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難當:馬斯克要為比特幣崩盤“背鍋”嗎?

四個月前馬斯克怎樣在幣價翻倍的路上瘋狂煽風點火,如今就以怎樣相同的姿勢,促成了幣價腰斬。1月底,他首次在Twitter個人簡介(Bio)中添加“Bitcoin”,彼后不到10天又宣布投資價值15億美元的加密貨幣,比特幣價格兩天分別大漲20%和16%。時間又來到本月,隨着特斯拉質疑比特幣能耗,宣布“暫停使用比特幣購買車輛”,幣價下跌約50%,抹去1月底以來全部收益。

1.png

周末,比特幣價格繼續大幅波動,一度跌至31227美元,較4月逾64000美元高點跌去51%。北京時間24日幣價小幅反彈,目前位於35000美元以上。

“幣圈教主”帶頭叛變,馬斯克要為比特幣崩盤“背鍋”嗎?

“Twitter治股”背後

比特幣大跌之後,此前馬斯克的一眾擁躉迅速調轉矛頭,將怒氣宣洩給了這位昔日的“幣圈教主”。

比如這位粉絲怒氣沖沖說道:“你真是世界上最討厭的人。我所有的朋友,包括我自己,原本都是埃隆/特斯拉/SpaceX/Neuralink的死忠粉,現在我們從靈魂深處憎恨你。”

2.png

不過所謂“Twitter治股”,當真是你情我願的事。

William & Mary學院經濟學講師Peter Atwater表示,馬斯克能吸引粉絲是有一定道理的。

我認為馬斯克本人確實表現出叛逆的一面,尤其是在Twitter上。看看加密貨幣和電動汽車,我認為它們至少有兩個特性吸引了年輕人——一個是未來主義……另一個就是叛逆。

《福布斯》雜誌專欄作者Leeor Shimron就曾在一篇文章中將特斯拉、比特幣和標普500指數在過去六個月的價格相關性進行比較,發現特斯拉和比特幣在過去六個月里表現出了0.615的強相關性,遠超這兩種資產與標普500指數之間的相關性。

3.png

而在持有特斯拉和比特幣的投資者當中,散戶又佔了非常大的一部分比例。比特幣本來就是靠散戶起家,而特斯拉也作為很多基金的權重股而被散戶持有。

美媒援引比特幣投資者Heidi Chakos表示:

對於那些僅僅根據某人的推文做出投資決定的人,我感到遺憾,這些人只是想利用他平台的影響力,為自己賺取收益。

與此同時,作為特斯拉的當家老大,馬斯克也深知購買特斯拉股票的人和購買比特幣的人有着極高的重疊度,那麼自己的粉絲,自己怎麼能不“支持”?

當然,馬斯克完全可以再利用他的影響力將比特幣的價格推向更高。

但是華爾街見聞在周末文章中就曾指出,以去中心化為宗旨的比特幣,自馬斯克介入以來,他的個人影響力幾乎主宰了比特幣價格的漲跌,更別說比特幣的價格還由充斥着槓桿交易的中心化交易所來恆定,這些都令比特幣的去中心化名不副實。而這,也是比特幣最大的諷刺之一。

“他不關心你的財務狀況”

馬斯克並非唯一一個長於用社交媒體影響市場的人,在過去的一年中,許多知名專家和公眾人物紛紛湧入Twitter、Reddit、Clubhouse等平台,就加密貨幣、小型股票等發表言論。

去年的“牛市女皇”Cathie Wood就是其中之一。作為創新性股票的瘋狂鼓吹者,Wood不僅會在Reddit論壇等社交平台上免費發布研究報告,每天公布持倉變動,甚至還會親自和網友討論投資標的,這為其積攢下一大批忠實的粉絲,也使其一舉一動都形成極大影響。

與此同時,單個投資者利用其市場影響力炒作標的從歷史來看也並不新鮮——如1960年代的明星公募基金經理Gerald Tsai、富達麥哲倫基金經理彼得·林奇(Peter Lynch),自然也包括沃倫·巴菲特。由於持倉表現常年優於絕大多數同行,他們積攢下大批追隨者。

不過,“粉絲們”必須弄清楚的是,馬斯克和他們完全不同。

他是一位企業家,而非基金經理。正如美媒援引比特幣投資者Lark Davis所指出,“馬斯克這樣的人才不會不關心這些粉絲們的財務狀況”,他和那些可能將其推文視為某種投資福音的人之間,存在着固有的權力差距。

但Davis表示:“可悲的是,像馬斯克先生這樣有影響力的人,已經成為該行業過於強大的輿論領袖。”他呼籲投資者對加密貨幣進行自己的研究,避免人云亦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