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撒哈拉以南非洲的降雨意味着歐洲會迎來更多的蝴蝶

據外媒報道,“蝴蝶效應”可能完全錯了。一項新研究發現,明年春天,撒哈拉以南非洲的降雨可能導致南歐出現更多扇動翅膀的蝴蝶,而不是僅僅一隻昆蟲扇動翅膀就能在數周后引發遙遠的龍捲風。

PaintedLady_Butterfly_1280x720.jpg

這種蝴蝶(Vanessa cardui)是世界上分佈最廣的蝴蝶之一,除了南極洲和南美洲其在其他大陸都有分佈,僅在歐洲就有數千萬。像帝王蝶一樣,Vanessa cardui每年都會進行令人印象深刻的遷徙:從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到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然後再返回,往返行程約1.2萬至1.4萬公里。這是已知的最長的昆蟲年度遷徙之一。但這種遷徙是不穩定的,到達歐洲的外來昆蟲的數量有時每年變化100倍。英國非營利性蝴蝶保護組織的生態學家Richard Fox指出,這種遷徙是自然界的一個奇迹,但也是困擾了幾代自然學家的一個問題。Fox並未參與這項新研究。

成年Vanessa cardui的壽命只有2周左右,所以蝴蝶的遷徙是幾代人的事情。長期以來,專家們一直懷疑地中海地區春季物種數量的變化是因為更南部的環境影響了更早一代的繁殖成功率。

為了驗證這一說法是否正確,埃克塞特大學的運動生態學家Jason Chapman和他的同事們收集了21年來橫跨西非到西歐的蝴蝶觀測數據以及相應的環境條件數據和衛星測量的植被生長數據。研究人員發現,歐洲春季蝴蝶的數量很大程度上受到撒哈拉以南非洲西部在前一個夏天和秋天的季風降雨量的影響。

他們發現,更多的雨水會導致洪水泛從而為植物提供養分,而這些新生的幼蟲則會在冬天大吃特吃。研究小組表示,多雨的年份似乎在2009年、2015年和今年造成了歐洲蝴蝶的大量繁殖。非洲西北部的春季植被水平也會影響Vanessa cardui的數量,這種蝴蝶會在去歐洲的途中在該地區停留。

Granollers自然科學博物館的論文作者、生態學家Constantí Stefanescu表示,這些發現幫助科學家設想氣候變化對昆蟲意味着什麼。“(非洲)氣候和降水的變化可能會對這種蝴蝶在歐洲的數量產生嚴重的影響,”他說道。

約克大學的生態學家Chris Thomas指出,Vanessa cardui並沒有揭示它的全部秘密,現在研究人員已經解開了這種昆蟲向北遷徙的一些謎團,其中一個遺留的謎團是,它們在夏末向南返回的奇妙旅程中,“在地球上是如何導航並生存下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