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一份過去的電報,一條未來的 5G 消息,世紀交匯

6 月 16 日,中國電信上海公司(以下簡稱上海電信)的最後一台用戶電報(電傳 )T203 型交換設備下電退網。這意味着,上海市的用戶電報(電傳)服務完成了歷史使命,從此退出歷史舞台。2、 就在最後一台“用戶電報”交換設備退出的同時,上海電信自主研發並建設的 MaaS(Messaging as a service) 平台投入試商用。
電報,堪稱是最老的近現代電信業務,從 1871 年上海開通國內最早的電報水線算起,電報在我國已有 150 年的歷史。

昨天,一份過去的電報,一條未來的 5G 消息,世紀交匯

而 5G 則是最新最先進且實現規模商用的移動通信技術,我國在 5G 技術和產業發展上已經邁進“無人區”,實現了從跟隨到並跑再到世界領先的歷史性跨越。

最老的電報業務謝幕與最新的 5G 消息新生,它們的交織,是通信行業快速發展的最好體現。電報、電話、短信、即時通信 、5G 消息等等,或是未來更新的交流傳播方式,都是人類信息傳播舞台上接續發展、彼此銜接的接力者。動通信技術,我國在 5G 技術和產業發展上已經邁進“無人區”,實現了從跟隨到並跑再到世界領先的歷史性跨越。

昨天,一份過去的電報,一條未來的 5G 消息,世紀交匯

中國電信集團公司副總經理劉桂清(中),上海市通信管理局局長陳皆重(右一),中國電信上海公司總經理馬益民(左一)共同啟動 T203 型交換設備下電退網和“上海 5G 消息平台”試商用

“上海 5G 消息平台”試商用

去年 4 月,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共同發布 《5G 消息白皮書》,闡述了 5G 消息的核心理念,明確了相關業務功能及技術需求,提出了對 5G 消息生態建設的若干構想。

5G 消息相較於傳統短信業務是體驗與服務的升級和革新,可以滿足更高品質、更豐富多彩的信息通信需求,承載和衍生出更多樣的 5G 應用服務。

圖源:unsplash

據悉,此次投入試商用的“上海 5G 消息平台 (MaaS)”, 將為百萬級電信 5G 用戶提供服務。由上海電信自主研發並建設的 MaaS(Messaging as a service) 平台,基於中國電信集團 5G 消息框架,體現消息即服務理念,為用戶提供一點接入、全網可達能力,並耦合運營商能力,為運營商差異化服務新建戰略空間,實現一站式接入、個性化定製、多網互通以及消息會話業務等。

“5G 消息”具有“多媒體、原生態、強安全、體驗佳”的特點,為傳統的電信服務賦予了互聯網業務的全新屬性 。“5G 消息”打破了傳統短信對每條信息的長度限制,基於 5G 內容突破文字局限,實現文本、圖片、音視頻、表情、位置、聯繫人等信息的有效融合。同時 ,5G 用戶不需要下載客戶端,不加好友就能發消息、表情等,具有在線支付功能息 。“5G 消息”還具備加密傳輸、源頭管控、身份校驗等全方位安全保障措施。

向電報業務揮手告別

新中國成立后,上海電報進入了業務蓬勃發展期。改革開放以後,隨着社會經濟的高速發展和國際交往的日益頻繁,上海電報業迎來了業務發展的巔峰期,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上海地區一天有 20 多萬份電報交換量,一年的電報交換量在 6000 萬份左右。

但是隨着固定電話的普及,以及之後移動通信、互聯網應用的快速發展,電報逐漸走向了通信業務的邊緣。在美國,西聯公司 (Westen Union) 曾被視為電報業的象徵,不過在 2006 年 1 月停止了所有電報及商業傳訊服務,此舉標誌着美國電報時代的徹底結束。

而在我國,上世紀 90 年代後半期開始,電報走向衰退,進入 21 世紀后,衰退步伐不斷加快 。2001 年 8 月,電信運營商取消了公眾電報業務中的特急和加急業務,標誌着電報業務逐漸淡出公眾視野。到 2005 年時,上海的電報業務一年的交換量約 20 萬份,只相當於過去高峰期的一天交換量。

趙明德去年剛從上海電信退休,自從他 1978 年進入當時的上海電報局讀書、實習和參加工作以來,數年來他一直和電報打交道。“電報業務發展的高峰時期,報房內就像紡織廠一樣,機器聲很大,報務量很大,報務員也很多,流水線操作現場一派繁忙景象。”趙明德回憶道。

中國電信上海公司電報設備

中國電信上海公司電報設備

上海的電報業務中包括公眾電報和用戶電報,前者面向公眾客戶,後者面向企業或者軍政、氣象、民航等用戶,用戶只要在自己辦公地點安裝電傳機,經過電信部門提供的電路和自動交換設備,瞬息之間,就可與國內外任何裝有電傳設備的用戶直接通報,並自動留下書面記錄。而且,上海還曾經出現過鮮花禮儀、請柬、弔唁等增值業務電報,不過之後就退出了。

在公眾電報方面 ,2019 年元旦時,上海最後一個公眾電報業務受理點柳林路電信營業廳停止受理公眾電報,也就是說,用戶無法再發送電報。但是,上海的公眾電報並未徹底退出歷史舞台,仍在承接“來報”和“轉報”業務,不過業務量幾乎可忽略不計 ,2020 年公眾電報來報 14 封 ,2021 年至今僅 2 封。

在用戶電報方面 ,2018 年 12 月時上海電信的用戶電報業務正式下線,但是仍有設備在運行,因為其他省份的用戶電報業務尚未完全退網,需要通過上海設備進行中轉 。2021 年 5 月底其他省業務退網,這為上海電信的用戶電報交換設備下電退網創造了條件。

退網的T203型用戶電報交換設備

退網的 T203 型用戶電報交換設備

本次退網的 T203 設備設計容量 2000 線 ,1999 年投入使用,至今已服役了 22 年。這套設備下電退網以後,意味着上海電信用戶電報服務完成歷史使命,告別了歷史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