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一年來NFT交易市場正在悄然演變的十五條觀察和猜想

作者於 2007 年前在金山軟件先後負責計算機反病毒產品和數字娛樂事業部,其後創辦藍港互動專註於從事遊戲設計製作及發行,從 PC 端游、網頁遊戲到手機遊戲,直至 2014 年香港上市。2018 年初進入加密領域,創辦了 Consensus Labs 和火星 Marsbit。2021 年,加入 Element NFT 交易平台產品團隊,並推動孵化了元宇宙平台 PlayerOne。

本文簡要梳理了目前的 NFT 市場、交易協議、社群治理、聚合器及公鏈生態等十五個方面。如果耐心看完,你會理解我本文的關鍵意圖,NFT 市場可能或者正在發生的變化。

一、加密版 Ebay 之路

不妨我們再度回顧 OpenSea 的成長之路,十八個月前,鮮有圈外人聽說 OpenSea。如今,其市值已經暴漲 10 倍,躋身 100 億美金俱樂部新貴。加密投資者常拿 Coinbase 和 Binance 在加密貨幣市場的主導地位與之對標。

選擇比努力重要,但是堅持最初的選擇,一直能堅持下來更難,尤其在充滿誘惑的加密市場。OpenSea 的發展歷程,好像是「加密派的奇幻漂流」。2017 年 9 月,恰是 ERC721 協議和加密貓項目剛剛問世,但受限於那時遊戲上鏈高併發造成以太坊網絡癱瘓,項目失利,效仿者隨即偃旗息鼓。OpenSea 應遇而生,卻沒有應遇而興,至 2021 年 9 月前,NFT 市場一直長期處於冬眠狀態。啟程大航海的冒險者們可能沒有想到,他們原以為至少抵達非洲大陸最南端的好望角,卻唱着「一路向北」,走到了格陵蘭島。很難想象他們團隊對外界刺激有多強的鈍感力,行走於一個當時看起來是非常窄眾的市場小徑,如何熬過加密市場過去這五年?

-Blockchain 公鏈概念被熱炒

-比特幣分叉鬧劇

-Dapp 眾生幻象

-交易平台現貨和合約大戰

-令人窒息的加密熊市

-Filecoin 再起挖礦

-Uniswap 崛起

-DeFi Summer

-算法 Stablecoin

-Axie 帶火 GameFi 市場

五年來,你方唱罷我登場,加密劇場中,唯獨不是 NFT 占 C 位。OpenSea 以一筆很少的投資維繫開發和運營,逐漸被投資人青睞,直至熱捧,兩個核心創始人是從硅谷大廠出來的普通工程師,此前也沒有加密貨幣經驗,但是他們卻在加密版 Ebay 的宏大願景中,一路披荊,避開干擾和誘惑,如長征般堅持下來。

二、貢獻者清單

社交平台發揮了巨大作用,極大地推動了 NFT 出圈,讓更多人參與了進來,在社交平台發聲,Show 作品。全球社交和搜索熱度上,層層破圈的 NFT 依舊占居加密領域頭部熱詞榜,影響力超過區塊鏈和比特幣。

藉此,我主觀地給出一份 2021 年 NFT 市場貢獻者清單,我沒有提到 Axie Infinity,是因為其中 NFT 並沒有出現在主流公鏈的 NFT 交易市場中。恰好以下十位:

-Jack Dosy,以及他創辦的 Twitter,我一直認為市場在低估這個和 Elon Musk 一樣桀驁不馴的人。

-Beeple,The First 5000 Days,以及那位支付了 6900 萬美元的人。

-ERC721 協議之前的 CryptoPunk,實際上他們最初啟發了 Dapper Labs 設計了 ERC721 協議。我至今拿着花了我 400 個 ETH 的幾個頭像。

-無聊猿和 Yuga Labs,我的經驗是,無論是身處 Web2.0 還是 Web3.0,千萬不要再低估任何一張醜陋且清奇的面孔,技術換臉電腦作圖的時代,它本來會成為稀缺性。

-Dapper Labs,ERC721 協議和加密貓,他們 NFT 世界的奠基者,Flow 公鏈是他們團隊打造的遊戲公鏈。

-偉大的 NBA 和 Topshot 的精彩時刻,NBA 的品牌地位無與倫比,他們進入 NFT 市場,勢必效應巨大。

-交易平台啟航者 OpenSea 成為了基礎設施,標準化了交易平台產品邏輯,他們獲得了 NFT 市場最大紅利。

-Animoca Brand,這家公司原來是和我們藍港互動類似的手機遊戲開發商,在 2017 年後把公司完全轉移到加密領域,但是主要興趣還是與遊戲相關的區塊鏈資產。去年四月,我們還和 Yat Siu 談過怎麼購買他們手裡的 IP,到了下半年我覺得我們之間距離,比此前在遊戲行業的地理位置更遠了。

-A16Z 資本,今天加密行業普遍盛讚和一些人的尖銳批評,都應該被注意到。

-Elon Musk 和他母親,我怎麼最近越來越煩他。

從去年上半年,被 DEX、去中心化借貸和五花八門的算法 Stablecoin 拼盤構成的 DeFi 市場組合,開始讓位於一張張色彩斑斕、模樣詭異的 PFP 市場,起先很多人覺得不可思議,從不屑、不懂到追不上,就這樣,在被一些人稱之為 NFT Summer 的季節,OpenSea 找到森林茂密的新大陸,成為最大的市場贏家。無聊猿張開幾乎佔了半張臉的大嘴,吸着口中的大麻,協助 Yoga Labs 打造加密次世代娛樂帝國夢。

而我之所以在上欄貢獻者清單將 Jack Dosy 和 Twitterr 寫到置頂,是因為我認為,Twitter 是 NFT 市場最大推手。

三、產品公司的進擊與野望

至去年四季度,OpenSea 曾佔有以太坊 NFT 市場的 97%,這讓很多數字資產交易平台羨慕和震驚,急於拿着像是連夜趕製的產品出兵應敵。主流加密貨幣交易平台諸如 Binance、Huobi、FTX 先後入場,甚至 Coinbase 也高調進入,但並沒有取得預期效果。

這裡有一個很大的市場誤解。許多投資者認為,資源和流量是進入 NFT 市場的關鍵能力,這些資源只是一級市場的能力,再好的 Launchpad 表現也是一時的,甚至是口碑上的麻煩。如果一個平台的產品不能很好地支持二級市場,無論多大代價獲得的流量和資源,終成為 OpenSea 的開放之海的流動性泥沙中。

與巨頭相比,新型的產品公司卻十分活躍,從他們不斷的產品創新中看到很多野心勃勃的起步,據我觀察,這些產品團隊除少數在 DeFi 領域摸索過,更多的來自 Web2 領域中的產品研發積累。

-Solana 公鏈上,市場 Magic Eden 迅速成為龍頭

-交易聚合器,先有 Geine,再有 GEM,後有 Element 直追上來

-支持多鏈的交易市場,Tofu、Element 和 NFTtrade

-Token 交易獎勵平台 Looksrare 和 X2Y2

-數據儀錶盤,Nansen 佔據專業市場老大,後面有 NFTGo、NFTtrack 和 TwitterScan 以一些新的數據指標殺入進來

-錢包市場,內置 NFT 聚合市場的 Bitkeep NFT Market

-遊戲類的垂直化平台也在逐漸浮出

但也要看出,一個逐漸走向多路徑多元化 NFT 交易市場形態,幾乎有當年從雲幣、 Binance 、OKex、Huobi、Kucoin 等多家平台,相愛相殺,一路競爭演變的雛形。我們擱置運營能力不談,僅僅在產品迭代上,交易平台是這樣演變過來的。

-幣幣交易

-現貨交易

-期貨和合約

-量化和網格

-跟單系統

-理財和貸款

NFT 交易市場,今天聚焦交易,明天擴展借貸。今天是工具和數據大戰,下一步呢,我相信 DeFi 市場的可組合性遲早要遷移過來,我更加相信的是,這個市場也早晚會面對類似 CEX 交易平台的複合型競爭局面,技術、市場、運營和資本,一個也不能少。

四、活躍的三種勢力

我們不考慮市場走熊的干擾,如果去觀察在熊市裡仍持續迭代產品的團隊,這個趨勢是相對積極的。目前,在從 OpenSea 市場用戶外溢或者新參與用戶市場中,接下來最活躍的市場玩家可能會從以下三種路徑中發展和派生:

-聚合交易的工具流

-交易獎勵的運營流

-追蹤鏈上的數據流

憑我個人直覺判斷,初見雛形的三股力量將會拿到越來越大的市場份額,而且這三方產品及運營團隊會互相吸收,學習彼此在聚合交易、Token 驅動治理及數據追蹤服務上的長處。按這樣產品和運營迭代下去,NFT 市場逐漸長成新範式,可能與今天的平台產品面目全非。

當然,以上論斷有很狹義的相對性,局限於目前的主流協議仍有很大提升空間,加之產品設計在引導流動性能力的不足。以全新角度切入,徹底打破之,亦是大有可能。

下一步,有很多問題需要在市場變化演繹中驗證和解鎖,像我年少時玩過的策略遊戲大神《魔法門英雄無敵》戰場迷霧一樣,沒有激活新地圖,很難想象下一步的實際樣子。或許,今天的 NFT 市場很可能只是學前班競爭階段,大考遠未到來。

五、交易協議的緩變和巨變

我們集中說說以太坊 L1 市場上的交易協議。「要適應變化,不變即是將死之軀。」先從去中心化交易協議層面看,就充滿變數。一直被 Web3 原生主義信徒詬病的半中心化問題,猶如達摩克利斯之劍,懸於 OpenSea 身後。

比如,無論是 Base 在前不久遷移完成的 Seaport 協議還是之前的 Wyvern,OpenSea 的訂單都是在 Offchain 機制實現的。是不是我們在以太坊 L2 可以完全做到 OnChain,像目前 Solana 上的 Magic Eden 那樣,完全基於鏈上訂單撮合,那樣對於資產交易聚合更高效,以更好實現類似 DeFi 的可組合性。

先回顧歷史上的幾個去中心化交易協議是如何演變的。

-OpenSea 的 Wyvern 一直沿用到今年 5 月底,算是戰鬥時間最長的 NFT 協議層退役選手了。需要注意的是,去中心化加密市場中的協議更迭,不是操作系統和應用程序升級邏輯,要麼棄用,要麼乾脆平行使用。

-OpenSea 前不久遷移部署完成的 Seaport 協議,大幅度降低 Gas 費,是幾乎目前整個加密市場上最主力的協議,銷毀的 Gas 已經超過了 Uniswap 協議,OpenSea 正在將絕大部分業務遷移到這條協議上。

-Looksrare 使用了自己的協議

-0x 協議今年 3 月發布 V4,被 Coinbase 直接部署使用,可惜 Coinbase NFT 市場做得太差了。

-ElementEx,相比 Seaport,更進一步降低 Gas,不久前通過 Certik 審計。協議擴展應用工具包,已經開放 API。

那麼下一步,市面上,已經有了一些 NFT 碎片化和借貸協議,處於專業投資者研判階段,僅僅應用層面上看,但沒有引起大眾市場積極反響。

以上,都是緩慢和沉悶的變化,更大的轉變,可能來自一下的猜想。

更好地支持交易和金融化衍生,更加健壯的協議出來,NFT 和 DeFi 之間的可組合性效應是否發生,還缺一個新牛市。

目前,以太坊 L2 上的生態基本上沒有起來,但是下一步呢?

別忘了,協議才是去中心化應用的心臟和操作系統,是 AMD 和 Intel、是手機里蘋果 iOS、谷歌 Android 和華為鴻蒙。協議更迭不是簡單升級,像 Web2 應用里增加一個 Patch 那樣簡單,我們就等着各家交易平台出 V2、V3 和 V4 吧。

六、聚合器為什麼?

今天,改變 NFT 市場地位格局的,不是幾個重量級的加密貨幣交易平台 ,不是很早啟動 Token 機制的 Rarible,他們的產品設計一開始就走進了死胡同(去年很多跟隨他們產品設計的創業團隊都徹底徹底無聲了),也不是藝術品市場 Superare 和 Foundation,儘管他們仍有不俗潛力,但他們的目標市場相對太小眾化。

真正開始撼動 OpenSea 市場的,是以工具實現 Aggregator 和大膽採用 Tolen Incentive 機制嘗試的團隊,即 GEM 這樣的聚合器和類似 Looksrare 交易獎勵機制。

這裡,我們先說說 NFT 聚合器為什麼?首先,我們也可以從中看到主流 NFT 交易平台徹底開放其交易 API 的必然性,許多人認為聚合器們搶走了 OpenSea 的市場份額,其實,聚合器和交易平台的關係,應該是雙贏的。

市場是向前演繹,猛然回首,昔日的北方佳人已經面目全非,絕對不忍再顧。二十年前互聯網啟動,Yahoo 衰退和 Google 的奇迹,都令我們始料未及。二十年後,以金融革命為目標的區塊鏈時代,我們看待 DeFi 舞台上 Uniswap、Sushiswap 和 1Inch 的關係,是不是又有些許似曾相似。

但是,對比一下 DEX 和 NFT 交易市場,在去中心化性質上,有很大差異。Uniswap 是完全去中心化的純協議型交易平台;OpenSea 呢,儘管交易協議本身是鏈上的智能合約,但是絕大部分業務流程卻是嫁接在在 OffChain 上,是依託鏈下操作作為訂單處理效率的平台。也因為如此,許多業內人士認為 OpenSea 是有高門檻護城河的。

事實上,當更多交易平台開始崛起的時候,NFT 市場聚合器才有了更顯著的效率優勢。比如,隨着 Looksrare 和 X2Y2 的採用交易激勵機制的先後發力,各自拿到一些份額,市場撕開了口子。儘管在他們處理全鏈資產上的掛單表現並不完美,但也給了 GEM 和 Genie 等 NFT 聚合交易平台的存在找到了足夠的合理性。試想,如果沒有更多的 NFT 交易平台參與進來,GEM 只能做 OpenSea 的工具創新和用戶體驗的工具實驗田。

說到工具,不妨我們復盤一下,GEM 們是怎樣先打聚合,後用類似 Web2.0 許多優秀產品經理能力,以領先產品設計逐漸蠶食 OpenSea 市場的?

-批量購買 Cart

-批零掛單

-跨市場掛單

-合集 Offer

-掃貨 Sweep

-進入一級市場內嵌 Mintlist

-要想產品好用,接下來還有許多事情做。革命尚未成功,開發者仍需努力。

講真,如果以我們多年看互聯網大廠提倡並十分湊效標杆管理及快速迭代的思想上看,OpenSea 早晚都可以在自己平台上充分實現,雖然我認為這樣做未必是 OpenSea 的產品觀或者價值觀,不可否認他們產品升級速度太慢了。但他們今天買下 GEM,算是高明且體面的解釋吧。

七、不開放 API 就是開倒車

曾經有人想以社交方式殺入市場,或者憑藉資源佔據上游,而對於交易者更關心的產品流動性能力來看,也是遠水不解近渴。

聚合成為 NFT 下一個市場的重要基因,已經不是獨立產品概念。微軟統治時代,一個常用的最關鍵詞彙是整合(Integration),這個詞彙也被後來批評為壟斷者以大欺小的證據,比如 1998 年微軟發布 Win98 操作系統中直接整合了 Web 瀏覽器,這讓今天 A16Z 創始合伙人 Andsen 失去了網景公司在互聯網市場最初建立的領導地位,夭折於出發。在谷歌和臉書時代,已經重視信息上的聚合,關鍵詞變成了聚合(Aggregation)。

Web3.0 時代,我們在 DeFi 時代常提到的可組合性,與今天的資產和訂單聚合算是極為呼應的關係,要讓聚合充分共享市場成長紅利,就要提出 Open API。

OpenAPI 就要面對 A/B 選擇——機遇和挑戰。第三方可以調用你的訂單數據並自由使用,以提昇平台效率,但不開放者則被孤立,早晚成為遠去的孤島。和中心化時代的加密資產交易平台不同,任何一個 NFT 交易平台都主動開放 API。從政治學角度上說,Web3.0 大航海時代,誰不開放 API,誰就是搞 Web2.0 那套山頭主義。經濟學中博弈論意義上,面對囚徒困境,基於「理性經濟人」的前提假設,兩個囚犯符合自己利益的選擇,就是坦白招供。開放 API,共享和經營整個生態中的流動性,各方保持理性,才能走出囚徒困境,實現納什均衡點。

Web2.0 全盛時期,微信走開放平台策略、Alipay 和 Paypal 等紛紛開放支付,也是基於這個考慮。正是由於更多 NFT 交易平台進入,聚合器才能成為一個天然比價系統,為交易者提供跨市場盤口,提供所有市場中最佳的 Floor Price(地板價)的機會。所以說,一定意義上看。Lookrare、X2Y2 以及更多資源平台的進入,與 GEM 也是互相成就的。

八、設計交易獎勵和 DAO 社群治理模型

同樣,在運營上採用了 Tokenize 的 NFT 交易市場,證明了其可以存在並獲得持續發展機會,我們拿兩個有趣的案例,在運營設計上做一個比較:

-Looksrare,從海外社區包裝重視品牌自上而下先打開局面,市場動作最像吸血鬼攻擊。要佩服他們團隊的膽識和手段。首先趕在牛市尾巴做交易挖礦,一度被詬病為幾個大資產自刷,其後開始重視藍籌 NFT 的 Listing Reward。他們的做法一直很高明。

-X2Y2 以國內社群入手,自下而上,逐漸後來居上,首先做掛單獎勵,但是起初並沒有直接促進成交,然後多次運營調整,你們可以去看看 X2Y2 的運營調整過程,就知道一路走的並不容易。我注意到,今天 X2Y2 也將更直接 Trading Reward 放到第一位。

-明顯感覺,他們在競爭中互相學習。

以一個觀察者角度看,我發現他們在基於 Token 治理邏輯下在用戶增長和用戶留存等運營上的嘗試,本來就是彼此為鏡,彼此批判和吸收,這也給下一步的市場進入者提供了很寶貴的經驗,這讓我想起對比交易平台平台幣的運營,前者複雜度更甚之有為不過,以至於我發現從前並無經驗。

有很多問題繞不過去,比如:

-獎勵誰?交易者/訂單提供者/推薦者/分享者

-獎勵 Trader?那麼你可能沒人主動掛單

-獎勵 Listing,如何設計?那麼小心很多白嫖

-推薦人和分享者獎勵

-如果下一步各家都重視內嵌一級市場,上架者給獎勵嗎?

-是否應該有一個社區自治的 DAO 獎勵基金,以 DAO 治理方式,開放給創作者、藝術家、GameFi 等潛在合作者?

以上,讓我想了我在參與遊戲製作時代的回憶。比處理大規模併發事件時服務器穩定以及第三方外掛更頭痛問題是——如何做好系統策劃和數值策劃,同時要為運營團隊留好 Lua 語言的運營事件策劃腳本,這很需要在經濟模型和運營能力上下功夫。

九、聚合器不等於聚合交易市場

更多平台湧現,聚合則順應大勢所趨。甚至聚合模式將在各個路徑的 NFT 市場中。沒人能低估一個工具能力強大的聚合交易流量入口的市場價值。

6 月,OpenSea 收購 GEM。

7 月,Uniswap 收購 Genie。

NFT 和 DeFi 龍頭雙雙下手拿下聚合器。他們下一步的心思,我們不難猜得幾分。

但是,GEM 和 Genie 的模式也有頭痛的問題。實際上,他們不算是一個標準意義上的 NFT 交易平台,他們都沒有提供自己的交易協議。作為一個純粹交易聚合器,其所有訂單都來自於被聚合的第三方訂單。打一個比方,他們合約中業務邏輯,相當於在交易原函數上加寫了一層名為購物車的複合函數。

此外,他們必須遵守着不同交易市場各自寫好的交易傭金比例,而不提供溢價,以便討好用戶。比如 OpenSea2.5%.,Looksrare 是 2%,X2Y2 目前給了 0.5% 條件。GEM 很難在上面溢價作為撮合交易顯性收益。他們的 Net Revenue 和 Dapprader 上排名並不是相襯的,因為他們沒有交易手續費作為收益,商業模式恐被質疑。

十、Elememt2.0 的三級火箭

去年 7 月,Sequoia Capital、SIG 和 Drangonfly Capital 投資了 Element。9 月,Element 發布了第一個版本,並未激起反響,直到我們最近看到了 Element2.0。

此前的產品,要不然就是發幣與否,要不然就是做自己交易協議還是集中做純聚合?Element2.0 不是這樣做的,而是採用了類似三級火箭的 Web3 設計機制。其實是三層結構。

這三層結構,雖然是基於用 Web3 和 Web2 的混合技術棧和工具實現的,但是確是商業上的三層設計,希望不要用物理學思考入座。

-第一層,用寫好跨市場買賣的聚合器,解決產品服務流動性的基礎能力。這個第一層十分重要,我看到很多 NFT 團隊進入市場,首先找資產,做發行,但是用戶留不下來。不解決好二級市場流動性,一級市場白忙活。

-第二層,用交易、掛單、分享等任務激勵,扶持創作者生態,結合社群推薦獎勵解決用戶活躍度和認同感。

-第三層,以更健壯的交易協議,給專業用戶提供價格優惠,結合基於協議層向上實現的更好的 Utility 以提升交易體驗。有了第三層,訂單、Offer 等業務數據和處理工具,通過 API 和 SDK 完全開放給合作夥伴,進一步參與共享流動性的市場循環中。

這樣的設計,整理了聚合器、交易激勵和工具數據三個技術棧深度耦合,建立一個類似 DeFi 機制而且由 Web3 產品新架構。在產品層面意圖很明確,一站式解決 NFT 資產流動性和平台用戶流量問題。這個產品設計路徑,不同於 OpenSea,不同於 Looksrare,也不同於 GEM 的純聚合器模式。

更準確地說,聚合市場不等於聚合器,聚合器要是工具導向,只有開發者,但是市場平台,一定會提供 Launchpad,一定要有可以支持業務的交易協議,也需要運營團隊,與社區和產品緊密協同。

十一、新一輪挑戰者猜想

下一步,我更加關心的是兩個市場和一個入口,一個是下一代綜合市場,以數據為基礎,算法驅動。一個是垂直化遊戲市場,做細分交易場景,具體說。入口指的是錢包。

-是不是有類似 Tiktok 分發內容的算法推薦市場?更準確地提問,既然 NFT 市場並不是集中化的金融場景,而是一個逐漸分散化的類電商全品類市場。

-是否會出現一個完全去中心化的以精準算法匹配驅動的 NFT 市場?

-移動端的去中心化錢包是不是成為 NFT 市場的入口?如果這個命題成立,那麼 Imtoken、TokenPocket 還在等什麼?

-此外,移動端的加密資管平台和媒體平台是不是有更大積極性參與進來?

-現有的各大交易平台回頭殺入?

十二、公鏈生態的進取與失落

可以說,以太坊強大的共識基礎,是今天 NFT 市場的價值錨定。至於所謂數字藏品,我還是不說的好。

NFT 不應該僅僅是以太坊專屬市場。因為沒有一個公鏈不重視 NFT 生態。但以太坊以外的寂寥,則令我有些意外。目前市場最大贏家是 Solana,這個生態,讓 Magic Eden 交易平台和很多 NFT 創作團隊,活得滋潤。NFT 給了 Solana 公鏈更大的話語空間,在這個舞台上,未來的 Meteverse 和 Web3 項目,是可期的。

-與 Solana 的表現相映襯,Polygon、BSC、Avalance 幾個主要的以太坊虛擬機生態則進展有明顯差距。雖然他們都各自放過狠話,這一點多少有些令人意外。

-BNBChain 上的 NFT 市場和 GameFi,是有很大想象空間的,理論上 Binance 有非常好的 GameFI 資源基礎。但是,對比當年 Binance CEX 和 DeFi 生態的勢能,還是遠遠低於絕大部分人的市場期盼,雖然還是有很多用戶和項目方參與,但是在明星資產交易額上,還遠遠沒有起來。 Binance 生態今天唯一的問題不是太大了,山門已高懸,而是自己直接下場做的事情太多了。

-Polygon。我認為他們錯過了去年上半年發力的最好機會,那時候他們的幣價風頭正勁,他們太保守了。在 DeFi 時代,他們是靠講生態故事起來的。他們的機會,或者說下一個大故事,也許要靠他們收購的 ZK Rollup 零知識證明技術團隊了。

-Filecoin。NFT 需要媒介文件存儲上使用去中心化存儲方,比如 IPFS、Filecoin 以及 AR。畢竟 NFT 元數據中的 Image 元素,一定要在代碼中寫入去中心化的存放地址,未來各種格式的 Image 文件會越來越大,但是似乎 Filecoin 並未運用好這個宏大敘事範疇。第一大存儲公鏈流通市值,竟然在上月這麼不可思議地蒸發了 95%。

-NEAR Protocol。我和他們聯合創始人 Illia Polosukhin 吃過一次烤鴨。我們叫他一龍。那時候他剛剛拿了很多大基金的錢,雄心勃勃,但 NEAR 支持的 Mintbase 很早啟動,目前還沒有看見更多進展。

-Justin Sun 也很早接觸 NFT,在藝術品 NFT 上投入重金。Justin 最讓我佩服的就是他敢於折騰的能力。我們在新加坡喝酒到凌晨三點。他要做 NFT 基金,也要支持 Tron 的 NFT 交易平台發力,但是 Tron 公鏈生態如何帶動 NFT Creator 加入進來?

-Polkdot 波卡。前年秋天,在清華大學五道口附近的一個餐吧里,我有幸和 Gavin Wood 面對面兩人聊了近一上午,他其實是 Web3 概念的最早提出者,圍繞 Web3 技術棧的趨勢,我們有過一期對話。他是我在幣圈大佬中聊起技術有如孩子模樣開心的創業者,也是一個活躍的區塊鏈佈道者,他也很看好 NFT。但是,兩年過去了,波卡在 NFT 市場並沒有凸顯一點和自己業界地位匹配的話語權了嗎?

-Flow 公鏈,這個加密貓始作俑者,ERC721 協議的制定者,從 NBATopSho 進入巔峰后即是沉寂。不過,我仍然希望 GameFi 是他們的機會。

十三、社群的力量

六月的紐約 NFT.NYC 大會,氣氛比我想象的好很多。儘管加密貨幣市場持續走熊,卻絲毫沒有減弱 NFT 策展和 Party 活動熱度。這裡的情緒,不僅沖淡了一種總有不好事情即將發生的隱憂,也讓我們一時暫時忘掉了比特幣已經比歷史高點跌去 70%,忘掉 LUNA 和三箭資本徹底崩盤對市場共識造成的慘痛破壞。反觀五月在 Austin 的共識大會,這個被 CoinDesk 經營多年的區塊鏈行業頂級峰會,相比卻略顯冷清。

今天,NFT 社區開始從線上走到線下。越多越多的 NFT 聚會上,我有 Punk,你有 Ape 金猴,他們是 Azuki 社區里的核心成員,也成了迅速切入話題和建立連接的新身份,而且這種身份參與進來更輕鬆。NFT 成為加密名片,一個人在 Web3 世界中知名 NFT 持有者的地位,有我們當年網絡遊戲啟蒙期聽見了傳奇 1 區 1 服、魔獸美服里遊戲公會長老的意思,是的,今天 NFT Whales 和社交平台上的 NFT KOL,有着吸引 NFT 社區和平台爭相拉攏的江湖地位。

NFT 的文化屬性非常重要。社區活躍度、成員的凝聚力、品牌影響力是項目成功的必要條件。我也注意到,中國本地有越來越多人在組織 Mfer 聚會,我能猜到很多新的 NFT 項目正在從這個群落中衍生。很多人期望它的價格會突破 10 個 ETH,Mfer 的價格沒有起來,1 到 4 個 ETH 的地板價游擺。但是卻給了更多人參與的機會。

十四、亞洲面孔睜開眼睛

NFT 是有金融屬性的,但是本質上一定有文化差異,一定會有地域偏好。許多投資者對這種差異的判斷,幾乎在去年被證偽。從今年年初,這種現象被打破。NFT 已經不是美國文化一家獨大。亞洲明星、動漫和許多 IP,也陸續加入進來。

-日本現代藝術家村上隆的 Sunflowers

-第一個進入市場的中國表情包冷兔系列

-周杰倫的 PhantaBear 系列

-陳冠希的 Nvlpe 系列

-余文樂的 Zoobie 系列

-伊能靜牽頭的 Theirsverse。

我在硅谷見過伊能靜兩三次,她計劃把 NFT 品牌和線下的美妝產品融合起來。我驚訝於她親力親為的努力,感染了很多人參與。我認為,一旦市場回牛,它們的持有人會笑。

這個局面剛開始。亞洲面孔不斷出現在 NFT 舞台,我預測,未來一年內,全球 NFT 交易市場前十名,七到八名將被中國海外團隊或者亞洲公司佔據。

十五、走向的成熟交易者群體

去年和人交介紹 NFT,我要費勁地講非同質化這個枯燥的詞彙,比如 ERC721 不同與 ERC20,Metadata 保存在 JSON 文件中,鏈上和鏈下的有實質區別。現在沒人關心了。互聯網普及后,再沒有人問 HTTP 和 URL 是何方神仙。一件事情,參與人多起來,認知門檻就沒了,如窗戶紙一搓就破。

找到感覺不難,最簡單的方式,跟蹤一個心理價格預期適當的藍籌 NFT 的地板價,這和看 BTC 和 ETH 價格波動趨勢一樣,從實踐購買和掛單開始。

要去和活躍玩家一起交流,進入他們的社群,參加他們線下聚會。今天的 NFT 活躍玩家,非常擅長使用一大堆工具了。他們會告訴你:

-Freemint 很火

-如何更節省 Gas Fee

-去哪裡 Listing 出貨速度快

-用什麼工具一鍵掃貨 Sweep

-怎樣識別一個合集中稀缺性 Rarity

-如何跟蹤 Whales 地址

-哪些人 Twitter 要跟進

-哪些 Youtuber 可以訂閱

-哪些特徵的 NFT 網站可能是釣魚欺詐

這些問題,已經遠不是一個 OpenSea 就可以包辦的了。市場是不是成熟,我的答案是否定的。但是用戶卻越來越成熟,如果你沒有在以上問題中回答至少五個,就算你還沒有入門。

也別中毒太深。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69716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