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維及柳青發布創始人信:20年內共享出行普及率將從目前的2%提高到24%

北京時間6月11日,滴滴正式向SEC遞交了IPO招股書,股票代碼為“DIDI”,高盛、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華興資本擔任承銷商。隨後,滴滴創始人程維及CEO柳青發布了創始人信。程維在信中回顧了做滴滴出行的初衷,就是讓人們更容易叫到出租車。

柳青也是因為這項有意義的舉動,才選擇加入。滴滴從網約車起步,後來逐漸拓展出順風車、出租車、拼車、代駕、共享單車和電單車、貨運、自動駕駛等多個方向。

信中專門提到了自動駕駛,程維及柳青認為,自動駕駛技術對司機、消費者和地球都有重大好處。

首先,由於運營成本和燃料成本較低,電動汽車可以為駕駛者帶來更高的收益,同時降低駕駛者的成本。其次,自動駕駛技術將提供更多的成本節約、環境效益、並提供更大的便利以及我們可能看到的最顯著的交通安全提升。

他們認為,在未來的幾十年裡,將有更多的人開始使用或完全接受叫車服務。我們相信,這樣做的結果將是共享出行的普及率在20年內從目前的2%提高到24%,並在未來幾年進一步提高。

程維及柳青發布創始人信:20年內共享出行普及率將從目前的2%提高到24%

以下為程維及柳青發布的創始人信:

我們的旅程從北京的街道開始。

程維:

我仍然記得2012年北京的那個冬夜。雪下得很大,我的夾克經不起風,但我並不是孤單的。因為我的前前後後都排着長長的冰冷的隊伍,所有人都越來越沮喪地等着出租車送他們回家。這對我來說很常見,因為像大多數北京人一樣,我從來沒有拿到過駕照。但我不像排隊的其他人,因為這個夜晚對我來說是不一樣的,因為我有一個計劃。就在那一年,我們推出了滴滴,目標很簡單,就是讓人們更容易叫到出租車。到那年年底,滴滴每天已經幫助了包括我在內的10萬人更方便地回家和擺脫寒冷。

柳青:

2012年,我和三個孩子從香港搬回了北京。他們很快就與新社區建立了聯繫。他們交朋友,上學,參加活動。他們經常在城市裡四處走動,每天都做很多的事情。在最初的幾個月里,因為我們沒有車牌,所以我們不能擁有一輛車。結果,我一直生活在一種折磨人的焦慮中即雨天或下雪天,我和他們被困在一起,沒法回家。那時我遇到了程維,當我得知他的計劃時,我感到非常興奮,因為他打算通過大大小小的方式改變交通,讓這一切變得更容易。見過他的家人後(我必須確保他也是一個好人,而不僅僅是一個聰明的人!),我辭去了工作,開始了我們的旅程。

從那以後,這條道路並不容易,但卻收穫頗豐。展望未來,我們知道,我們和滴滴還可以做很多事情,讓出行變得更好,從而改善人們的生活。

我們的早期

人們總是在移動。但這樣做的壓力越來越大,成本也越來越高,尤其是在大城市。我們親身經歷了當你沒有便捷的交通工具時,你會有多受困。我們創辦滴滴是因為我們相信,如果我們都能隨時隨地找到方便、舒適且負擔得起的乘車服務,生活會變得更好。。

雖然一開始我們只關注更好的叫車方式,但我們並沒有就此止步。在我們的頭五年,我們建立了一個平台,為人們提供幾乎任何移動需求的交通產品,其中包括傳統的拼車、自行車和電動自行車、“順風車”、專職司機和豪華轎車。

儘管競爭激烈,我們還是在2018年初成為了世界上最大的平台,每天幫助超過2000萬人到達他們想去的地方。

我們自我感覺良好。

我們最黑暗的日子

那時我們遇到了最大的挑戰。

2018年夏天,我們的“順風車”平台發生了兩起悲慘的安全事故。這些震撼了我們的內心。我們感到一種巨大的悲傷和責任感,並開始了一段深刻的自我反思。

我們首先意識到我們的業務與其他互聯網平台有本質的不同。我們不僅僅用信息或商品將人們聯繫起來。相反,我們做了更重要的事情,我們運送人,包括母親、父親、祖父母和孩子。這意味着我們要對最寶貴的東西他們的生命負責。

從那以後,我們很明顯的知道,我們不得不做出艱難但必要且正確的決定,將我們的注意力完全從增長轉移到依賴我們的消費者和司機的安全和福利上。

我們從傾聽開始。我們倆參加了與司機和消費者在全國各地舉辦的數百個圓桌會議中的許多次。基於來自社區的反饋,我們知道這將是一項艱巨的任務,並且我們也致力於做到這一點。

因此,我們改變了我們的方法。我們對司機入職流程做了重大改變,包括加強背景調查。我們還重新設計了200多個產品功能,並在全國各地的滴滴車上安裝了具有遠程信息處理和其他功能的智能設備以及安全硬件。我們還建立了一個物理安全“SWAT”小組,可以在幾小時內到達中國任何一個城市,對地面上的安全事件作出反應。

這沉重的工作當然是值得的。因為在這些變化之後,我們看到平台上每百萬次乘車的犯罪事件數量大幅下降,車內糾紛和交通事故數量也大幅下降。

我們實現和通往未來的道路

我們並沒有就此止步。我們與司機和消費者持續的對話幫助我們了解我們需要在這段旅程中走多遠。

我們了解了許多大大小小的挑戰,這些挑戰影響着我們的司機和乘客。例如,我們聽到的座椅不舒服的反饋,以及雙方都需要正確控制氣溫。我們開始更好地理解和理解司機需要掙更多的錢,而乘客想要付更少的錢這一持續的挑戰。最後,我們感受到人們對日益惡化的空氣污染的認識和更深層次的焦慮,以及如此多的高油耗汽車在路上行駛對更廣泛的環境影響。

一旦我們更好地理解了這些問題,我們就開始尋找解決這些難題的辦法。我們意識到,我們需要真正改變移動性,並打破這種常規。除了建立和維護我們已經建立的網絡,並不斷提高安全性。我們意識到,我們必須改變我們業務的核心車輛的本質。就在那時,我們決定建造我們自己的電動汽車,專為拼車而設計,繼續投資於自動駕駛技術,並建立基礎設施來支持新一代汽車。我們相信,這是一種獨特的方法,對司機、消費者和地球都有重大好處。

首先,由於運營成本和燃料成本較低,電動汽車可以為駕駛者帶來更高的收益,同時降低駕駛者的成本。我們已經在中國看到了這些好處。通過自行設計這些汽車,我們還可以確保座椅舒適,氣溫控制輕鬆,質量更好,耐用性更好,維護成本更低。我們已經在我們的第一輛車D1上做到了這一點。通過引入更多類似D1的車輛用於共享交通,我們也將在我們的國家和城市努力實現碳中和的同時,為顯著減少碳排放做出貢獻。

其次,自動駕駛技術將提供更多的成本節約、環境效益、並提供更大的便利以及我們可能看到的最顯著的交通安全提升。

在我們的一生。我們相信,在未來的幾十年裡,這將激勵更多的人開始使用或完全接受叫車服務。我們相信,這樣做的結果將是共享出行的普及率在20年內從目前的2%提高到24%,並在未來幾年進一步提高;這將為司機、乘客和其他利益相關者創造一個更大、更有價值的生態系統。

我們對合作夥伴的責任和承諾

人們普遍認為,這些變化將對我們的駕駛員夥伴不利。我們認為恰恰相反。我們相信,我們的平台永遠需要司機,我們的利益是一致的。只有他們做得好,我們才能做得好。

事實上,司機們已經從這些變化的早期實施中受益,特別是我們在電動汽車方面的投資。隨着成本的下降,司機們的收入也在增加。此外轉向自動駕駛並不意味着司機將被取代。我們相信,自動駕駛技術將幫助駕駛員滿足未來需求的顯著增長。此外,自動駕駛汽車的增長也將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

但我們知道,光有機會是不夠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一直尋求提高我們合作夥伴的收入和利益。我們一直以定期聽取反饋開始,並在多年來實施了一系列行業領先的福利和支持措施——從夥伴制度到增強身體健康項目,到為司機的子女提供獎學金,幫助他們進入中國一些頂級大學。

我們致力於尊重我們的合作夥伴,同時為他們提供他們需要和應得的機會和支持。隨着未來幾十年的變化,我們將繼續投資並與他們合作。

走向全球,超越流動性

我們渴望成為一家真正的全球性科技公司。雖然我們的業務始於中國,但我們相信,我們可以用同樣的方式幫助世界上更多的人改善生活。我們的經驗教訓和建設在全球範圍內都是有意義的——無論是在拉丁美洲、俄羅斯、南非,還是在任何可以負擔得起、安全、方便的交通是有價值的地方。

在過去的三年中,我們在14個國家開展了業務,在非洲、亞太、歐洲和拉丁美洲雇傭了數千名令人難以置信的當地員工,並為我們的國際業務奉獻了數百名工程師。通過利用我們的專業知識,同時根據當地市場的獨特需求調整我們所做的一切,我們已經改善了中國以外超過6000萬人的生活。與此同時,我們正在幫助世界各地數以百萬計的司機獲得高工資並支持他們的家庭。

我們還一直在推出與我們的技術和運營經驗以及在建設改善城市居民生活的市場方面的優勢相匹配的業務。其中包括市內貨運、社區團購和食品配送。這些業務雖然還處於起步階段,但讓我們能夠創建一個更好地解決人們日常生活必需品的平台。

我們的團隊,我們的文化,我們的願景

我們的團隊和我們所創造的文化對我們的成功至關重要。9年來,我們經歷了不少風風雨雨。我們面臨激烈的競爭、嚴重的安全事件和持續的新冠肺炎危機。但在所有這些挑戰中,我們作為一個團隊學習和成長。我們建立了一個聰明、有彈性、多樣化和真實的團隊。最重要的是,我們的團隊致力於我們對交通出行未來的願景,並為我們能夠通過改善交通出行來改善人們的生活而感到興奮。

如果你問滴滴的員工,是什麼激勵着他們每天工作,他們的回答會驚人地相似。他們將討論幫助建設一個包括老年人和弱勢群體在內的所有人都能以可持續的方式安全、方便地乘車的世界。這將使一個安全事故、空氣污染、交通堵塞和沒完沒了的停車場成為過去。它會讓人在大雪紛飛的夜晚,被困在路邊只想找一條回家的路,成為父母給孩子們講的一個追憶往事的故事。

我們相信那個世界。在一個“未來移動”的世界,我們的城市可愛,宜居,我們的生活輕鬆,更美好。

在那之前,我們將每天努力工作,讓夢想成真。

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程維及總裁柳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