑路”仍然防不勝防。

武漢大學客座研究員唐大傑表示,主要原因是商家進行一些不合規、不合法的行為;當前對於預付費管理法規的宣傳和執行也不到位,同時加上預付費涉及行業眾多,呈現點多面廣的特點,這在監管上很不利。

當前,各地仍在持續探索相關的治理方案。唐大傑建議,在對預付費的事後監管方面,可以參考ofo的處理方式,即相關方面要求主要投資人制定還款計劃,並作出相應承諾。同時,消費者在面對大額預付費支出時,需要考慮市場風險,謹慎交易。

面對當下的情況,不少人開始“唱衰”成人英語培訓行業。在王鵬看來,成人英語培訓市場的潛在需求有所降低。與早期中國剛入市時不同,一是當下外企和跨國公司的工作不再像大家想象中那麼好;二是新生代職場中層或者精英從小接受的英語教育越來越好,入職后不再需要相關培訓。

宋清輝表示,當前,成人英語行業的確面臨“唱衰”的境遇,一方面是成人英語熱潮早已經退去,市場一再降溫,另一方面成人英語的規模已經基本“探底”,還有在線(英語)教育的衝擊。

唐大傑則認為,這個市場仍有一定發展潛力,進入職場的新生代年輕人比較好學;同時,隨着中國經濟不斷邁向高質量發展,以及消費不斷升級,與國際的交流不斷加強,所以這是一個正在成長的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