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偶像,是空中樓閣還是跨時空頂流?

來源:“深眸財經”(ID:chutou0325),作者:秦沁

虛擬偶像,到哪一步了?

近年來,老牌偶像洛天依和新興崛起的偶像“A-SOUL”、主持人“小漾”,虛擬代言人五芳齋的“五糯糯”等虛擬偶像讓人們見識了許多富有特色的市場形態。而且來隨着近年來計算機生成的角色越來越細膩,再加上元宇宙概念的火熱,虛擬偶像似乎完美契合了Z世代。

日漸火爆的虛擬偶像正在快速侵入各個領域。越來越多的品牌也開始使用虛擬KOL來吸引他們,未來,真實偶像和虛擬偶像在同一個舞台上表演的場景一定會不斷出現。

元宇宙還沒下文,虛擬偶像開始泛濫

2021是元宇宙元年,同時進一步帶火了虛擬偶像的概念。 

虛擬偶像,是空中樓閣還是跨時空頂流?

技術的發展是推動虛擬偶像產業發展的重要動力,如今的虛擬偶像不僅可以通過專輯、MV等方式開展各種活動,也可以通過與粉絲的互動來豐富自己的內涵。這種實時運動捕捉機制可以使得虛擬主播在直播期間與現實世界的粉絲實時交流。 

同時,在現實世界中,偶像“塌房”不斷,據不完全統計,除了20多年高質量偶像人設的王力宏被曝光PUA妻子和招妓外,吳亦凡、鄭爽、李雲迪和近期的李易峰等十多位頂級偶像的無下限操作讓觀眾大呼三觀崩塌。  

真實的偶像崩的越多,虛擬偶像崛起越快。  

虛擬偶像,是空中樓閣還是跨時空頂流?

在過去幾年裡,大批虛擬數字人湧入賽道:會“捉妖”的美妝達人柳夜熙,穿梭在人群中的AYAYI,德智體美樣樣俱全的清華華智冰,活潑可愛的鄰家女孩阿喜,美國最火的虛擬偶像,Instagram網紅Lil Miquela,在TikTok上大火的AI說唱歌手FN Meka等等。 

而從當下虛擬人IP運營的方式來看,基本上就是短劇、直播,舞台表演,品牌合作等形式,目前看來還是柳夜熙、孔襄這類活躍在短劇里的虛擬人更受歡迎,還是到底拼的還是其背後的公司。像孔襄就是直播電商行業頭部企業遙望網絡旗下的虛擬人,出道就和賈乃亮合作,直接拿下三個美妝代言,熱搜掛了一整天。 

在元宇宙概念和“永不塌房”的加持下,虛擬偶像產業開始高歌猛進,大有取代真實偶像的趨勢。 

千億市場崛起,全新的機遇與挑戰並存

虛擬偶像湧入現實世界的速度比很多人想象的要快:舉辦巡迴演唱會、接廣告代言、現場賣貨、出現在時尚雜誌封面上等等。 

虛擬偶像,是空中樓閣還是跨時空頂流?

虛擬偶像可以賦能各行各業的特點,吸引了一些嗅覺敏銳的互聯網巨頭加入,越來越多的互聯網巨頭開始直接用自己深耕多年的領域切入虛擬偶像賽道。 

先是有虛擬偶像“李未可”獲得字節跳動的獨家投資,再是樂華娛樂推出首個虛擬偶像組合“A-SOUL”,僅幾個月後,A-SOUL在整個網絡上就擁有超過300萬名粉絲,並於2021年7月加入字節。   

2021年萬像文化、次世文化等虛擬偶像領域的初創企業獲得了25筆融資,最高金額達數以千萬計,投資的不乏順為資本、啟明創投、字節跳動等著名資本。  

“二次元濃度”最高的B站還選擇布局了虛擬偶像整個產業鏈。除了直接投資外,B站還自己運營虛擬偶像。2021年12月,由B站和索尼創建的虛擬偶像團“Virtual Cinderella Project”正式啟動,並於2022年3月出道。  

畢竟已經很久沒有劃時代的產品出現了,對於大資本來說,虛擬偶像進可以站在元宇宙風口,雖然元宇宙還是概念居多,但至少有智能創新的科技故事可講,做好了也是一個長期圈粉的品牌IP。 

如今,阿里、騰訊、網易等互聯網大廠早已開始布局,強勢品牌如保時捷、麥當勞、上汽也開發了自己的虛擬偶像。 

然而,站在元宇宙的風口上,資本通過各類營銷,強行向Z世代展示新穎、有趣的形象真的可以一本萬利嗎? 這條看似熱門的虛擬偶像賽道似乎更像是巨頭們押注未來的小小嘗試。 

一方面,建立一個大規模的虛擬偶像需要數千萬的投資,甚至數億的巨大成本。 

虛擬偶像,是空中樓閣還是跨時空頂流?

另一方面,在高成本的沉重壓力下,虛擬偶像還沒有找到高效的變現模式。 

幾個頭部IP的商業模式已經初見端倪。擁有良好粉絲基礎的虛擬偶像,如洛天依,已經與大約10個品牌進行了代言和合作;A-Soul,VirtuaReal依靠樂華、字節跳動和B站,也展現出了巨大的商業價值,畢竟它們有一大票人願意花大價錢去實際表示支持。 

AI說唱歌手FN Meka自2019年出道以來,坐擁超過1000萬粉絲,音樂作品播放量超10億次。 

比起真人明星,與虛擬偶像合作,既能展示前衛的內涵,也能擁有無限延展性。尤其是化妝品,服裝公司,可以直接設計形象打造專屬虛擬代言人。 

而另一個大火的翎LING背後,其製作公司魔幻科技長期以來一直是悅文、B站、騰訊和阿里巴巴等大公司的虛擬技術服務提供商。基本上運營至今還未倒閉的背後都有大資本加持,相比之下,如果沒有巨頭的投資和粉絲的支持,腰尾公司背後的虛擬偶像很難收回成本。 

但無論如何,這條賽道仍被資本看好,而隨着二次元文化逐步深入,我國泛二次元粉絲也越來越多,作為虛擬偶像的主要受眾, Z世代正推動着虛擬偶像市場進入紅海。 

虛擬偶像真的完美無缺么?

元宇宙還沒下文,虛擬偶像圈子裡就發生了一件大事——第一代虛擬主播絆愛離開了。 

這位誕生在日本的初代虛擬主播絆愛宣布,它將在2022年2月26日的“Hello,world 2022”音樂會後無限期睡眠。 

絆愛被粉絲們稱為“虛擬主播的第一位皇帝”。她還獲得了許多榮譽:紐約訪日促進大使、2019年度日本人物等,可以說絆愛給無數人帶來了幸福和感動。但“人紅是非多”,很快其IP運營團隊與絆愛的“魂”之間出現了各種糾紛,這讓粉絲們對運營團隊感到失望。 

因此,在這次絆愛退出事件中,人們驚訝的發現,此前被廣泛認為“虛擬偶像具有參與性強、無負面信息,周邊行業多的特點”並不是絕對的,這仍然取決於其背後運營團隊的能力。 

雖然虛擬偶像可以讓‘中之人’不斷變換達到全天候陪伴的效果,但有時候往往福禍相依。除了不確定的變現模式外,虛擬偶像雖然少了真人偶像的缺點,但也沒了真人的靈動感,更無法完全擺脫真人的影響,虛擬偶像不是賽博朋克,難以憑藉真人特質吸引粉絲。 

比如湖南衛視《你好,星期六》的小漾被其合作公司曬出了動捕過程后,人們對她的熱情就消散許多。 

而且真人偶像擁有的人性魅力是虛擬偶像比不了的,虛擬偶像時常被詬病表情單一、動作遲緩、沒有感情,甚至Ling(翎)在小紅書上了一則動態:口紅“滋潤不拔干”后,就被不少人吐槽:“虛擬人怎麼知道這唇膏塗上去干不幹?”。 

在論壇等虛擬偶像粉絲聚集的社區,有許多粉絲無法區分偶像的外殼和裡面的人,熱衷於“剝”虛擬偶像的“皮”,開它們的“盒”,儘管這種行為有可能涉嫌侵犯隱私。  

最典型的例子是,VirtuaReal的虛擬偶像羅伊Roi,這邊被曝光已經結婚,那邊就導致許多粉絲瞬間脫粉。而A-Soul的成員也經常面臨各種猜測,其中最受歡迎的嘉然就曾被粉絲們多次與未經證實的中之人聯繫在一起,並不斷質疑其婚姻、年紀等方面的問題,直到之前被爆出幾位中之人被公司壓榨嚴重,大家才暫時放下好奇心,轉而集火攻擊公司。   

此外,製作團隊的意願、偏好往往會投射到虛擬偶像的行為上。由於虛擬偶像的直播需要實時傳輸圖像,一旦製作團隊出現原則性的問題,偶像基本上沒有機會補救。 

虛擬偶像,是空中樓閣還是跨時空頂流?

2020年,Hololive的兩位虛擬偶像赤井心與桐生可可在直播中就台灣問題發表了錯誤的言論。許多粉絲懷疑這是日本製作團隊參與的,故意“讓國內粉絲噁心”。最後,活動以Hololive旗下的所有虛擬偶像退出國內大陸市場而告終。 

江山代有人才出,虛擬偶像健康發展才是根本

作為虛擬偶像界的常青樹,2022年是洛天依首次登台10周年。而洛天依保持活力的秘訣也很簡單,開發她的Vsinger團隊起步早,研發可謂是一步一個腳印,所以洛天依有技術上的護城河。 

虛擬偶像,是空中樓閣還是跨時空頂流?

從內容上來看,比起某些虛擬偶像只會瘋狂的割韭菜,洛天依一直在和粉絲們共同成長,從一開始的“甩蔥歌”到“普通迪斯科”再到“達拉崩吧”,這些作品的積累使洛天依有着與其他虛擬偶像不同的堅實的內容基礎和更高的審美標準。 

虛擬偶像,是空中樓閣還是跨時空頂流?

百尺竿頭更進一步。Vsinger在今年還啟動了“百萬眾創計劃”。一方面,它提供簡單易用的工具,以刺激更有效的創作,另一方面也重塑了創意內容的商業化機制,讓創作者不再用愛發電。  

但是一個洛天依卻改變不了整個行業的尷尬之處,大部分的虛擬偶像幾乎都是出道即巔峰的局面。 

很多虛擬偶像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只是髮型和衣服不一樣罷了,除此之外其行事邏輯和價值觀等故事塑造的也都差不多。再加上版權掣肘等問題,大量投資的虛擬偶像前期出圈難,後期沒有作品也難以擁有粉絲粘性。 

從根本上講,虛擬偶像開發還是以技術為主,但對於觀眾來說VR技術、虛擬設備等智能硬件的普及也很重要。一方面虛擬偶像的3D建模、聲庫技術等難題擺在眼前,另一方面,VR等智能設備價格高昂,讓接受度最高但財富較少的年輕人望而卻步。 

意識到這些問題的公司也開始着手開發成本更低,普及度更高的虛擬偶像。 

metahuman creator軟件將虛擬人的生成時間降低到一小時內,微軟Avatar Framework 小冰框架打造虛擬人孵化通用框架,百度智能雲曦靈平台正在幫助人們實現“數字人自由”。以前需要兩三個月時間做出來的3D數字人,如今可以壓縮到數小時內。 

未來,隨着5G、AR、VR等技術的進步,虛擬人遲早會走入千家萬戶,成為像日用品一樣普遍而又便宜的商品,虛擬助手、虛擬教師、虛擬客服等更多元化的虛擬職業也會出現。 

當然,任何技術經過野蠻生長后便會回歸理性,迎來監管,目前虛擬偶像行業還處於發展階段,數字金融詐騙、版權爭議等問題已經出現,日後的市場監管與調控勢必會加強。 

而且線上直播、影視劇製作中對於人物的穿着和語言等都有明確規定,相關的法律法規對虛擬偶像卻存在着漏洞,這導致了一些虛擬偶像開始打“擦邊球”。 

虛擬偶像是虛擬的,但其是生存在現實的法治環境中,所以針對虛擬偶像的相關法律法規也許在不久的未來便會出現。 

對於觀眾來說,持續喜愛的虛擬偶像一定是擁有獨特的精神內核的,她絕對不是一行行代碼,虛擬偶像在技術創新的同時,也要注重挖掘更多獨特的文化價值,才能讓更多的粉絲緊緊的凝聚在一起。 

正如美國數字文化專家傑米·科恩所說:“如果虛擬偶像要變得更加普遍,就需要為年輕人提供互聯網素養。互聯網沒有說明書,我們接受在這個領域發生的那些獨一無二的事情,但了解虛擬偶像如何運作、由誰運作、為什麼運作,以及他們都在為誰服務,這些對於消費文化都是至關重要的。” 

虛擬偶像的目前的商業運營基本都還停留在流量思維,與傳統偶像造星差不多,未來將會如何發展,能否拜託工業化流水線生產,找到更多的商業化運作方式,突破界限,讓我們拭目以待。 

* 圖片來源於網絡,侵權請聯繫刪除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78114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