凈利潤下滑超七成 前程無憂退市進入倒計時

今年6月,Boss直聘(NASDAQ: BZ)上市了,上市第一天市值達到148億美元,坐穩中國招聘行業龍頭地位。而老牌網絡招聘平台——前程無憂(NASDAQ:JOBS),卻在同一個月份宣布簽訂私有化協議,進入退市倒計時。前程無憂並非傳統網絡招聘行業退出美股市場的個例,智聯招聘、58同城先後從美股私有化退市。

促成它們遞交接力棒的,除了自身停滯不前的業績、持續不斷出現的新競爭者,還有資本的理性與無情。

巨幅下滑的凈利潤

根據前程無憂2021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公司營收8.95億元,同比增長13.2%;凈利潤5720萬元,相較於2020年同期的2.05億元,同比驟降72.1%。

凈利潤下滑超七成 前程無憂退市進入倒計時

財報顯示,前程無憂一季度的主營業務——在線招聘服務營收5.45億元,相較去年同期並無增長,公司在財報中披露其未增長的主要原因是由於今年春節對比往年的日期較為靠後,導致招聘旺季延遲開始。

而公司的其他人力資源相關收入為3.498億元,相較去年同期增長43.3%。前程無憂表示其增長因素系僱主對培訓、就業和業務流程外包服務的需求推動。公司總體營收能夠保持持續增長,正是得益於該業務的高速增長。

此外,前程無憂持續下滑的毛利率也被市場詬病,根據前述財務報告顯示,公司一季度毛利率為64.1%,而根據公司2018-2020年年報,毛利率分別為72.8%、69.45%以及67.54%。公司在去年年報中對毛利率下滑的解釋為僱員補償費用增加和工作人員增加。

雪上加霜的是,前程無憂報告期內的各項費用仍在增加,特別是營銷費用。數據顯示,其2021年第一季度的營銷費用同比增長71.6%至4.74億元。廣告和促銷費為2.31億元,較2020年同期的7490萬元增長208.8%。據業內人士分析,其營銷壓力可能來自於“雲招聘”興起的趨勢。

“雲招聘”興起企業數下滑

從去年開始,在新冠疫情的影響下,雲招聘市場表現亮眼。

疫情防控期間,線下招聘受限,雲招聘逐步開始流行,相較於線下的專場招聘會,“雲招聘”不受時間約束,求職者隨時可以點擊進入自己感興趣的招聘專場,通過掃描二維碼或平台通道直接投遞簡歷,部分企業的宣講會還有回放功能,求職者可更輕鬆地獲知企業信息。而隨着“雲招聘”的大範圍流行,“視頻面試”、“直播面試”、“AI面試”等新興招聘形態也逐漸被企業嘗試和應用,來保障招聘計劃的正常運行。

今年一季度,在疫情的有效控制和就地過年政策的刺激下,產生了一波應聘高峰。據中國人民大學就業研究所發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中國就業市場景氣指數報告》,在春節后“金三銀四”的求職黃金期和高校應屆生春招高峰期等因素影響下,一季度求職人數有明顯回升,同比增加17.56%。

Questmobile發布數據顯示,自2019年二季度以來,BOSS直聘使用頻次逐步超越前程無憂和智聯招聘等一眾傳統網絡招聘企業,躍居行業第一。

凈利潤下滑超七成 前程無憂退市進入倒計時

顯然在“搶奪”C端應聘者這一戰上,傳統網絡招聘已經略遜一籌。究其原因可能與公司的戰略定位有關。前程無憂聯合創始人兼CEO甄榮輝此前曾向外界強調,前程無憂是一家ToB服務的公司,業務核心不在C端求職用戶上。

而更令前程無憂擔憂的是,公司服務的B端企業數量同樣也在不斷減少。財報顯示,其2018年、2019年、2020年服務的企業數量分別為48萬家、42萬家、36萬家,近兩年已累計減少12萬家企業,降速明顯。而從同季財報來看,BOSS 直聘的服務企業數量為360萬家,獵聘服務的企業數量為73萬家,均超過前程無憂。

凈利潤下滑超七成 前程無憂退市進入倒計時

(前程無憂服務企業數量下降明顯 數據來源:公司年報)

再加上今年央視“3·15晚會”爆出多家互聯網招聘企業將用戶簡歷泄露至灰色產業鏈。受此影響,前程無憂當日股價應聲下跌2.32%,並且APP遭各大應用市場緊急下架。

前程無憂隨後發布聲明稱將強化個人授權流程,但此類事件並非首發。2018年,前程無憂同樣曾被媒體曝近200萬的用戶求職簡歷信息遭到泄露,十萬條個人簡歷被掛在交易平台售賣。前程無憂為此前後採取了增設虛擬號碼,強化個人用戶授權流程,以及添加了“誰看過我的簡歷”的用戶監測渠道等具體措施。

《投資者網》就相關問題聯繫了前程無憂,但對方未予置評。

私有化后何去何從

凈利潤下滑超七成 前程無憂退市進入倒計時

前程無憂近日更新了私有化相關公告,它已與Garnet Faith有限公司簽訂了最終的協議以及合併計劃(“合併協議”),將於2021年9月30前完成以79.05美元每股的價格,將納斯達克上市的前程無憂流通股股份悉數收購。這項交易意味着公司將以約為57億美元的權益價值實現私有化退市。

根據上述公告顯示,收購合約方是以Dcp capital(專註於亞洲市場的國際性私募股權投資機構—德弘資本)領頭,Ocean Link(鷗翎資本)以及前程無憂CEO甄榮輝所掌控的Recruit Holdings共同參與在內的聯合財團。

不出意外的話,前程無憂將於今年下半年從納斯達克退市,再次成為私人控股公司。有業內人士稱,私有化對於目前的前程無憂來說,未必是一件壞事。私有化后前程無憂會比上市時擁有更多的選擇權,同時還可以更好地整合行業的資源。

值得注意的是,收購方之一的鷗翎資本,曾在去年發起了主導收購58同城的投資要約,當時鷗翎資本擬以55美元每股的價格提出對58同城在美流通股的收購。而管理鷗翎資本的合伙人之一,是攜程網前高管、七天連鎖酒店創始人鄭南雁,鷗翎資本董事梁建章亦是攜程網聯合創始人。一前一後,兩次發力招聘行業,“攜程系”此舉也是耐人尋味。

凈利潤下滑超七成 前程無憂退市進入倒計時

而近期前程無憂股票價格也是隨着消息的放出而一路拉升,最高至6月28日的79美元每股,僅略低於私有化合約收購價0.05美元。目前,前程無憂的市值約為52億美元。

凈利潤下滑超七成 前程無憂退市進入倒計時

2004年,前程無憂上市,當年其全年收入達到4799萬元,較前一年增長了63.6%,股價也一路攀升,超越網易成為當時納斯達克表現最好的中概股之一。

2018年6月,前程無憂股價最高曾達到114.62美元,此後便經歷了反覆的震蕩調整,當前股價相比高峰時期已跌去60%。

《投資者網》就退市后是否有回A股、港股計劃的問題聯繫了前程無憂,但是尚未收到回復。

但同行業退美回A似乎並無先例,曾經在納斯達克上市的智聯招聘(NASDAQ:ZPIN)也已於2017年完成私有化。2020年,姚勁波創建的58同城(NYSE:WUBA)同樣實現私有化退市。目前兩家公司均未表示有回歸A股及港股的計劃。(思維財經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