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 Web 3.0,一場危險的社會實驗

作者 | Amelie

編輯 | 趙健

來源:甲子光年

你知道什麼是Constitution DAO嗎?你聽說過Axie Infinity、ChainRoblox嗎?或許你對這些英文單詞還比較陌生,但是Web 3.0一定會是你近期經常看到的一個詞。事實上,前述物種都是Web 3.0體系中最火的玩法和應用。

已經很少有新的技術像Web 3.0這樣,派生出如此多新鮮的概念、詞彙、玩法:

這裡有宣揚“共建”的去中心化組織DAO,類似於一個個小型的經濟社區,人們主張群眾投票、群眾決策;

這裡有號稱要干翻一切中介的去中心化金融DeFi(Decentralized Finance),當然,幾個月內資產價值翻30倍、300倍,都不算誇張;

這裡還有去中心化的元宇宙,正在24小時不間斷的遊戲中重建世界運行的規則……

Web 3.0是一次足夠顛覆的技術革命,大佬們正在為人類略顯貧瘠的想像力所能企及到的前景而爭執。

持反對票的Blockstream開發者Grubles、Twitter創始人之一傑克·多西(Jack Dorsey)說,Web 3.0隻是VC賺錢的概念性工具;

硅谷知名投資機構A16z合伙人Chris Dixon則是Web 3.0的堅定支持者,他炮轟反對者,“首先他們無視你,而後嘲笑你,接着批鬥你,再來就是你的勝利之日。”另一位合伙人Marc Andreessen甚至將Jack Dorsey的推特賬號拉黑;

馬斯克態度比較曖昧,他認為,“Web 3.0隻是營銷術語”,但隨即又贊同,預測未來最好的方法就是着手搭建它。

大佬的站隊跟各自的背景、利益不無關係,也正因為此,任何人都無法在這場足夠新的技術浪潮面前充當權威。

互撕、爭議、投機、暴富、群眾運動,都在Web 3.0世界中上演。一些技術顛覆者正在湧現,一些新的社會模型正被探索,一場危險的大型社會實驗,也拉開了序幕。

1.比元宇宙還火爆?

當國內還在熱議“元宇宙”的時候,美國已經拉着監管層開始探討元宇宙背後的世界體系——Web 3.0。

12月9日,一場探討Web 3.0未來的國會聽證會召開,來自FTX,Circle,Coinbase等六家加密公司在國會議員面前為“加密貨幣”、“Web 3.0”等新物種極力陳詞、呼籲監管。

其中,身着一身黑色西裝、帶着一副棕框眼鏡的Brian Brook——BitFury的首席執行官,對Web 3.0的來龍去脈做了一段5分鐘說明,因其陳詞清晰易懂而不帶一句廢話,創造了大會的“高光時刻”,讓“Web 3.0”在美國徹底火出圈。

在這之前,國會對加密貨幣的討論多是質疑、批評,而這場會議上,絕大多數議員釋放了積極態度,這種前所未有的轉變或許意味着,監管層開始接納、並重視Web 3.0了。

這波大火之前,預熱發生在去年夏天。

DeFi即去中心化金融,它是Web 3.0世界中的金融市場,能為Web 3.0應用提供融資、支付、發行、上市、流轉等服務,包括抵押借貸的基礎設施等。

2020年6月~10月,一場被稱作“DeFi之夏”的運動在幣圈短暫地爆發、破滅。人們瘋狂於一種叫“Yield farming”的遊戲——只要你為平台提供流動性,例如質押穩定幣或者有價值代幣,在平台交易,放款,借款,就能獲得該平台發送的代幣作為獎勵。

這場遊戲上演了許多經典畫面:

暴富自然少不了,例如,YFI代幣在不到2個月時間內從6美元暴漲到超過3萬美元,翻了5000倍,而它只是成千上萬DeFi項目中的一種;一種荒誕的幽默流行起來,SushiSwap、BurgerSwap、Cream Finance等數十種圍繞食物主題的項目盛行;黑客如影隨形,在8月的某天,黑客僅用了34分鐘就盜走了總價值約6.1億美金的加密貨幣,事後聲明只是為了“好玩”……

人們第一次見到了Web 3.0體系中大規模的金融應用爆發,儘管很短暫,但這種刺激的滋味,嘗過一口再也忘不了。

觀點 | Web 3.0,一場危險的社會實驗

在這之後,Web 3.0很多應用在其他領域開花結果。

例如,“萬物皆可NFT化”在今年盛行,而NFT的本質,屬於Web 3.0去中心化架構之上的非同質化代幣資產。它吸引了很多名人前來“玩耍”,Twitter CEO傑克·多西把自己的第一條推文變成NFT並高價出售,姚明創立的葡萄酒莊園推出限量版NFT收藏品"THE CHOP", 馬斯克要將一首關於NFT的歌做成NFT出售……

再例如,一款名為“Axie Infinity”的遊戲成為黑馬,它把遊戲中的精靈做成NFT,允許任何玩家控制自己的寵物戰鬥、收集、養成並建立自己的“精靈王國”。今年8月數據顯示,其當月最高日收入達1750萬美元,同時DAU(日均活躍用戶數量)突破150萬。

出乎意料的是,80%的玩家來自菲律賓、印度尼西亞和拉丁美洲等不發達國家,許多用戶表示,Axie成為了一種謀生手段。

還有許多搜索引擎、瀏覽器也使用了去中心化技術,在今年異軍突起。例如成立於16年的Brave瀏覽器,主打“區塊鏈上的注意力市場”。用戶在瀏覽器中產生的賬戶數據、瀏覽數據只保存在本地,並保持加密。如果用戶願意瀏覽廣告,則可根據數量與時長,獲得平台70%的廣告收益分成。

金融、娛樂、搜索、電商、社交……你能想到的幾乎所有應用,都有Web 3.0創業項目湧現。毫無疑問,一個全新的世界正在開啟。要理解規則,繞不開一個根本問題:

到底什麼是Web 3.0?

2.理想中的去中心化

最本源的解釋還得追溯到2014年。當時,以太坊聯合創始人Gavin Wood首次提出“Web 3.0”一詞。他在《我們為什麼需要 Web 3.0?》一文中這麼解釋道:

“Web 3.0是一組兼容的協議……這些技術為用戶提供了強大且可驗證的保證,即他們所接收的信息、他們提供的信息、他們所支付的信息以及他們收到的信息。通過授權用戶在低門檻的市場中為自己行動,我們可以確保審查和壟斷機會的降低。”

還有大佬將Web 3.0與比特幣做了類比。

發行了兩隻加密貨幣投資基金的風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A16z)合伙人Chris Dixon在訪談節目中表示,Web 3.0是一個由用戶和建設者擁有的互聯網,它類似於比特幣,最初會有某種研發組織幫助創建這些協議,但隨着時間的推移,公司會逐漸消失,互聯網價值或控制權歸於網絡用戶。

給大佬的解釋划個重點——Web 3.0是一套全新的互聯網體系,關鍵詞是“反壟斷”、“對抗平台”、“用戶所有”。

CSDN副總裁&柏鏈道捷CEO孟岩告訴「甲子光年」,四個問題有助於我們進一步勾勒出這套體系的基本框架:誰創造它?它歸誰所有?它由誰管理、控制和支配?它創造的價值如何分配?

Web 1.0時期,Netscape、谷歌、百度等公司憑藉瀏覽器和搜索引擎稱霸互聯網。你可以將它看成是“傳統報刊雜誌電子化”的階段,內容創作者為平台所雇傭,生產文本、圖片、視頻,用戶為平台所投喂,只讀不寫。

這種模式下,用戶只是過客,創造權、控制權、管理權、收益權均歸平台。

Web 2.0創造了更開放的時代,Facebook、YouTube等社交應用讓距離不再成為問題,但這也是最不公平的一代,價值關係被悄然扭曲了。

一樁樁隱私泄露案件讓平台與用戶的矛盾變得難以調和,稜鏡事件、Facebook泄露用戶隱私、谷歌被控悄悄追蹤用戶……醜聞的根源是,用戶在平台上提供內容、貢獻數據,卻不屬於他自己。

用戶創造,但平台所有、平台控制、平台分配,這是Web 2.0的本質。

觀點 | Web 3.0,一場危險的社會實驗

Web 3.0的改變是,通過區塊鏈等去中心化技術,使價值關係回歸到“誰創造,誰擁有”。用戶創造的內容歸用戶所有、用戶支配,其創造的價值,也可以根據用戶與他人簽訂的協議進行分配。

孟岩告訴「甲子光年」,進入Web 3.0的世界,首先要經歷意識形態轉變:你需要真正“為消費而付費”,理解“免費的才是最貴的”。

數據與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同為生產要素,其有價值,可登記、抵押、融資、交易,這已經在2020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中明確指出。

“如果有人免費拿走你的土地、勞動力,還能擁有轉售的溢價權,你會怎麼想?” 孟岩告訴「甲子光年」,“現在這種情況正在數據領域發生:你的數據資產被Web 2.0的平台無償佔有,卻會感謝它,因為它免費提供了平台服務,這種意識形態需要轉變——你應該真正為消費而付費,前提是沒有人攫取你的價值。”

信仰這套價值觀的人們已經勾勒出了Web 3.0世界的大致框架:

基礎設施層,圍繞最核心的技術區塊鏈,去中心化存儲、計算、網絡節點、支付等技術正在蓬勃興起。

例如,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V神)在最新的公開演講中分享道,以太坊擴容方案Rollup可以擴展到每秒大約4000到5000筆交易。假設整個以太坊生態都可以使用Rollup,那麼其速度將達到每秒10萬筆交易量之多,足夠支撐大規模應用運行。

在應用層,項目正在井噴,Dline、Parler等社交應用,Indorse等職場APP,Axie Infinity 等遊戲應用,Metamask、Imtoken等金融錢包,正企圖滲透衣食住行的角角落落。

孟岩告訴「甲子光年」,許多創業者正在奔向Web 3.0市場。在未來,Web 2中所有已經被驗證過的成熟應用,都將被平移、複製到Web 3.0中,與此同時,新的世界還在創造諸如NFT等新玩法。

不過,去中心化的設想固然美好,但落實到現實中,總會出現差距。

有去中心化應用的地方就有加密貨幣,有加密貨幣的地方,就有人在瘋狂地追逐財富中迷失。

3.在投機、泡沫中前行

如果你在12月24日持有一個OpenDAO代幣SOS,那麼短短3天內,你將收穫30倍增值空間。

這個項目在沒有任何宣發的情況下突然興起,並瘋狂空投代幣,圍觀者眾多。隨着代幣價格不斷暴漲,質疑炒作的聲音逐漸多了起來,加密貨幣社區Canary Collection聯合創始人osf在推特上質疑了隨機空投代幣行為的合理性,並呼籲人們不要非理性參與。

比炒作更嚴重的是詐騙風險。DAO超級生態成立於海南,據官方宣傳,其旨在構建一個連接用戶與商家商業行為價值的新型商業生態。今年以來,該項目打着高收益的旗號,不斷拉人加入。

然而目前,在各大貼吧、網頁與微信群中,“提現困難”、“跑路”的消息不斷爆出,許多網友分享了被“割韭菜”的慘痛經歷。

區塊鏈數據平台Chainalysis最新數據顯示,今年全球加密貨幣詐騙使投資者損失了77億美元,較2020年飆升81%,其中最突出的是一種被稱為“拉地毯”的新騙局。

概括來說,這種騙局打着遊戲的名號,推出加密貨幣,源源不斷吸引買家進入,然後突然在某個瞬間賣掉所有代幣,使得代幣價值跌至零元。

據法新社報道,由於難以發現和鎖定幕後操縱者,加之許多國家缺乏對加密貨幣的監管,迄今尚無對這類欺騙提起刑事訴訟的先例。

今年大熱的NFT也不如表面這般光鮮亮麗。據區塊鏈數據分析公司Chainalysis援引Opensea數據顯示,在被列入白名單(在特定期間內,允許某些人以比其他用戶低得多的價格購買 NFT 的做法)並隨後出售其新生成的NFT用戶中,75.7%的人都獲利了,而沒有被列入白名單的用戶只有20.8%獲利。

換句話說,少數列入白名單的內部人士由於擁有特殊的低價購買權,得以攫取利益,而大部分人幾乎不可能獲得超額回報。

這便是Web 3.0不太光鮮的B面。正如O'Reilly創始人Tim O'Reilly所言,Web 3.0是當今投機過剩的一個縮影,這個經濟體充斥着欺詐。

加密貨幣、NFT,這些元宇宙的基礎設施,正給虛擬世界帶來“原罪”。不僅如此,因為缺乏監管,它還會暴露出更多治理問題。

央視財經曾指出,去中心化機制並不等於去中心化結果。元宇宙從邏輯上繞過了對平台與中介的需求,卻無法阻止虛擬資產向投資大戶與機構傾斜。在沒有監管的情況下,不僅會有壟斷,甚至會有資本暴力的情況出現。

除此之外,由於平行世界在24小時運轉,玩家很容易沉迷,在元宇宙中模糊了遊玩與勞動的邊界,這又何嘗不是另一種被剝削的“社畜”?

除了資本上的混亂,Web 3.0還引發了前衛的社會實驗,暴露出更嚴重的社會問題、監管問題。這或許是擺在人類面前,比財富效應更加複雜、更加棘手的難題。

4.從技術變革,到社會實驗

Web 3.0掀起的很多應用,已經背負有“實驗”的意味了。

DAO,即去中心化自治組織,是Web 3.0最基本的組織方式。它由民眾自發組建,每個組織有着共同的目標或價值觀,任何決策都需通過成員民主投票完成。

Friends With Benefits(FWB) DAO是一個典型的DAO組織,一年之內,它集結了全球1500萬文化愛好者,在歐洲和北美舉辦了會員活動,創建了自己的票務系統,並將推出自己的期刊平台,供會員交流藝術、政治、生活等方方面面。

這個組織的通行證是FWB代幣,不同數量可以解鎖不同功能。例如1個FWB,可以用來閱讀社區博客,75FWB以上,可以訪問FWB在全球各地的分支DAO,與不同社區成員交流。

如果這種建立在代幣基礎上的興趣社交只是小試牛刀,那麼剛過去不久的Constitution(憲法) DAO,甚至顯得有些魔幻。

該組織中一群自發的加密信徒,想要在拍賣會上購買美國憲法的原件。如果競拍成功,他們可以投票決定是否公開展覽這份寶貴的憲法副本,如果失敗,那麼也由成員決定資金去向。

參與者們賦予這場活動以“讓憲法回歸人民”的運動式意義。短短一周時間內,在沒有任何領導、監管的情況下,群眾自發籌集了4000多萬美元,這種壯舉我們上次見到,還是在今年年初GameStop股票上。

然而,Constitution(憲法)DAO後來並沒有在拍賣中得利,經過激烈的討論,該組織最終決定關閉,並無限期讓貢獻者退款。

其關閉公告這樣寫道:“這個項目是一個里程碑式的事件,它向整個世界表明,一群互聯網朋友可以利用Web 3.0的力量來面對一個看似不可逾越的目標,並在一個不可能的時間內取得令人難以置信的結果。我們真誠地希望,這個項目將激發許多其他項目,從每個參與者的熱情和成就中獲得靈感,利用Web 3.0的力量對世界產生積極影響。”

觀點 | Web 3.0,一場危險的社會實驗

Mask Network創始人Suji Yan在公開採訪中的發言代表了許多Web 3.0擁護者的心聲,“DAO讓真正的參與者、勞動者同時也成為了股東和利益擁有者……它打破了已有的民族、國家的界限。”

如果說DAO只是局部的社會組織,做着前衛的社會實驗,那麼有些遊戲,已經試圖探索社會運轉秩序了。

ChainRoblox的元宇宙遊戲世界基於真實的谷歌地圖打造,與現實世界類似,這片元宇宙包含地塊、城市、國家、星球四個層次。用戶可以選定國家,並支付CAX代幣來購買和建設土地,用於自住、商用或是其他目的。在這個元宇宙中,你所擁有的任何資產,都可以貨幣化,並通過挖礦、交易等策略,創造流動性,獲取升值空間。

當前,這個遊戲的玩家們正在虛擬世界中嘗試構建起一套經濟、政治、社會治理等方面的新制度,探索新的社會模型。

很多類似ChainRoblox去中心化元宇宙遊戲正在構建,開發者們只負責建立元宇宙世界基本的物理規則與經濟規則,規則一旦建立,trigger被觸發,遊戲在平行世界中24小時運轉,不受任何人、公司或組織掌控。

Web 3.0的擁護者們強烈反對中心化的元宇宙,在他們看來,以Facebook為首的巨頭構建的中心化元宇宙才是最危險的——巨頭構建了一個全新的虛擬世界,當其吸引了足夠多人群進駐、沉迷,巨頭將成為這個世界的“神”,不僅可以隨意修改規則,甚至掌握着每個人的一舉一動,真正凌駕於監管之上。

這些鄙視中心化的應用,正在創造着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型社會實驗。他們宣揚共建文化,企圖用去中心化技術革命掉攫取者、壟斷者,甚至是一些監管者。然而,頻頻破滅的泡沫、爆發的詐騙案件,也成為自由的代價。

在《技術革命與金融資本》一書中,作者曾指出,幾乎每一次重大的工業轉型,包括第一次工業革命,蒸汽動力時代;鋼鐵、電力和重型機械的時代;汽車、石油和大規模生產的時代,還有互聯網,都伴隨着金融泡沫。

開始是新技術的基礎設施發展期,金融資本將試圖在其中尋求持續超額回報。之後是泡沫破裂,市場修正。再之後,技術大範圍普及至應用,迎來成熟期,最終資本轉移到下一個新技術革命領域,循環上述過程。

Web 3.0也沒有例外。正如Tim O'Reilly所說,比起那些輕鬆的財富故事,我們更應該關注去中心化技術與現實生活的接口,專註於那些解決信任、身份和去中心化金融方面的難題。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20034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