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萬起步的“流水線作業” 數字藏品平台的搭建也是一門生意?

來源:財聯社|區塊鏈日報

記者 董宇佳

今年以來,國內數字藏品平台的數量呈井噴式增長。據國盛證券區塊鏈研究院統計,截止到2022年7月,國內數藏平台總量已超過700家。

而在數字激增的背後,數藏平台的搭建也成為了一門生意,3萬元起步便可以搭建一個平台的H5、小程序等端口。

業內人士分析稱,任何模式的火爆,都會衍生出上下游相關產業鏈,數藏也不例外。但以此模式打造的低價數藏平台軟件可能存在安全性差、系統脆弱、功能簡單等諸多問題。

流水線作業、一站式服務

在搜索引擎上輸入“數字藏品”四字,首頁即會跳出多家提供數藏平台搭建服務的廣告。

與記者溝通的多家公司均表示,如果已擁有備案域名,3至7天內便能交付H5網頁,且由國內知名的聯盟鏈提供藏品上鏈服務。此外,平台的基礎功能還包括目前在國內仍處於監管灰色地帶的二級市場。

軟件公司A的工作人員告訴區塊鏈日報記者,獨立源碼搭建數藏平台的H5頁面只需3.9萬元。在此基礎上若再支付2萬元,則可增加微信小程序、支付寶小程序的端口;增加APP客戶端額外還需2萬元。

另一家為國內某知名數藏平台開發系統的公司B,收費標準則相對更高。一位工作人員表示,最低的收費標準是9.8萬元,服務包括“提供APP、H5、小程序三端源碼,外加前期運維上線,以及一年內免費升級代碼”。

此前,騰訊曾因“數字藏品服務尚屬未開放的服務淚目”原因封禁了多個數藏小程序。上述公司A的內部人士坦誠,數藏平台小程序若被人舉報,確有下架風險。

“小程序被下架的話,我們會換個新的號重新提交。”他進一步解釋道,“目前做H5和APP端口的公司比較多”。

“數字平台搭架本身不是具有技術含量的工作,實際上就是在一套代碼的基礎上刪刪減減,根據項目方要求增加功能項,因此費用普遍也不高。”北京德恆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劉揚稱,這和當年幣圈“野雞”交易所盛行時一樣,目前數藏領域各種“平台”頻現,也說明了這個行業的亂象。

從公司B提供的案例來看,搭建完成的平台具備在售藏品、二級市場、公告區、客服等較為完備的板塊和基礎功能,但UI樣式單一,多個已上線運營平台的H5呈現效果幾近一致。

公司B的工作人員解釋道,接近10萬元的服務方案並不包括UI樣式。“如果想要個性化,UI模板需要定製化開發”。

另外,當被問及搭建數藏平台是否需要相關資質時,上述兩家公司都表示“沒有強制需要申請的資質”。

對此,劉揚律師告訴記者,即便搭建行為本身不需要資質,但按照目前相關監管政策,在平台運行階段還是需要《互聯網出版服務許可證》《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等資質。

在鯨平台智庫專家、中國移動通信聯合會區塊鏈專委會副秘書長高澤龍看來,這些低價搭建軟件的購買者,可能更多的是沒有實力的小微公司,甚至有可能是一些傳銷團隊、資金盤團隊、開展非法(或不合規)業務的團隊。

他說:“這會給數字藏品市場帶來巨大的隱患,整體降低數藏行業的健康程度。”

花樣頻出的拉新活動

通過“流水線”打造的數藏平台上線后,如何吸引新用戶、增加流量是下一步亟待解決的問題。

當前數百家數藏平台在拉新活動上花樣頻出,但又萬變不離其宗。

新上線的數字藏品交易平台主要通過創世作品“空投”、註冊送盲盒獎勵、邀請新人送藏品等形式拉新,這也意味着新用戶在進場時基本不需要付出金錢成本便能得到藏品。

與此同時,擔當“傳話筒”身份的群主在社交媒體上建立集聚眾多數藏玩家的“數藏情報群”,群主實時播報不同平台的首發、空投等優惠活動,有時更會告知群友何時賣出盲盒能獲得更高收益。

“在XX平台的新人首頁可花費9.9元購入盲盒,不論開出是什麼藏品都溢價,盲盒直接賣也是賺的。”某情報群的群主7月19日在群內發布了上述消息。

據區塊鏈日報記者了解,搭建數藏平台的軟件公司在平台上線運營后並不會過多參與其中,但在後續IP合作等方面都可以幫助平台對接相應的資源。

與平台數量的激增速度相比,用戶的增長速度已略顯滯后。劉揚指出,這是因為此前平台紛紛跑路的行為“讓玩家看出了這個遊戲的本質”,另一方面,由於新進玩家明顯不足,已經開始有數藏平台的項目方跑到“抖音等圈外社交工具上拉新”。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66096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