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火”的扎克伯格,四面楚歌的Meta

來源:VR陀螺

文/VR陀螺 林德

“倒貼錢,搶用戶”是Meta從發布Quest產品以來一直伴隨着的標籤。憑藉自身財大氣粗的實力,Meta將VR一體機成本降到儘可能低,以價格優勢闊步進入VR市場。從發布以來一路高歌,Meta Quest市場份額不斷創新高,2020年推出的Meta Quest 2更是成為了如今熱度最高的“性價比之王”代表選手。

扎克伯格曾表示每年投入超百億美元,雖然在今年Q1財報上顯示VR/AR相關業務同比增長35%的情況下,但虧損還是達到了30億美元,成本也相應增長了55%。

儘管尚未盈利,但扎克伯格本人在2022 Q1季度財報會議上表示,Meta還將持續向相關業務Reality Labs輸血,實現長遠的願景。不過這個長遠的願景至少要到2030-2040年期間才會有所收穫,最終實現“引領當今移動平台”的價值。

這個漫長的時間線,Meta是否會後勁不足?豪言壯語的背後Meta看似信心滿滿,實則危機四伏。

激進的扎克伯格,內部矛盾升級 

社交媒體,是Meta的主營業務。從大學校園的娛樂軟件走向全球用戶量最高的社交媒體,扎克伯格一度穩坐社交帝國的寶座。對於Meta而言,先有社交帝國的穩固,才能得以支撐扎克伯格的元宇宙願景。

但隨着社交媒體格局的變化,扎克伯格的社交帝國已然搖搖欲墜。

(一)社媒格局變化,“水”數據的社交帝國

雖然Facebook仍是用戶體量最大的社交平台,但根據2021年的一項內部研究,Facebook將近一半的新用戶賬號為老用戶創造,並且該研究指出Meta有可能低估了重複賬號的實際規模。

用過Facebook的小夥伴都知道,常常一不小心Facebook賬號就被“審查”了,導致無法訪問,大部分用戶只能選擇創建新賬號,這也會導致Facebook用戶量的增長。並且內部研究顯示,Facebook和其另一個社交平台Instagram有意將開設多個賬戶作為促進公司增長的戰略,簡單來說就是“水數據”。

“玩火”的扎克伯格,四面楚歌的Meta

圖源:網絡

此外,影響Meta的社交帝國用戶增長的一個更為嚴峻的問題是年輕用戶比例下滑。這一現象不僅出現在Facebook中,也出現在了其主攻年輕用戶的Instagram上。

與此同時,短視頻的興起使得越來越多的年輕用戶花費更多的時間在短視頻社交平台上,黑馬入局的Tiktok以更短的時間強勢“複製”了當年Facebook的成功。這對以文字、圖片為主的Meta帶來強勁的衝擊,圖文形式分享的短板也讓Meta在電商競爭中處於下風。

“玩火”的扎克伯格,四面楚歌的Meta

圖源:Marketing Interactive

有了年增長翻倍、爆炸式流量以及直播帶貨興起的加持,字節跳動在Tiktok上的布局不僅是更新鮮、更好玩、更生動的社交平台,還打造了Tiktok店鋪對標Facebook、IG商店,搶佔大批電商用戶,從而完善字節在數字內容平台的閉環。一個更符合時代需求的互聯網巨頭正在崛起。

而反觀Meta的社交平台,即使後知後覺在IG加入短視頻玩法,也難以與Tiktok的影響力匹敵,在模仿AR濾鏡、“閱后即焚”的玩法之後,始終還是沒有留存住更多的年輕用戶。

“玩火”的扎克伯格,四面楚歌的Meta

2021年度海外社媒軟件用戶趨勢(圖源:Marketing Charts)

根據Meta前員工Frances Haugen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供的一份投訴文件,預計到2023年Facebook的日活用戶在20-30歲的年輕人和13-19歲的青少年中,將下降4%和45%。

在推特、Snapchat、Tiktok等社媒的擠壓,以及Meta口碑因反壟斷、隱私泄露等官司導致下滑的情況下,Meta的社交帝國增長空間出現了瓶頸。除了用戶流量的減少以外,蘋果、谷歌的隱私政策也給Meta帶來強力的打擊。

依靠用戶數據進行精準打擊的“大數據”的互聯網廣告生意受到監管,這對於依賴廣告、流量數字經濟的Meta,帶來的直接影響便是廣告業務的下滑。Meta曾表示,蘋果的隱私政策將會影響2022年營收達百億美元。

“玩火”的扎克伯格,四面楚歌的Meta

蘋果隱私政策(圖源:2ging)

根據Meta今年Q1季度的財報,雖然總營收同比增長7%,但是這個數據是2012年以來Meta上市后的最低增速。在經營利潤率方面,Meta的表現也在下降,並且Meta的凈收入已經連續兩個季度都處於下降狀態。

Meta的用戶增長似乎處於達到曲線最高值開始回落的狀況,社交帝國飽受威脅,廣告業務受到打擊,扎克伯格急切地抓住了一個熱度重燃的機會–“元宇宙”。然而……

(二)元宇宙業務引發投資人不滿

在財報表現不佳的情況下,《The Information》放出消息稱Meta將在2024年前發布4款新頭顯,且今年9月會有一款價格超過800美元的頭顯Project Cambria率先發布,此外還有兩款Quest系列產品。

兩年,四款產品,並且還不包括AR頭顯。Meta在元宇宙的道路可謂“瘋狂”。

雖然前有Quest 2的成功,但目前為止,Meta元宇宙的業務仍未盈利。在主業務開始走下坡,元宇宙業務還看不見開花結果的情況下,如此快的產品更新頻率,或者說同時打開B、C端市場的行為意味着在投入研發上,需要比過去幾年更高,但效益不一定如扎克伯格所願。

“玩火”的扎克伯格,四面楚歌的Meta

Meta財報對比,元宇宙業務持續虧損(圖源:Meta)

因此Meta的投資者在元宇宙業務一直持有“保留意見”。去年12月,Meta投資者提交了一份關於評估元宇宙新興技術潛在風險和負面影響的提案,今年4月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已經裁定Meta必須讓投資者有機會考慮並投票表決是否採取“元宇宙戰略”。

“玩火”的扎克伯格,四面楚歌的Meta

圖源:網絡

此前,扎克伯格個人在媒體上的言論、影響力、官司纏身等負面影響就讓Meta股東感到不滿,從2017年開始,扎克伯格幾乎年年都遭到“逼宮”卸任提案。而有關“元宇宙戰略”這一提案的通過,股東對扎克伯格的不滿越來越明顯,即使是扎克伯格想抓住元宇宙這根稻草,也不得不放緩腳步。

在財報會議上,扎克伯格表示將會放慢AI基建、商業平台以及元宇宙業務的相關投入。這樣看來,兩年推出四款產品或許將無法實現,扎克伯格的元宇宙願景步伐也隨之放緩。

外患:元宇宙賽道競爭加速,蛋糕變小 

在通過Quest打開C端市場之後,除了Meta,也有越來越多的廠商看到了C端市場的潛力紛紛跟注元宇宙相關業務。在硬件市場,行業震驚大事件要數今年上半年字節收購Pico一事,此外,最受矚目的科技巨頭蘋果也傳出將於明年發布高端頭顯的消息,還有今年正式發布的PSVR 2 (PS VR銷量近800萬台),以及傳騰訊收購黑鯊科技,開始對VR硬件下手……

消費級VR市場的大門正在打開,同時這也意味着資本湧入會使目前市場競爭格局也在變得更加激烈。

“玩火”的扎克伯格,四面楚歌的Meta

圖源:網絡

並且從整個VR技術的成熟度來看,短期內消費級VR並沒有太大的技術突破。而Quest 2雖然以性價比打出知名度,但是在成本上的縮減也導致Quest 2在佩戴舒適度等方面不如後續一些大廠推出的新品。雖然目前Meta的優勢仍然很大,但在其他廠商不斷推陳出新的情況下,Meta性價比的優勢也在逐漸被削弱。

因此Meta的會議也表明,Meta將不再緊抓住性價比高的消費級VR頭顯為差異化標籤,而是進軍工業級頭顯以及高端頭顯。

不過選擇從299美元跳至超800美元的高端頭顯,Meta未必有足夠的B端消費者買單。

在2016年VR頭顯市場展露苗頭的時候,便是面向B端行業應用居多,歷經低谷再捲土重來,VR市場經過了一輪殘酷的淘汰,留存下來的企業的實力不容小覷。在中高端頭顯領域,也一直有Valve Index、HTC、小派等在海外受到資深玩家喜歡的品牌。

前有一眾實力品牌,後有科技巨頭蘋果頻頻傳出即將發布XR高端頭顯的消息引發消費者期待,市場這塊蛋糕分到Meta手上又能剩下多少?

“玩火”的扎克伯格,四面楚歌的Meta

圖源:Hiavr

此外,VR生態的內容建設是最為關鍵的一環之一。娛樂、遊戲是C端主要的內容主攻方向,而VR市場的娛樂生態內容現狀並不樂觀。不像手游、PC遊戲有龐大的用戶群體,VR遊戲的入門門檻相對更高,變現收入相對沒那麼可觀,以及技術體驗難度的種種導致VR遊戲開發者的人才存在缺口。

“玩火”的扎克伯格,四面楚歌的Meta

鉑金榜單中僅有一款新游(圖源:Steam)

雖然Meta實施了一些開發者激勵計劃,也在不斷改善交互等技術上的難題,但目前看來,效果甚微,霸榜的遊戲還是早期發布的產品,如《Beat Saber》、《亞利桑那陽光》、《Superhot》、《半衰期:愛莉克斯》等“老遊戲”。

除了外部激勵更多人參與生態內容的建設,Meta也在大力發展Horizon系列軟件,希望打造社交元宇宙,包括以主攻商務場景,對標視頻會議軟件的Horizon Workrooms、主攻觀影的Horzion Venues、主攻社交的Horizon Worlds以及Horizon Home。

不過Horizon系列軟件尚處於不夠完善的階段,反響平平,並沒有激起太大的水花。

“玩火”的扎克伯格,四面楚歌的Meta

圖源:Meta

而Meta緊密布局的社交領域,不僅有《VRChat》、《Recroom》等強勢產品存在,國內被字節收購的Pico也緊跟步伐,聘請了前小米VR業務負責人馬傑思作為Pico社交負責人。無論是在社交媒體平台,還是在元宇宙業務的競爭,字節跳動都是Meta強有力的對手。

“玩火”的扎克伯格,四面楚歌的Meta

圖源:網絡

而回到現實,系統內容跟不上、遊戲開發者的匱乏、用戶基數小、設備的笨重這都讓Meta的宇宙中之路比扎克伯格野心勃勃地表示將最終取代筆記本電腦成為未來辦公設備這一想法更加困難。

不論是哪一塊業務,Meta似乎都遇到了瓶頸。進軍元宇宙曾被認為是扎克伯格在業務放緩、市值遭到縮水的背水一戰,元宇宙的熱度居高不下也少不了扎克伯格的推波助瀾。

然而現階段元宇宙還處於非常早期的階段,落實起來仍需長遠的基建和時間。內憂外患、各種衝擊下的Meta究竟能否孤注一擲在這片市場中拔得頭籌仍是個未知數,不過可以預見的是Meta的元宇宙之路並不會太順利。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51678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