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熱背後:避免內卷化競爭與技術割據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許鑫  汪曉芸  易雅琪(作者許鑫系華東師範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部教授、博士生導師,人文與社會科學研究院副院長,上海高校智庫華東師範大學電競產業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汪曉芸和易雅琪系華東師範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部碩士研究生。)

宇宙熱度不減,世界市場及政府紛紛布局元宇宙。美國率先提出“元界”概念,先有第一家元宇宙公司Roblox成立,後有互聯網巨頭Facebook更名Meta,此後微軟、谷歌、英偉達等美國企業先後宣布布局元宇宙。在擁抱元宇宙的同時,美國監管機構重點關注數據安全和隱私保護問題。再觀亞洲,韓國政府對元宇宙反應最快,不僅成立了元宇宙協會,並在《旅遊產業復蘇及再躍進方案》中表示,將構建融合韓國主要景點、人氣影視劇取景地等的“韓國旅遊宇宙平台”,並推進元宇宙等虛擬旅遊與實際訪客智慧旅遊的“雙軌”體系。

放眼國內,一線、新一線城市政策布局與落地執行正在領跑。上海的城市數字化轉型已進入“全面推進階段”,元宇宙所涉及的電子信息產業是上海經濟和社會高質量發展、數字化轉型的關鍵性基礎行業。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在上海市委經濟工作會議上指出:“引導企業加緊研究未來虛擬世界與現實社會相交互的重要平台,適時布局切入。”隨後,上海市經信委印發《上海市電子信息產業發展“十四五”規劃》提出,要加強元宇宙底層核心技術基礎能力的前瞻研發,推進深化感知交互的新型終端研製和系統化的虛擬內容建設,探索行業應用。重慶市政府於2021年12月13日發布《重慶市新型城市基礎設施建設試點工作方案》提出兩個階段目標:2021年啟動市級城市信息模型(CIM)基礎平台建設,開展兩江四岸核心區等區域“CIM+”試點;到2025年,以CIM基礎平台為底座,推動物聯網在城市基礎設施、智能網聯汽車、智慧社區、智能建造、智能城管等領域的應用。此外,浙江在“元宇宙”產業發展上具備AR引擎、虛擬人像、3D空間與虛擬場景建設、新型人機交互、5G雲網、邊緣計算、工業XR交互引擎等領域的研究和儲備;北京也有元宇宙的基礎技術、服務的產業基礎。

上述案例勢必會成為中國城市元宇宙建設與治理的參考範本。只有提前研判風險,把治理當作機遇,才能在全球元宇宙賽道上跑出“中國速度”,展現“中國高度”。 

一、元宇宙作為產業風險放大鏡,暴露建設問題

(一)新概念缺乏共識,應用場景混亂引發不健康的競爭格局

當下,元宇宙尚沒有一個明確界定,業界關於元宇宙概念探討存在對概念噱頭的空泛引用現象。多種聲音不斷提出天馬行空的新觀點、新解讀,試圖將元宇宙與一切產業相結合,如“新消費+元宇宙”“新社交+元宇宙”等。股價異常波動早已引發監管層的重點關注,多家元宇宙概念公司收到交易所的頻頻問詢。據元創元宇宙研究院統計,截至2021年11月上旬,全國共有663家元宇宙相關企業。目前全國共有29個省、直轄市已經有元宇宙相關企業。而在這種情況下,各大平台之間的互不認可、內卷競爭造成了元宇宙的競爭不當:

其一,生態封閉。悲觀來看,由於每個利益主體競相搶佔元宇宙的制高點,巨頭間的競爭態勢更多呈現出未來生態的相對封閉性,這和元宇宙所倡導的去中心理念相悖。由於目前所規劃的元宇宙沒有統一的數字社會治理準則,造成了治理上的割裂。統一是萬物規範化運行的不二法則。從平台的角度來看,各大廠各自為政,打造各自標準產業生態構建,成為特殊意義上的“中心”,但系統要能互聯互通,並在從二維到三維的轉化中與人類場景密切結合,廣泛交互。這就需要有跨平台運行和有選擇性地解放虛擬和現實。

其二,技術割據。從技術上看,元宇宙的應用技術無外乎網絡及運算、人工智能、物聯網、區塊鏈等方面的技術。元宇宙的特點之一是空間的虛擬化。若物理世界和數字世界的交匯越來越大,其邊界也會越來越模糊。若技術的應用缺乏一定的共識和惡意的隱藏行為,則可能會催生“兵器藏匿”的自私心理。例如,目前的開發工具鏈就存在陣營較多的問題,導致內容開發成本過高。

競爭無疑促進人類社會進步,但不應成為內卷消耗手段,元宇宙更不應是虛擬世界的戰果割據。狂歡者們的相互競爭是過度對抗所致,在群體中不易被察覺,但這種“嫉妒”可能轉化為貪婪,使得急功近利的心態吞噬建設元宇宙的初心。

(二)供需結構及責任主體暫不明晰,缺乏標準化治理建設思路

元宇宙提倡“去中心化”,用戶無障礙參與元宇宙的內容創造並獲利。但目前元宇宙所依託平台仍然被私有企業所壟斷,產業發展亂象叢生。同時,中國用戶數量龐大,應無差別地接入元宇宙抑或分類接入,相關依據和標準該如何確定,是否會進一步加劇貧富差距等不公平社會問題,還有待思考。這種現象體現在如下方面:

其一,內容生產層面。互聯網內容從PGC到UGC,用戶既是消費者也能成為生產者,這並不是元宇宙所給予的特權,當下的直播、短視頻平台的興起早已引發“全民創作”。元宇宙主要推力看似來自所有用戶,但資本通常傾向優秀的內容創作者並給予特殊支持。若不存在中立的第三方平台提供相應的變現機制與挽留機制,優質內容仍將與資本綁定,元宇宙的“MCN機構”將給創作生態造成嚴重非公平影響。

其二,設備終端層面。元宇宙的技術應用終端之一為VR設備,而目前VR拍攝方法及鏡頭語言等實踐尚未達成熟標準。資源不公平將會進一步拉開優質和普通內容之間差距,讓創作者失去創作的慾望和需求。同時,在實踐中,虛擬貨幣的持有量仍呈現向大戶和機構傾斜的趨勢,這將帶來分配結果上的中心化和壟斷化。

其三,知識產權層面。知識產權問題是數字空間中一直存在的“頑疾”。雖然區塊鏈技術為認證、確權、追責提供了技術可能性,但在元宇宙空間的大量UGC生成和跨虛實邊界的IP運用,加劇了知識產權管理的複雜性和混淆性。

元宇宙是一個共享空間,未來用戶都將成為這個世界的創作者與締造者,但作品的所屬權、創作的合作關係等則存在高於現實世界的不穩定性,需要靠標準化治理來破局。

(三)產業價值開發缺乏理論、實踐依據,亟須人才隊伍保障

元宇宙的應用場景,目前已覆辦公會議、遊戲電競、文藝影視等。雖然各大廠提供了生動具體的場景展示,但資本的瘋狂炒作、遊資的大量進入,是否已超出現有用戶需求和社會經濟發展所需要的各類供給?這裡存在兩大問題。

其一,和市場導向的行業研究熱度相比,元宇宙的相關學理性研究稍顯落後,產業缺乏權威性理論依據。過度沉浸在虛擬世界是否有可能加劇社交恐懼,社會梳理等產業風險問題也有待學界評判。當下虛擬終端的性價比仍與大眾消費預期存在較大差距,如家庭內組網多採用Cat5類網線無法支持千兆網速傳輸等。當下互聯網的相關應用場景仍有提升空間,元宇宙以此為基礎自然也繞不開基礎問題。

其二,接觸門檻較高使得文化與技術仍難以真正觸及大眾,引發實踐反饋滯后。產業潛能開發既需要高校積極培養產業、技術研究型人才,也需要企業創新打造實踐平台為產業發展提供理論、實踐依據。行業利好政策不斷,市場信心不斷上升,各大廠、各城市前期在技術賽道上的追逐戰,後期勢必會演變為人才資源的搶奪。行業數字化釋放巨大需求,新基建賦能產業發展,社會治理需要跟上步伐。雛形期的元宇宙仍存在諸多不確定性,產業和市場都需靠理論價值探索和實踐經驗依據回歸理性,靠元宇宙領域的人才隊伍成立與建設保障研究與應用。 

二、元宇宙治理的破局思路

(一)以元宇宙應用場景建設為抓手,深刻把握髮展規律

自元宇宙概念出現以來,各城市在元宇宙上的角力與較量已悄然展開。相關統計數據顯示,北京今年“元宇宙”商標註冊量位列第一,其次是廣州、深圳和上海。然而,不同城市的發展路徑存在差異,應用場景選擇策略的不同將會拉開城市間的元宇宙發展差距。例如目前海南自貿區建設,由於本身產業基礎非常薄弱,元宇宙或可成為旅遊和貿易優勢產業創新發展的突破口。將“求同存異”思想融入元宇宙建設,是強調地方政府在布局元宇宙時,回歸城市發展的本質,明晰城市定位,產業發展階段,打造元宇宙應用場景時融入當地發展特色。

(二)以元宇宙治理高地建設為關鍵,築牢堅實發展基礎

元宇宙世界亦需要如同現實社會運行中的標準化的社會規則、經濟秩序、貨幣系統、文化體系。元宇宙的公共性和社會性使得中立第三方追蹤、監督參與尤為重要。從宇宙本身來看,其概念的核心之一是“去中心化”,當下展望可利用區塊鏈等技術達到。但由於前面提到的知識確權、行業壟斷等潛在問題的存在,仍需要中立第三方的監督保障。產業治理也可學習城市治理。提升元宇宙治理能力,關鍵是踐行精細化治理。

(三)以元宇宙人才高地建設為保障,激發創新發展活力

元宇宙的技術底座雖然猶如一個集合體,但技術發展和技術治理需要有針對性。因此需要聚焦每一個具體技術發展創新,以及技術融合發展實踐。技術解決需要大量資本投入,但由於技術路徑的不確定性,導致投資回報的不確定性,目前尚存在較大風險,因此需要政、產、研的協同合作。人工智能、5G通信人才、雲計算人才等新基建人才在元宇宙時期仍會大量需要。需要激發人才積極實現產學研深度融合,為企業拓展市場提供新實驗空間,為推動創新成果應用提供孵化平台,為專業人才提供風采展示平台。 

三、元宇宙治理的中國對策

(一)避免走先“建設”后“治理”的老路。牢固樹立規劃先行意識,進行深化應用場景創新實驗。

隨着元宇宙的蓬勃發展,對數字化、智能化、數據治理的要求提高,一昧數據管理延伸與建設難以支撐現有更複雜的智能場景生態,若不採取“建設”與“治理”兩手抓的路徑,缺乏標準化建設、質量把控,在發生一系列建設問題、數據污染之後再進行治理,則難度更大、成本更高。因此,應嚴格計劃先行,加強實踐,實現完整性、有效性、一致性、規範性、開放性和共享性元宇宙建設治理。

(二)讓中國特色元宇宙新基建、新模式在國內領先城市試驗落地,開花結果。

中國電子商務產業園發展聯盟區塊鏈專委會副主任吳桐曾表示,互聯網巨頭是元宇宙生態的重要貢獻者,在流量、數據、場景和底層技術層面具有顯著優勢。但基於“大互聯網路線”的元宇宙可能過於中心化、無法解決數據治理問題和互操作性問題,未來,基於區塊鏈路線構建元宇宙,實現去中心化系統,以數據為第一生產要素、核心數字資產,在全球範圍內逐步形成廣泛共識,長期才更具前景。打造兼具地方特色、中國智慧的應用場景建設高地。

(三)正視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融合短板,促進元宇宙與消費升級深度融合。

2021年7月19日,經國務院批准,在上海市、北京市、廣州市、天津市、重慶市,率先開展國際消費中心城市培育建設。中國多城市正在加快建設國際消費中心城市,是現代國際化大都市的核心功能之一,具有很強的消費引導和帶動作用,可以帶動一批大中城市提升國際化水平,加快消費轉型升級,全面推進商業數字化轉型,通過政、企、校合作打造“元宇宙消費”實驗平台。其中,上海作為最早邁入老齡化社會的城市,“銀髮經濟”存在巨大空間,創新養老事業亦可與元宇宙建設碰撞交融,可以作為國內元宇宙治理的首個據點。

(四)破除元宇宙數字化治理工具的技術障礙,要加快各應用場景中的元宇宙終端技術應用,警惕技術作惡。

元宇宙發展與治理的核心在於技術突破。上海等新經濟城市具備電子信息產業和數字化產業發展“沃土”。區塊鏈等數字化技術是當下上海科技創新的重點工作之一。推動元宇宙相關技術實現創新迭代,倡導技術向善,可以利用中國新經濟城市的沃土,為優化元宇宙生態創造良好的條件。

(五)落實責任主體,出台元宇宙總體標準、平台標準、數據標準、技術標準,為治理提供法治保障。

完善主管部門、監管機構職責,明確平台企業主體責任和義務。元宇宙中的主體行為、數據交易過程中的合規問題、公共數據的治理、開放和共享都需要安全可信的法治保障。發揮政府“有形的手”作用,引導行業自律,協同提升元宇宙治理的安全保障能力,強化標準化支撐。

(六)應用元宇宙數據管理基礎平台。建設多級數據監測平台,打通部門區域間的信息孤島。

推動數據融合,讓風險預測更加精準,產業治理更加高效。推進中國城市運行“兩張網”建設既體現了數字化治理的精細化思想也展現了人文關懷。元宇宙治理也應發揮一體化平台治理優勢在分工合作、相互配合中形成監督合力、凝聚機制合力。

(七)引導社會理性討論,加強產業治理的理論研究基礎。

推動高校發揮培育基礎研究人才主力軍作用,促進社會形成信息技術於元宇宙應用的專題研究風氣,為未來的技術應用提供更權威的依據。

(八)豐富人才培養實踐路徑,構建校企元宇宙“試點”平台,促進行業資源流通。

加強高校、企業對現有技術人才的聯合培養。催生虛擬現實工程技術人員等新型行業人才,滿足行業需要,築牢行業發展的實踐基礎。

(九)搭建高校間、城市間元宇宙創新實踐、成果展示、技能交流活動寬廣舞台,優化人才表彰獎勵制度。

激發高校研究動力,企業創新活力,從業者深耕產業的“工匠精神”,切實賦能產業,惠及相關個體。推動教育成果轉化,產學研融合培育元宇宙人才高地。

(十)推動共建共治共享,聯合發布具有數據基礎的權威白皮書,為中國元宇宙發展聚智獻策。

作為擁有各行各業的示範城市的中國,應有領軍者意識,牽頭行業溝通,城市交流。積極發揮教育資源、企業資源優勢,將協同思想貫穿元宇宙治理體制機制建設全過程、全鏈條、全領域管理和服務。 

當下的元宇宙作為全球科技熱點,仍在爭議中不斷成長。中國各領先城市具有自身的獨特文化及資源土壤,若城市間能在新概念、新建設問題上進行一定的交流和探討,則其善者而從之,定能彙集中國智慧,加速產業發展。若中國可以發揮自身特長,利用好元宇宙這枚數字化產業風險放大鏡,或將抓住未來數字化的無限機遇。適時布局元宇宙,不是盲目等待,而是做好一切準備。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24424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