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毅力號”科學家分享最喜愛火星照:Jezero隕石坑中的Delta Scarp

據外媒報道,詢問任何一位太空探索者他們都會有一兩個他們任務中最喜歡的圖像。對於阿波羅8號的Bill Anders來說,這是一張從月球附近看回地球的照片。宇航員Randy Bresnik在國際空間站(ISS)拍攝的一張極光照片獲得了獎勵。

“毅力號”科學家分享最喜愛火星照:Jezero隕石坑中的Delta Scarp

對於來自NASA位於南加州的噴氣推進實驗室的科學家Vivian Sun來說,這是NASA的“毅力號”火星探測器拍攝的Jezero隕石坑的一個懸崖的照片–如此遙遠卻又如此令人嚮往的接近。

太陽探測器的科學團隊將其命名為Delta Scarp,而其礫岩和交錯層的特寫鏡頭乍一看似乎只有地質學家才會喜歡。但“毅力號”第一次科學活動的聯合領導想要向人們保證,雖然它在照片中可能缺乏華麗的外觀,但這幅火星馬賽克在地質上的重要性卻是可以彌補的。

“多年來,我一直在研究Jezero火山口,我看了超過1000次Delta Scarp的軌道圖像,”Sun說道,“但你只能從軌道上了解到這麼多,當漫遊者着陸后,這張陡峭的圖像落到地球上時,真的讓我屏住了呼吸。”這是我最喜歡的,因為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我們所假設的礫岩和交錯層的真實證據。”

“毅力號”科學家分享最喜愛火星照:Jezero隕石坑中的Delta Scarp

礫岩在水環境中被膠結在一起,交錯層理是水運動的證據,這些水運動是由很久以前流過的鬆散沉積物的波浪或波紋所記錄的。這兩種特徵都正是太陽和科學團隊希望在Jezero發現的。大約38億年前,這個隕石坑可能有一個太浩湖大小的水體,另外還有一條河流和一個由太浩湖沉積物形成的扇形三角洲。

“我們早就知道,數十億年前Jezero的Delta Scarp是一條湍急的河流的家園,”Sun說道,“現在我們知道,我們將能近距離看到這條河流系統的證據、更好地了解它的規模和流經它的水流的強度。因為河流不僅從Jezero內部並且從外部都在懸崖上沉積了沉積物和其他物質,這應該是尋找古代生命跡象的絕佳地點。”

該任務預計將在“毅力號”明年的第二次科學活動中探索Delta Scarp地區。目前,火星車正處於其第一次科學活動的開始幾天,其在探索一個1.5平方英里的隕石坑底部,那裡可能包含Jzero最深也是最古老的裸露基岩層以及其他有趣的地質特徵。在這個初始階段,他們將從另一個星球收集第一批樣本,以便在未來的任務中返回地球。

“毅力號”科學家分享最喜愛火星照:Jezero隕石坑中的Delta Scarp

至於Sun最喜歡的照片,它顯示了一個377英尺寬的懸崖部分。它是由火星探測器的遠程顯微鏡成形儀(RMI)相機於2021年3月17日從1.4英裡外拍攝的5張照片拼接而成的。

作為SuperCam儀器的一部分,RMI可以在近一英裡外發現壘球大小的物體,這使得科學家得以從遠距離拍攝細節圖像。它還可以觀測到小到千分之四英寸的塵埃顆粒。超級攝像頭12磅重的傳感器頭被安裝在探測器的桅杆上,能進行5種分析進而可以研究火星的地質情況並幫助科學家選擇在尋找古代微生物生命跡象時應該採集哪些岩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