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代全基因組設計的雜交馬鈴薯問世 用雜交種子替代薯塊繁殖

2021年6月24日23時,國際知名學術期刊《細胞》(Cell)在線發表了題為“雜交馬鈴薯基因組設計”的論文,報道了中國農業科學院深圳農業基因組研究所黃三文團隊在雜交馬鈴薯育種領域的研究成果,這是“優薯計劃”實施以來取得的里程碑式突破。

第一代全基因組設計的雜交馬鈴薯問世 用雜交種子替代薯塊繁殖

(第一代二倍體馬鈴薯雜交種具有顯著的雜種優勢。中國農科院基因組所供圖)

馬鈴薯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塊莖類糧食作物,全球有13億人口以馬鈴薯為主食。與穀物類糧食作物不同,栽培馬鈴薯是依靠薯塊進行無性繁殖的同源四倍體物種。黃三文告訴記者,由於四倍體遺傳的複雜性,馬鈴薯的遺傳改良進程緩慢,一些上百年歷史的馬鈴薯品種仍然在廣泛種植。

比如,美國的薯條加工型品種Russet Burbank,是1902年育成的,至今仍是美國的第一大品種。中國栽培面積最大的品種“克新1號”是1958年育成的,至今已經種植了60多年。馬鈴薯產業面臨的另外一個挑戰是薯塊的繁殖係數低、儲運成本高、易攜帶病蟲害。

在農業農村部、中國農科院和深圳市的支持下,中國農科院基因組所黃三文研究員聯合雲南師範大學等國內外優勢單位發起了“優薯計劃”,即運用“基因組設計”的理論和方法體系培育雜交馬鈴薯,用二倍體育種替代四倍體育種,並用雜交種子繁殖替代薯塊繁殖,旨在徹底解決馬鈴薯產業面臨的問題。這被認為是馬鈴薯育種和繁殖的新底層技術,是對馬鈴薯產業的顛覆性創新。

2020年11月,黃三文團隊帶着第一代基因組設計育種獲得二倍體馬鈴薯雜交種子,專程拜訪了“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向他詳細介紹了“優薯計劃”研究取得的突破性進展。袁隆平聽取彙報后十分開心,專門為“優薯計劃”題詞:“馬鈴薯雜交種子繁殖技術是顛覆性創新,將帶來馬鈴薯的綠色革命”。

第一代全基因組設計的雜交馬鈴薯問世 用雜交種子替代薯塊繁殖

黃三文說,目前,二倍體育種已經成為全球馬鈴薯界的研究熱點,荷蘭、中國和美國等國的科學家紛紛呼籲開展開展二倍體的研究和育種工作。要實現二倍體雜交馬鈴薯育種,需克服兩個關鍵障礙:自交不親和與自交衰退。

自交不親和是指植物自花授粉后不會產生種子的現象。要培育自交系,首先需要解決自交不親和的問題。在前期研究中,黃三文團隊通過基因組編輯技術敲除了控制馬鈴薯自交不親和的S-RNase基因,篩選到了S-RNase的天然突變體,並克隆了來自野生種的自交親和基因,解決了自交不親和的問題。

自交衰退是指生物在自交之後出現生理機能的衰退,表現為生活力下降、抗性減弱、產量降低等。馬鈴薯作為異交作物,在長期的無性繁殖過程中,累積了大量的隱性有害突變,一旦自交之後,有害突變的不良效應便會顯現出來,導致自交衰退。

黃三文說,與自交不親和由少數幾個基因控制不同,自交衰退涉及很多基因,也更難克服。荷蘭科學家在2011年就公布了雜交馬鈴薯的進展,但是10年之後依然面臨自交系純度較低的問題,限制了大規模商業化推廣,主要就是因為無法克服自交衰退的問題。

前期,黃三文團隊對馬鈴薯自交衰退的遺傳基礎進行了系統解析。他們發現,導致自交衰退的有害突變鑲嵌分佈在馬鈴薯的兩套基因組中,無法通過重組將它們徹底淘汰。但是,不同馬鈴薯中的有害突變具有個體差異性,可以通過對遺傳背景差異大的自交系進行雜交來掩蓋雜交種中有害突變的效應。這些研究表明,基於表型選擇的育種策略,難以克服自交衰退的問題,必須藉助於基因組大數據開展設計育種,才能有效地淘汰有害突變。

在此基礎之上,黃三文團隊藉助在基因組學研究方面的優勢,利用基因組大數據進行育種決策,建立了雜交馬鈴薯基因組設計育種流程。目前,該團隊已經培育出了第一代高純合度(>99%)二倍體馬鈴薯自交系和雜交馬鈴薯品系“優薯1號”。小區試驗顯示“優薯1號”的產量接近3噸/畝,具有顯著的產量雜種優勢。同時,“優薯1號”具有高幹物質含量和高類胡蘿蔔素含量的特點,蒸煮品質佳。

第一代全基因組設計的雜交馬鈴薯問世 用雜交種子替代薯塊繁殖

(2021年6月24日23時,《細胞》在線發表題為“雜交馬鈴薯的基因組設計”的論文截圖。)

來自中國農科院的消息稱,“優薯1號”的成功選育證明了雜交馬鈴薯育種的可行性,使馬鈴薯遺傳改良進入了快速迭代的軌道。黃三文為該論文的通訊作者,張春芝為第一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