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出生到停止運營 微信圈子都經歷了啥?

2019年12月,微信搜索升級為“微信搜一搜”,“圈子”亮相搜一搜。2021年5月28日,微信宣布“圈子”功能將於2021年12月28日正式停運。相信很多小夥伴在初次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會感到疑惑:微信圈子是個啥?小剛前兩天在和朋友聊天時甚至被他問道是不是朋友圈要關了。

從出生到停止運營 微信圈子都經歷了啥?

網絡上對於微信圈子即將關閉的態度也是出奇的一致,很多網友表示要不是看到了新聞都不知道微信圈子的存在。由此可見公眾對於微信圈子這項功能並不是十分了解。

那麼,微信圈子到底是什麼?微信又為何選擇將這項業務關停?接下來小剛就和大家共同聊一下微信圈子的那些事兒。

從“出生”到“出殯”,微信圈子到底是什麼?

本文的主角——微信圈子其實不是微信曾經推出的一項“新功能”,其更像是微信對已有的功能進行更新的產物。簡而言之就是,一群擁有共同愛好&興趣的陌生人所組成的“同好圈”

微信圈子歷史可以追溯到微信於2018年推出的“購物單”功能,正統前身應該是微信於2020年初推出的“好物圈”。同時,要想知道微信圈子是個啥,首先還是要了解一下微信圈子從出生到出殯的過程。

首先介紹一下“購物單”。作為微信布局電商的重要一步,用戶在利用微信搜索小程序完成商品搜索后可以通過購物單將感興趣的商品添加到“我的購物單”當中,進一步完善微信用戶的體驗。

從出生到停止運營 微信圈子都經歷了啥?

但是,這項功能十分隱蔽,按照官方說法是需要用戶通過發現頁——小程序才能看到我的購物單,或者用戶直接搜索某件商品,點擊“想買”才會出現。後來購物單功能迎來一次大更新,原來的“想買清單、已購訂單、值得買”被分別更名為“訂單、收藏、值得”,UI變得更簡潔與友好,細節功能也更為完善,考慮到用戶可能的購物&分享習慣。這個時期,很多小程序才開始逐步接入“購物單”。

微信想利用大規模的小程序和本身擁有的龐大用戶群體及流量進入電商行業廝殺,如此一來微信用戶在微信中就可以搜索商品、買商品、推薦商品,用戶用起來方便,微信方面也能撈到很多好處。

從出生到停止運營 微信圈子都經歷了啥?

不過話說回來,微信用戶似乎還沒養成用微信買東西的習慣。提到線上購物人們想到的仍然是淘寶、天貓、京東、拼多多、蘇寧易購,而不是微信。再加上“購物單”設置得如此隱蔽,用戶找着都費勁更不用說實際使用了。

如果說微信購物單功能有點神似某寶的話,那麼隨後的改版則讓這項功能擁有了更多的含義。

微信於2019年3月正式上線“好物圈”。該功能主要以朋友間互相推薦好物為核心,可以說是購物版的“朋友圈”。入口和“購物單”相比要略為直接一些,用戶在搜一搜頁面即可看到。不過同樣,用戶需要點擊發現頁——搜一搜才能發現。

從出生到停止運營 微信圈子都經歷了啥?

從功能上看,微信好物圈更像是一種購物分享類的小程序。不過這項功能欠缺對個人隱私的保護,畢竟不是所有人都願意將自己買過的東西在好物圈裡公開,即使這種“公開”不會直接標明購買的人到底是誰。舉個極端點的例子,當好物圈的“大家買過”中出現了有人近期購買過計生用品的信息,對看到的人&購買的人而言都會很尷尬。

還有一點就是,這項功能用戶其實利用朋友圈也可以進行。試想一下:我買了某某某產品后感覺不錯想分享給某一個朋友,可以直接私信甩給他個鏈接;想讓更多人看到就組個群聊;想讓所有人看到就發個朋友圈,評論里甩個購物鏈接。既符合用戶習慣,還直截了當,而且不侵犯隱私,因為是用戶自發行為。

整體而言,小剛認為微信好物圈這項功能有些類似於小紅書,以種草為主進而引導購物。不過由於平台本身存在諸多問題以及微信後期對好物圈的再度改版,好物圈這項功能最終也只是曇花一現。

在2019年12月,微信將好物圈更名為的“微信圈子”,其功能相比之前有了明顯變化。

從出生到停止運營 微信圈子都經歷了啥?

如果說微信的好物圈像是微信朋友圈版的小紅書的話,那麼微信圈子則更像是“微信版豆瓣”,是一種興趣圈。為什麼這麼說?先前的“微信購物單”也好,之後的“好物圈”也罷,與用戶構成聯繫的始終是朋友圈的好友,而“微信圈子”則是讓用戶根據個人喜好&興趣進入不同的“圈子”結交更多同好,展示自己的作品。每個圈子還設置有圈主和管理員,他們可以管理圈友們或者對某一內容進行置頂。這種形式在2019年和當時頗為流行的“私域流量”概念不謀而合。

從出生到停止運營 微信圈子都經歷了啥?

微信利用自己龐大的用戶群體搞一個內容社區,表面上看問題不大。而且在初期,微信圈子發展還是頗為迅猛的。目前微信圈子共包含同城、遊戲、動漫、明星等25個分類,數量和規模也逐步擴大。但即便是這樣,微信圈子的結局仍然顯而易見:難掩頹勢,黯然退場。

從微信圈子的發展歷程來看,小剛認為微信倚仗着自身龐大的用戶規模已經到了“啥都想做,啥都想試一試”的地步。但是,這些新功能從某種角度來看又和現有產品(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朋友圈)存在重合。功能太多了就會顯得冗雜,缺乏獨特性。微信想讓自己融合進以淘寶為代表的電商功能,或者是以小紅書為代表的興趣種草功能,亦或是抖音快手為代表的短視頻功能,但是從目前來看,實際效果並不是太理想。

為什麼微信圈子不行了?

入口難尋

功能再好,但是用戶不知道這個功能,也不知道如何找到這個功能也是白搭。這一點從微信圈子的入口選擇即可看出,感興趣的小夥伴們可以去體驗一下“找尋”微信圈子的過程:

·打開微信發現頁

·點擊“搜一搜”

從出生到停止運營 微信圈子都經歷了啥?

·點擊“圈子”

從出生到停止運營 微信圈子都經歷了啥?

從用戶角度來說,小剛認為微信圈子的這個入口過於“低調”了。先不說微信發現頁和搜一搜有多少人用,用戶需要執行3步(微信發現頁只保留朋友圈的小夥伴估計還要更多步驟)操作才能找到微信圈子,導致微信圈子不為眾人所知。

據悉,根據網上的一項投票數據顯示,參與投票的微信用戶中有85%的用戶沒聽說過微信圈子,僅有4%的微信用戶用過微信圈子。暫且不說微信圈子功能如何體驗如何,官方首先是不是得先讓用戶知道微信有這麼一項功能?

從出生到停止運營 微信圈子都經歷了啥?

有人會說微信推出新功能很謹慎,但小剛想說的是謹慎不代表畏首畏尾。發現頁里“視頻號”同樣也算是微信的“新功能”,但是其入口被直接放在了朋友圈下面,而且還是獨立的。給用戶帶來的感覺就是“哦,微信推出視頻號了,可以看看是個什麼東西”。無形中就讓更多人開始接觸到視頻號,覺着好的會養成習慣,覺着一般的會偶爾看看,總的來說就是人們知道了視頻號的存在。

固然微信圈子內部也存在諸多問題,比如內容創新、同質化、發展方向等問題,不過這些問題微信視頻號同樣存在,但最後唯獨微信圈子被“判以死刑”。進來的人太少,知道的人太少,流量也就越少,價值也就越低。

視頻號衝擊

細看微信圈子停止運營的公告可以發現,微信官方給出的圈子停止運營原因是“業務發展方向調整”。小剛認為這句話直接一點應該是:微信業務發展方向側重於短內容(視頻號)。

從出生到停止運營 微信圈子都經歷了啥?

隨着微信視頻號功能的日趨完善,微信在這個新平台上看到了更多可能。在iOS 8.0.6更新中微信視頻號迎來改版,新版本加入了包括視頻號“我的商店”改為商品櫥窗、直播間允許多平台商品同時開播、直播間商品購買變為半屏等諸多功能。藉助微信龐大用戶量和新平台所擁有的人氣,視頻號的功能愈發完善,商業變現能力也更為強大。

此外,微信官方還於5月26日打通了微信視頻號與公眾號的直播關聯,再加上此前的諸多“互通小動作”,足以看出微信為了向視頻號引流可謂是不遺餘力。

作為對比的是,微信圈子在這一年的發展中可以說是毫無更新。而且微信官方針對微信圈子也沒有相應的引流舉措,基本上處於停滯狀態。再加上有個實力強大且資源豐富的視頻號作為同門“對手”,微信圈子關停已成必然。

從個人的角度來看,微信圈子的關停還是蠻可惜的,只能說是生不逢時。畢竟現在短視頻十分火熱,騰訊方面也希望通過加碼短視頻進而在內容領域“開疆拓土”,再加上微信視頻號擁有極高的用戶活躍度,因而作為“反面教材”的微信圈子被關停也是遲早的事。

從微信圈子再看到微信,雖然微信已經取代QQ成為了國民社交軟件,其月活躍賬戶數也已達12.13億(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不過流量的大幅增長似乎也讓微信開始學會“偷懶”,從最近更新的“炸屎”表情包到微信8.0版本加入的“狀態”功能,這些可有可無的功能對於使用體驗的提升簡直是杯水車薪,而用戶所真正期待的,真正讓用戶能夠用得更方便的功能卻沒有見到。

隨着流量的大幅增長微信的野心也開始越來越大:想涉足電商劍指淘寶、想進入好物推薦領域硬鋼小紅書、想搞內容社區直指豆瓣。但是也希望微信記住,自己在砍掉這些“枝葉”之後,核心還是依靠龐大用戶群體支撐起的社交App。回歸到以用戶為核心的道路上,才是微信繼續保持高速發展的根本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