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教育被曝開始裁員潮 應屆生:我壓根兒還沒入職呢!

在線教育風光了很多年。去年疫情的特殊時期,在線教育秒成了熱門詞彙,也成為了疫情期間獲益最大的行業之一。CNNIC 數據顯示,2020 前兩季度,在線教育用戶規模增長率分別為 46.8%、40.5%。然而“風光無限”的在線教育近期受到重擊。

六一兒童節,因存在虛假宣傳和價格欺詐等違法行為,市場監管部門對作業幫、猿輔導、新東方、學而思等 15 家校外培訓機構予以頂格罰款,罰金合計 3650 萬元。

這無疑對在線教育行業來說是當頭一棒,而隨着知名企業高途、VIPKID 等的裁員,也拉開了在線教育行業的裁員潮序幕。

5 月 27 日,高途內部員工爆料,高途集團小早啟蒙項目團隊成員數百人面臨被辭;

另有消息稱,高途課堂創始人陳向東日前召開了內部會,高途課堂將裁員 30%,本周開始執行;

5 月 26 日,有消息傳出,作業幫 IPO 按下暫停鍵並計劃進行裁員;

5 月 17 日,有媒體報道稱,VIPKID 內部已於 4 月份啟動籌備上市,並伴隨着業務和人員調整,“大米網校”在 4 月關停,包括中外教培優在內的部分業務裁員比例高達 50%。

……

從事在線教育的這屆應屆生有點慘

於在線教育行業的寒冬,受影響比較嚴重的是應屆生們。

有媒體爆料稱,某畢業生在入職猿輔導的前一天被臨時告知六月初入職作廢,只對於他而言有兩個選擇,要麼等待九月之後的通知,要麼則被企業主動放棄。對這於應屆生而言屬實有點打擊,房子租好了,工作卻沒了。

而關於臨時更改、取消錄用的崗位,相關人士稱包括全職、實習及暑期兼職人員,涉及教學輔導、研發等崗位。

如今應屆生的春招已經結束,一旦等到 9 月份,那麼租房子的外地應屆生這三個月靠打零工生活嗎?顯然大部分應屆生只能選擇自動放棄。

同時應屆生大多與猿輔導簽有“三方協議”,也就是說簽了這個就必須放棄其他的機會,想要改的話就必須支付相應違約金。

有媒體爆料稱,在就業協議書上,鄭州猿輔導有提到,如果畢業生違約,需賠償用人單位違約金 3000 元整,然而有人表示,比較扯的是鄭州猿輔導違約了卻一點賠償都沒有。

毀約應屆畢業生的不只有猿輔導,還有在美股上市的高途集團。

某位應屆畢業生在脈脈吐槽,還沒入職就被裁,被社會狠狠毒打又要開始找工作。在被詢問是什麼崗位時,他表示是用戶運營崗,裁員的公司是高途。

在線教育被曝開始裁員潮 應屆生:我壓根兒還沒入職呢!

在線教育被曝開始裁員潮 應屆生:我壓根兒還沒入職呢!

而對於從事高途“小早啟蒙”業務的應屆生們來說,打擊來得就很突然。

今年 3 月底,教育部印發《關於大力推進幼兒園與小學科學銜接的指導意見》要求,落實國家有關規定,校外培訓機構不得對學前兒童違規進行培訓。

高途選擇了放棄“小早啟蒙”業務。

對於很多應屆生而言這波裁員來的沒有任何預兆,好了“三方協議”。但是立即面臨無法入職的窘境。儘管 HR 回復稱做要好心理準備,也保證會賠償,然而面臨失業的應屆生們和近千名正式員工不得不面臨三個選擇:

1、公司肯定做 3 至 6 歲業務,如果還想做,只能選擇離開;

2、公司部提供“活水計劃”;

3、如果沒有找到合適崗位,就要離開高途。

除了參與“活水計劃”,別的選擇只剩下了離職。然而相關人士表示,所謂“活水計劃”是根據高途內部其他業務的名額,員工重新進行應聘、面試。

裁員潮下從業者“怨聲載道”

在脈脈上,某網友爆料稱,面試高途崗位的從業者可以解散,社招技術崗不論哪個業務線,offer 都被無限期凍結,網友稱基本已發 offer 的都被收回,包括技術和運營。

在線教育被曝開始裁員潮 應屆生:我壓根兒還沒入職呢!

某位作業幫的員工表示部分崗位 0 轉正,一個團留 35 個人。

在線教育被曝開始裁員潮 應屆生:我壓根兒還沒入職呢!

而另一個作業幫的員工表示,高中一個團只留 20 人。

在線教育被曝開始裁員潮 應屆生:我壓根兒還沒入職呢!

有爆料稱這次作業幫裁員潮大部分是運營崗,然而部分員工表示,產研也不安全。

在線教育被曝開始裁員潮 應屆生:我壓根兒還沒入職呢!

在線教育被曝開始裁員潮 應屆生:我壓根兒還沒入職呢!

編程貓也被曝開始了大裁員。

在脈脈上,有認證為深圳點貓科技有限公司員工的人士爆料稱,編程貓大裁員,已續一個多月,各部門加起來裁了七八百人,並表示主要裁的是錄播課 + 定製課老師。該員工還表示,部分被裁員的員工沒賠償。

在線教育被曝開始裁員潮 應屆生:我壓根兒還沒入職呢!

而關於紅線協議,該員工表示這是員工的數據踩了公司紅線,是自己提出離職才走的。

在線教育被曝開始裁員潮 應屆生:我壓根兒還沒入職呢!

部分編程貓的員工表示,公司的氛圍到了 2020 年就變了,2019 年之前都不錯,”是疫情給了編程貓不該有的幻想“。

在線教育被曝開始裁員潮 應屆生:我壓根兒還沒入職呢!

在線教育被曝開始裁員潮 應屆生:我壓根兒還沒入職呢!

去年在線教育在瘋狂燒錢

從大風口到裁員潮,在線教育只用了一年的時間。

此前教育行業一直被稱為常青樹,高速的發展有目共睹。近十年以來,教育企業數量猛增,從 78 萬家上升到 412 萬家,在線教育相關企業的總數從 15 萬家上升到了 70 萬家。

根據網經社《2020 年度中國在線教育市場數據報告》發布,報告顯示,2020 年中國在線教育市場規模約為 4328 億元,同比 2019 年 3468 億元增加 24.79%。預計 2021 年市場規模突破 5000 億元,達 5230 億元,同比增長 20.84%。

2020 年中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約達 3.42 億人,同比 2019 年增長 27.13%。預計 2021 年用戶規模同比增長 19.88% 至 4.1 億人。

然而為了發展,綜合因素影響下,燒錢彷彿成了在線教育的共同選擇。在廣告投入上,在線教育企業是最受廣告營銷公司關注的對象,相關數據表明,2020 年,在線教育企業的廣告投入出現了明顯增長。

據熱雲數據監測顯示,從 2020 年第二季度開始,教育類 App 的投放量上漲。儘管大部分在線教育企業未公布其營銷投入具體的金額,但公開報道顯示,在投放高峰期,一些頭部在線教育平台日均廣告消耗超過 1000 萬元。

因受疫情影響,教育行業廣告主的廣告集中投放期於 2 月開始,相比於 2018、2019 年提前了一個月,3 到 8 月成為了教育行業廣告主的廣告投放集中區間。

2020 年上半年,教育行業投入指數排名的前三廣告主分別是學而思、學慧網、潭州教育。同時,教育類企業的營銷活動投放目標媒體以門戶網站、新聞網站、微博媒體、視頻網站和生活服務類為主,其中,百 度、騰訊、今日頭條、新浪微博等平台是主要的投放對象。

在線教育被曝開始裁員潮 應屆生:我壓根兒還沒入職呢!

以主營 K12 教育的企業為例,2020 年第三季度,跟誰學的當季營業收入為 19.66 億元,網易有道的營業收入是 8.96 億元。然而,跟誰學和有道的銷售費用均高於了營業收入。跟誰學銷售費用佔總收入的 114%,網易有道的這一數字為 128%。

另有業內人士表示,2020 年頭部教育品牌的融資接二連三,而資本方也趨向頭部平台,據網經社發布的 2020 年中國在線教育融資額 TOP10 來看,最大的 10 筆融資金額總額近 440 億元。

在線教育被曝開始裁員潮 應屆生:我壓根兒還沒入職呢!

其中猿輔導和作業幫囊括了 TOP10 里最大的四筆融資,例如猿輔導在 2020 年獲得三輪融資,累計金額達 35 億美元;作業幫在 2020 年 6 月、12 月合計獲得了 23.5 億美元融資。

相關數據表明,最大的 10 筆融資總額佔全部融資的八成以上。

未上市的在線教育公司們雖然未披露具體數據,但是營銷投入是肉眼可見的巨大,業界流傳的數據顯示,2020 年暑期,在線教育企業總計投入超過 60 億元。

然而對於除頭部品牌外的在線教育企業來說,融資能力是一個巨大的挑戰。投入大、融資能力不夠,在巨額資金的清洗下,缺乏資源、資金儲備的中小玩家已基本出局。

未來在線教育企業何去何從?

2020 年,在資本的吹捧和疫情的影響下,在線教育營銷亂象愈演愈烈,各大平台虛假、誇張的廣告包圍着家長和學生,這引起了廣泛的關注。自 2021 年以來,官方監管機構對在線教育亂象的打擊態度越來越明朗。

如今相關機構的監管在不斷升級,除了罰款和口頭警告,官方頒發的一系列文件對機構的課程內容、時長安排、教師資格乃至信息安全方面提出了詳細的排查及日常監管要求。目前,《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正在報請審批中。

業內人士表示,對於企業而言,要想做得長遠,應當懂得教育行業的核心競爭力的所在,“口碑營銷”遠比“搶佔流量”重要。

目前從各個大機構來看,不論是新東方、好未來,還是“新興巨頭”的跟誰學、猿輔導、作業幫等,都還在憑藉其雄厚的資本力量激戰沙場,且尚未有明顯優勢的玩家出現。

火花思維創始人兼 CEO 羅劍曾表示,2020 年是在線教育加速分化的一年。

目前馬太效應已十分明顯,頭部機構融了巨額資金,在有足夠底氣打磨產品的同時,也有很大決心做前端的獲客和品牌;而中小型在線教育公司在頭部機構的壓力下,無論在課程開發上還是前端獲客、品牌上,都已難以跟進。

為了活下去,在線教育企業正在不斷縮減開支、減少廣告投放、裁員,甚至不惜撕毀與應屆生簽訂的三方協議。

據數據顯示,年初至今,註銷和吊銷的教育培訓企業合計已超過 1000 家。其中,3 月和 4 月註銷和吊銷的企業均超 300 家。

在線教育面臨新的洗牌,而這些企業開始思考教育的核心是什麼,而被迫裁員的這些人開始了新一輪的糾結和奔波。有人決定離開這個行業,重新尋找機會,有的決定再等等,期待行情好轉。

不能否認的是,疫情的爆發讓我們看到了線上教育的重要性,相比於傳統的課程,線上教育可以打破時間、空間的局限,也能一定程度打破教育資源的不平衡性。因此相關人士表示,從發展的角度看,線上線下相融合將成為教育行業的必然趨勢。

我們也期待越來越多優質的在線教育品牌出現,和更多優秀教師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