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大逆風下,元宇宙能救小扎嗎?

作者:GS Analytics 數據支持:勾股大數據(www.gogudata.com)

來源:格隆匯

自2021年9月以來,Meta(Facebook母公司)股價已經從384美元的歷史高點回調了50%以上。Meta一直面臨著各種各樣的逆風,比如來自新一代社交媒體公司的激烈競爭(Snap、Tiktok…),蘋果隱私新政帶來的收入損失,以及俄烏衝突的影響。

此外,Snap最近警告通貨膨脹導致在線廣告需求低迷(5月24日股價跌幅高達-43%),以及隨着經濟重新開放,消費轉向線下營銷。總之,未來幾個季度大環境對以廣告為營收來源的社交平台來說,仍是逆風。

01 逆風

Meta:大逆風下,元宇宙能救小扎嗎?

22Q1,Meta的平均DAU(日活躍用戶)和MAU(月活躍用戶)分別達到28.7億和36.4億。由於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始於2月下旬,其後果可能會持續到第二季度。因此,Q2 2022年的活躍用戶數量很可能下降。

除了與戰爭相關的不利因素,該公司還持續受到iOS隱私政策變化的負面影響。儘管這一損失難以量化,公司預計22財年的銷售損失約為100億美元。當然,這最終取決於用戶對新提示的反應,以及他們是否同意第三方應用程序收集數據和跟蹤活動。

就參與度而言,短視頻的增長趨勢明顯,並正在取代要聞和故事——Reels已經佔據了人們在Instagram上花費時間的20%以上,視頻佔據了人們在Faceboook花費時間的50 %。消費者有向Reels進一步遷移的趨勢,然而Reels並未完全貨幣化/變現,這也就意味着Meta將在這個過程中至少面臨短期損失。

此外,不斷上升的通貨膨脹對廣告收入產生不利影響。前不久,Snap就未來幾個季度低迷的廣告需求環境向投資者發出了警告,當日股價大跌43%。隨着經濟活動的恢復,一些廣告客戶的分配也正在轉向線下廣告,這將使得Meta將在整個22財年更加艱難。

Meta:大逆風下,元宇宙能救小扎嗎?

Meta的股價已經歷大幅回撤,並且按市場共識NTM PE已跌至13.2x,但我認為短期仍有下跌空間,因為在線廣告的壓力在短期內難以看到好轉。近期公司的主要管理人員之一Sheryl Sandberg離職,進一步加劇了該公司的困境。

02 元宇宙的遠景

Meta上季度的財報顯示,營收279.1億美元,低於282億美元的共識預期。然而,由於利潤率高於預期,EPS 2.74美元超過了分析師預期的2.56美元。

成本方面,收入成本增加了17%,主要是由於核心基礎設施投資、對合作夥伴的支付以及內容相關成本的增長。研發成本大幅增長了48%,原因是雇傭員工以支持應用程序家族和現實實驗室(Reality Lab)。營銷成本增長了16%,由於法律和員工相關成本,行政成本大幅增長了45%。

Meta:大逆風下,元宇宙能救小扎嗎?

經營利潤與21Q1的113億美元相比,下降了約25%,至85.2億美元。凈利潤從去年同期的95億美元降至74.6億美元,降幅約為21%。自由現金流雖然從去年同期78億美元增長至85億美元,但可以看到環比出現大幅下降,21Q4為125億美元。

雖然現在估值已經很低,但這樣的財務模型不免讓投資者仍然望而卻步。

不過從更長遠的角度來看,也有一些積極的發展:新的跨大西洋數據隱私框架允許數據在歐美自由流動;Meta在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方面的投資,能夠提高數據分析效率,有助於在一定程度上減輕iOS隱私政策變化的影響。

對於Reels來說,商業變現潛力可開發的空間仍不小,值得適當期待。

活躍用戶方面,雖然增長的天花板已現,但基數已達到DAU 28.7億(同比增長6%,環比增長1.7%),MAU 36.4億(同比增長6%,環比增長1.4%)。這樣龐大的用戶基數或多或少意味着,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吧,雖然ARPU(平均用戶營收)趨勢不那麼好——

Meta:大逆風下,元宇宙能救小扎嗎?

ARPU在22年第一季度7.72美元,和去年同期7.75美元基本持平,但可以看到環比出現了明顯的下滑。雖然一般第四季度廣告商會加大支出以應對假日購物狂潮,即提升基數導致Q1環比下滑,但可以看到今年Q1環比下滑幅度顯著高於去年同期。

那麼現在問題在於,元宇宙能救小扎嗎?

Meta有雄心勃勃的長期增長計劃,尤其是其“元宇宙”項目。小扎設想將“元宇宙”作為一種創新的媒介,讓人們通過虛擬現實生態系統進行全球互動,並投入巨資將這一想法變為現實。

戰略規劃上也比較清晰——從應用程序家族中獲得足夠的運營收入/現金流增長,以輸血現實實驗室(元宇宙項目)的增長。截至上個季度,現實實驗室的總運營虧損達到驚人的29億美元,燒錢能力令人咋舌。

雖然元宇宙有可能成為一個長期的增長引擎,但這需要比較長的時間來醞釀,很多事情都需要保持觀察。並且不幸的是,今天又傳來一個壞消息——

Meta:大逆風下,元宇宙能救小扎嗎?

硬件領域知名分析師郭明琪發推稱,Meta將22年出貨量預測下調了40%,並且擱置24年以後新的耳機/AR/MR項目(歌爾也因此大跌)。也許,Meta在硬件方面面臨著比想象中大得多的阻力。從現有情況來看,小扎要渡過這一劫,很不樂觀。

03 結語

下面是一組令人唏噓的數據。

Meta:大逆風下,元宇宙能救小扎嗎?

可以直觀看到,在一眾Web2代表公司中,Meta的PE不管是22年還是23年預期,都低了不止一個檔次。

然而,市場看的,不是估值,而是業務基本面。

如前文所述,由於激烈競爭、iOS隱私政策變化、宏觀環境等多重逆風,Meta的關鍵指標無論是MAU,還是財務,都面臨著持續向下的壓力。這也就意味着現在的低估,可能會長期存在。

那麼,Meta還會有轉機嗎?或許還是有的,只是從投資的角度上看,仍需要更加理性,尤其是在現在泥沙俱下的大環境下。從個人多年投資科技股的經驗來看,最好是看到新產品/業務有明顯轉機的時候再進場不遲。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60212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