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三分之一的糧食生產受到氣候變化的威脅

新的估計顯示,如果溫室氣體繼續以目前的速度增長,大片地區有可能被推到今天沒有糧食種植的氣候條件下。眾所周知,氣候變化會對農業和畜牧業產生負面影響,但對於地球上哪些地區會受到影響或最大的風險可能是什麼,卻沒有多少科學數據可以參考。阿爾託大學領導的新研究評估了如果不削減溫室氣體排放,全球糧食生產將受到何種影響。

這項研究今天(2021年5月14日,星期五)發表在著名的《一個地球》雜誌上。

Global-Food-Production-Emissions-Comparison.png

“我們的研究表明,溫室氣體排放的快速、失控增長可能在本世紀末導致目前全球糧食生產的三分之一以上落入今天沒有糧食生產的條件下,也就是說,脫離了安全的氣候空間,”阿爾託大學全球水和糧食問題教授馬蒂·庫穆解釋說。

根據這項研究,如果二氧化碳排放繼續以目前的速度增長,這種情況可能會發生。在研究中,研究人員將安全氣候空間的概念定義為那些目前有95%的作物生產的地區,這要歸功於三個氣候因素的結合,即降雨量、溫度和乾旱度。

“好消息是,如果我們集體減少排放,只有一小部分糧食生產將面臨尚未看到的情況,因此,變暖將被限制在1.5至2攝氏度,”馬蒂·庫穆說。

Global-Food-Production-High-Emissions-Scenario.png

高排放情景:2081-2100年糧食生產安全氣候空間內和外的地區 資料來源:Matti Kummu/阿爾託大學

降雨和乾旱的變化以及氣候變暖對南亞和東南亞以及非洲薩赫勒地區的糧食生產威脅尤其大。這些地區也缺乏適應變化條件的能力。

我們所知道的糧食生產是在相當穩定的氣候下發展起來的,是在上個冰河時期之後的緩慢變暖時期。溫室氣體排放的持續增長可能會創造新的條件,而糧食作物和畜牧業生產將沒有足夠的時間來適應。

全球糧食生產低排放方案

Global-Food-Production-Low-Emissions-Scenario.png

全球低排放方案特寫:2081-2100年糧食生產安全氣候空間內和外的區域 資料來源:Matti Kummu/阿爾託大學

研究中使用了兩種未來的氣候變化情景:一種是徹底削減二氧化碳排放,將全球變暖限制在1.5-2攝氏度,另一種是排放繼續增長,不加限制。

研究人員評估了氣候變化將如何影響27種最重要的糧食作物和7種不同的牲畜,並考慮到社會適應變化的不同能力。結果顯示,威脅以不同的方式影響國家和大陸;在所研究的177個國家中,有52個國家的全部糧食生產將在未來保持在安全的氣候空間。這些國家包括芬蘭和大多數其他歐洲國家。

如果不作出改變,貝寧、柬埔寨、加納、幾內亞比紹、圭亞那和蘇里南等已經很脆弱的國家將受到嚴重打擊;目前高達95%的糧食生產將落在安全氣候空間之外。令人震驚的是,與富裕的西方國家相比,這些國家適應氣候變化帶來的變化的能力也明顯不足。總的來說,世界上20%的農作物生產和18%的畜牧業生產受到威脅,這些國家適應變化的能力很低。

如果二氧化碳排放得到控制,研究人員估計,今天世界上最大的氣候區,橫跨北美、俄羅斯和歐洲北部的北方森林,到2100年將從目前的1800萬平方公里縮減到1480萬平方公里。如果我們不能減少排放,那麼這個巨大的森林將只剩下大約800萬平方公里。北美洲的變化將更加劇烈:2000年,該地區的面積約為670萬平方公里,到2090年,它可能縮減到三分之一。

北極苔原的情況將更加糟糕:如果氣候變化不被控制,估計它將完全消失。與此同時,熱帶乾旱森林和熱帶沙漠地區估計會增長。

如果我們讓排放增長,沙漠地區的增加尤其令人不安,因為在這些條件下,如果沒有灌溉,幾乎沒有任何東西可以生長。”到本世紀末,我們可能會在全球看到超過400萬平方公里的新沙漠。雖然這項研究是第一次全面審視今天種植糧食的氣候條件,以及氣候變化在未來幾十年將如何影響這些地區,但其帶來的信息絕不是唯一的:世界需要緊急行動。我們需要緩解氣候變化,同時提高我們的糧食系統和社會的復原力–我們不能讓弱勢群體落伍。糧食生產必須是可持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