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索斯藍色起源已有多名人才離職 有人加入 SpaceX 投奔馬斯克

傑夫·貝索斯上個月末實現了自己的太空遨遊夢,但自從他回到地球以來,貝索斯的公司已經失去了多名頂尖人才。據報道,今年夏天,至少已有 16 名主要領導者和高級工程師先後離開藍色起源,其中許多人更是在貝索斯的太空之旅后的數周內辭職。
最近,兩名工程師尼汀·阿羅拉 (Nitin Arora) 和羅倫·萊昂 (Lauren Lyons) 宣布了各自的新動向,分別是埃隆·馬斯克的 SpaceX 和 Firefly Aerospace。

還有人則在過去幾周悄悄地更新了他們的 LinkedIn 頁面。

知情人士還證實了每一起沒有公開宣布的離職。這些離職人員包括:新謝潑德號的高級副總裁斯蒂文·班內特 (Steve Bennett)、 首席任務保障官傑夫·阿什貝 (Jeff Ashby)( 退休)、國家安全銷售總監斯科特·雅各布斯 (Scott Jacobs)、 新格倫號高級總監鮑勃·伊思 (Bob Ess)、 新格倫號高級財務經理比爾·斯坎摩爾 (Bill Scammell)、 生產測試高級經理克里斯托弗·佩恩 (Christopher Payne)、 新謝潑德號技術項目經理內特·查普曼 (Nate Chapman)、 高級推進設計工程師戴夫·桑德森 (Dave Sanderson)、 高級 HLS 人因工程師蕾切爾·福爾曼 (Rachel Forman)、BE-4 控制器首席集成和測試工程師傑克·尼爾森 (Jack Nelson)、 新謝潑德號首席航空電子軟件工程師 Huong Vo、BE-7 航空電子硬件工程師亞倫·王 (Aaron Wang)、 推進工程師雷克斯·顧 (Rex Gu) 和火箭發動機開發工程師蓋瑞·胡達克 (Gerry Hudak)。

那些公開宣布辭職的人並沒有具體說明離職的原因,但招聘網站 GlaSSDoor 上的員工評論經常提到他們對執行管理和緩慢的官僚結構感到失望。

藍色起源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強調了該公司的增長。這位發言人說:“藍色起源在 2020 年員工人數增長了 850 人 ,2021 年到目前為止,我們又新增了 650 名員工。事實上,我們過去三年內員工數量增長接近四倍。我們會繼續為製造、品質、引擎設計和運載工具設計等領域尋找主要的領導人才。這是我們正在建設的團隊,我們擁有出色的人才。”

有些離開的工程師還是藍色起源的宇航員登月計劃中的一份子。貝索斯的公司在 4 月份的時候,沒能夠拿下 NASA 的登月合同,反而 SpaceX 被宣布為 NASA 的載人着陸系統 (HLS) 項目的唯一合作方,合同價值 29 億美元。

但是,儘管政府問責辦公室已經在上個月駁回了藍色起源對 NASA 決定的抗議,但該公司表示會繼續抗爭以參與 NASA 的 HLS 項目。藍色起源首先對 SpaceX 的星艦火箭發起公關攻勢,接着又把 NASA 告上聯邦法院。

10000 美元獎金

藍色起源在美國各地擁有 4000 多名員工,總部位於華盛頓州靠近西雅圖的肯特市,並在佛羅里達州卡納維拉爾角、德州范霍恩和阿拉巴馬州亨茨維爾設有工廠。

多名知情人士透露,貝索斯完成 7 月 20 日的太空之旅后十天,藍色起源為全部的全職員工提供了一筆 10000 美元無附加條件的現金獎勵。但該公司的合同工一個也沒有獲得獎勵。藍色起源證實了這筆獎勵,一名發言人指出,這是對幫助公司實現載人太空飛行這一里程碑的“感謝”。

兩名知情人士在說起太空之旅后多名員工相繼離職這件事時,表示,在公司內部,人們把這筆獎金視為公司領導層試圖留住人才的一種方式。

根據 Glassdoor 上的評價,人們對藍色起源領導層的滿意度,與對其他頂尖太空公司的滿意度差距較大。例如,根據 Glassdoor 的數據,只有 15% 的藍色起源員工認可該公司首席執行官鮑勃·史密斯 (Bob Smith), 而 SpaceX 的埃隆·馬斯克的員工認可度為 91%, 聯合發射聯盟 (ULA) 的托利·布魯諾為 77%。

貝索斯藍色起源已有多名人才離職 有人加入 SpaceX 投奔馬斯克

HLS 之戰

NASA 的載人着陸系統項目是該航天機構的阿爾忒彌斯計劃的關鍵部分之一。阿爾忒彌斯計劃,旨在讓美國宇航員重返月球表面。

去年 ,NASA 為 HLS 項目啟動近 10 億美元的概念開發合同 ,SpaceX 拿到 1.35 億美元 ,Leidos 的子公司 Dynetics 獲得 2.53 億美元,藍色起源獲得 5.79 億美元。隨後 ,NASA 打算在今年向其中兩家公司授予硬件開發合同。但最後,由於國會為 HLS 提供的資金不足 ,NASA 最終決定把 29 億美元的合同授予 SpaceX 一家公司。

藍色起源和 Dynetics 均在第一時間向美國政府問責局提出異議。該部門也暫停了 NASA 在該項目上的推進工作,直到爭議解決 。7 月 30 日,政府問責局維持了 NASA 的決定 。8 月 16 日,藍色起源進一步向美國聯邦索賠法院起訴 NASA。

到目前為止 ,NASA 已經為授予 SpaceX 的這份合同向後者支付了 3 億美元,付款時間為政府問責局駁回爭議的當天。但是,由於藍色起源提起的訴訟 ,NASA 的 HLS 項目又一次被迫暫停直到 11 月 1 日。

貝索斯藍色起源已有多名人才離職 有人加入 SpaceX 投奔馬斯克

重大延期

自 2017 年貝索斯聘請史密斯擔任藍色起源首席執行官以來,該公司一直在努力實現多個重大項目。貝索斯在 2000 年創辦了太空探索藍色起源,目標是創造“一個數百萬人在太空生活工作以造福地球的未來”。延期——儘管在太空行業較為普遍,“太空不易”早已是老生常談——讓貝索斯的願景一推再推,去年底藍色起源的首席運營官離職加劇了這一問題。

7 月 20 日,貝索斯作為藍色起源的可回收火箭新謝潑德號的第一批乘客之一,來到太空的邊緣。雖然藍色起源尚未透露太空旅遊的價格,但在亞軌道太空之旅領域,新謝潑德號的競爭對手還包括維珍銀河。不過,據稱,藍色起源已經為未來商業太空之旅售出的門票總價值近 1 億美元。雖然新謝潑德號的首次載人發射圓滿成功,但藍色起源的領導層此前曾預期該火箭將於 2017 年底開始載人發射。

新格倫號是該公司正在開發但尚未發射的下一代可重複使用火箭。原先,新格倫號定於 2020 年首飛,但目前的話,該火箭的首次發射將推遲到 2022 年第四季度或以後,儘管藍色起源已經從美國空軍處獲得 2.555 億美元來協助新格倫號火箭的開發。去年,五角大樓也沒有就新的合同選擇新格倫號火箭,而是將多個合同授予 SpaceX 和 ULA, 合同累計價值約數十億美元。藍色起源在宣布新格倫號延期時還特地強調了這一損失。

藍色起源的第三個重要項目為穩定的火箭發動機 ——BE-4, 該發動機將為新格倫號火箭提供動力。該公司先前曾表示 ,BE-4 發動機有望在 “2017 年用於火箭發射”。

然而,據報道,四年後,開發問題和用於快速測試的硬件缺失,導致藍色起源到今天仍未交付第一批飛行發動機。該公司已經加緊節奏,準備在今年年底之前交出兩台 BE-4 發動機。值得注意的是 ,BE-4 發動機不僅對藍色起源十分重要,對 ULA 也很關鍵。因為 ULA 已經簽訂了一份合同,使用 BE-4 發動機為其 Vulcan 火箭提供動力 ,ULA 選擇藍色起源而非 Aerojet Rocketdyne 作為其供應商 。ULA 也希望在今年年底發射其首枚 Vulcan 火箭,而藍色起源的 BE-4 發動機將是發射前組裝的最後一部分。

過去二十多年裡,貝索斯將自己的大部分時間用於亞馬遜,但在此期間他也持續出售自己在亞馬遜持有的股份,為藍色起源的發展提供資金,大概每年 10 億美元或者更多。上個月,貝索斯辭去亞馬遜首席執行官一職,太空行業的許多人都預期貝索斯之後會把更多精力投入到他的太空公司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