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基於區塊鏈的應用模式是元宇宙的更優選擇,國內很有可能誕生元宇宙領域的超級獨角獸

來源&作者:王岳華

原標題:《解密元宇宙新思維》

不可否認,元宇宙中的很多業態及數據的應用模式是可以基於區塊鏈的,並且基於區塊鏈並運用其技術實際上也是一種較佳的選擇。德鼎創新基金對元宇宙的布局可以追溯到約2015年,我們在那時就已經理解到Metaverse將會是一種新的生活形態。我們從2015年開始投資區塊鏈,由區塊鏈衍生出的數據分享、開放、共建,共享等等也是拓展開一種可能的新的生活形態。如今的應用場景都已經或多或少地使用到了分佈式數據庫、隱私計算隱私保護等技術,比如在金融服務場景、國內的一些政務的服務場景、醫療服務場景等,可以看到我們的生活形態正在慢慢的發生轉變。   

相比之下,元宇宙對生活形態的轉化更加直接。元宇宙並沒有一個嚴格的定義,因為它的形成必須由用戶共同參與和創建,並由此產生新的生活形態,因此沒有必要給它下一個定義。無論是Roblox的火爆還是Facebook改名為Meta等現象都可以看出元宇宙是在不斷發展的,假設元宇宙的理想態是百分之百,目前看到例如直播平台中的虛擬偶像、遊戲中的虛擬場景、線上線下體驗等可能只有百分之二三,這也意味我們正面對的巨大的機會和挑戰。

觀點:基於區塊鏈的應用模式是元宇宙的更優選擇,國內很有可能誕生元宇宙領域的超級獨角獸

我們知道許多新應用新場景的成就不能只依靠其本身,例如英偉達需要很多遊戲項目和硬件製造公司來推動其芯片顯卡的銷, iPhone必須依託於4G和眾多應用內容才能夠把它的功能全部顯現出來,元宇宙也是同理。因此在分析元宇宙賽道的時候,我們基本可以從內部把它拆解為四部分,當這四部分都非常完備的時候,我們或許可以看到元宇宙達到百分之七八十分以上的狀態。

那麼這四個板塊包含什麼呢?第一,基礎設施,它是非常簡單直接的一部分,包含芯片、硬件、人機交互,以及分佈式算力、分佈式存儲、邊緣計算等等,這些基礎設施是形成元宇宙的整個大產業的四大塊之一。第二個是今天常見的各種應用和內容,包含遊戲類的內容、社交直播平台上的內容,甚至包含一些電商的場景。例如我們在未來的三年也許會看到一些線下線上相結合的更有體驗感的遊樂園,譬如說,漫威除了有線下的環球影城,還可以在此基礎上結合線上的全息成像、人機交互,提供當用戶選定角色后再進場的完全式體驗,這樣的場景也許也只是百分之五的場景體驗。可以看到內容和應用非常的廣泛,這些同樣是基於前面提到的基礎設施,例如芯片,芯片不只是傳感器或者說單純的支持邊緣計算傳感器,也包含生物識別芯片來用於人機交互,所以它的範圍實際上非常的廣。

第三是關於協議層的,今天可以看有很多協議小工具、SaaS的服務去支持互操作、跨平台,如果缺少這些協議則有很多跨平台的引擎、內容無法交互,進而影響到整個元宇宙產業的成熟度。由於很多的內容和應用必須由用戶來參與共建,所以這些包含共識層面的協議就變得很重要。第四個板塊是基於區塊鏈的技術以及運轉的經濟模型,在元宇宙生態中產生出的新經濟體系和新業態。也許大家會關注到現在臉書還是一個中心化的公司,它如何能做出一個完善成熟、為用戶所稱道的元宇宙呢?這其實是個很大的問號。正如很多人所質疑的,中心化的公司要做成一個基於互聯網協議上的元宇宙其實是非常難的,元宇宙一定是基於開放、共享和共建的。因此我們也看到很多很新的DAO的業態的出現。這些基於一定的共識協議,經濟體系的DAO可以成為新業態的一種範式。

觀點:基於區塊鏈的應用模式是元宇宙的更優選擇,國內很有可能誕生元宇宙領域的超級獨角獸

剛剛提到的基礎設施、內容應用、協議和新業態四個板塊,都是基於我們現在從web2.0到web3.0的轉變。事實上,元宇宙是一個比較終極的新的生活形態,而基於web3.0可能還有一些其他的發展方向。

web2.0基本上基於社交、移動和雲服務三塊,web2.0中的移動互聯網、移動設備涉及到很多社交方面,包含遊戲、電商等,也就是所謂的內容應用,由此需要有很多雲的支持,例如雲服務、雲算力。那麼web3.0是什麼?web3.0為什麼跟元宇宙這麼息息相關?讓我們先了解web3.0的三大基礎:第一個就是人工智能。元宇宙中的很多場景必須依靠人工智能的延展,譬如說,對美劇西部世界進行全息成像、虛擬人物,在用戶登入之後可以根據實時的交互延展出不同的故事線,這必須依靠強大的邊緣計算能力和強大的人工智能。第二個就是剛剛提到的邊緣計算。第三個是分佈式的數據網絡,所有的包含人和物的用戶數據通過數據網絡分佈出來,用戶貢獻才能夠產生一個真正元宇宙的概念。而分佈式數據網絡正是區塊鏈之所長,區塊鏈是個處理分佈式數據網絡的協議,包含了所有的分佈式數字交易、分佈式數據交換、分佈式存儲,。因此可以說區塊鏈是元宇宙項目中必備的底層協議。

觀點:基於區塊鏈的應用模式是元宇宙的更優選擇,國內很有可能誕生元宇宙領域的超級獨角獸

我們其實在很多場景可以依靠人工智能來產生虛擬人物,產生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種。比如說,可以把你過去的所有個人的數據貢獻出來,比如我今年50歲,那麼我把個人從1歲到50歲的數據全部拿出來,通過人工智能的分析,可以產生一個虛擬的王岳華,並且它與本我的相似度可以達到99.9%,完全能夠勝任我能完成的事情。另外一件有趣的事情是,同樣依託於人工智能和數據的演進, 51歲的王岳華是如何形成的呢?其實是由兩方來構建,一個是真實的王岳華的50歲的數據,另一個是虛擬身份的王岳華的50歲的數據,因為虛擬的我也與外界交互,但是這些數據其實不是真實的我體驗到的,但是我一樣需要把這些數據轉給51歲的王岳華。因此依託人工智能、邊緣計算和分佈式的數據網絡,你會發現在未來的元宇宙,這些你所體驗到的東西可能不是由你真正一個人控制的,而是所有用戶交互影響所共建的。所以在用戶共同參與共建中的“用戶”不只有個人,還有其他的交互“物”。

現在很多的巨頭都在進軍元宇宙,我們機構從 2006年就投了很多芯片公司,一方面,今天的元宇宙在基礎設施方面本身就需要芯片的支持,不只是做傳感器芯片,還要具有強大的應用計算力的芯片,而在芯片研發方面也許就需要七八年,所以其實現在巨頭從硬科技的角度切入是很正常的,甚至應該更早。第二,在應用跟內容方面,不外乎是現在的一些互聯網公司例如臉書、國內的騰訊等,會從遊戲切入,從社交切入,從電商切入,在其中加入了人機的交流,或者數字界面之類的更加沉浸式的體驗。人跟虛擬數字的交互不外乎是信息的交流、數據的交換以及價值的交易,我們當然需要這些基礎設施和內容應用來進行支持。我們看到的這些只不過是百分之百中的百分之二三,現在有那麼多的中小企業和個體,那麼多的開放共享共建,我們不知道未來百分之百的元宇宙長什麼樣,也沒有必要去定義它。

觀點:基於區塊鏈的應用模式是元宇宙的更優選擇,國內很有可能誕生元宇宙領域的超級獨角獸

法規和監管是元宇宙的約束之一。簡單舉個例子,所謂的數字身份在眾多的領域裡是尚未打通的,比如說微信賬號、微博賬號和在臉書賬號由於身份問題無法互相打通。要解決身份問題又會涉及到所謂的數據增值服務,數據增值服務肯定要有監管跟法規來規範,譬如說我們國家前一陣子就已經出台了數據安全法,所以法規和監管是其中一個存在的約束。

在投資領域,我們鼓勵現在的一些硬科技的產業,包含做一些軟件協議層產業的創業者、做互聯網應用方面的創業者,特別是在社交、電商、遊戲方面,他們可以更好的接入一些元宇宙概念的小的應用場景、體驗場景或者新的交互方式,這些當然依託於硬件和協議層的支持。在這幾個層面已經出現了很多的創業者,不管是從技術的角度出發,還是從互聯網流量角度出發、用戶參與角度出發,我們也看到並參與到各個領域的一些項目中。那麼對機構投資者而言,可能看的要再遠一點,也就是說我們做投資的時候,得思考怎麼樣能夠把我們認為比較有前景的項目轉化轉換出價值。這不外乎是要看現在市場天花板在哪裡?你提出的這個產品或服務或應用或協議在整個競爭的態勢中是否具有優勢的地位?你們的整個創業團隊的積累、經驗資歷、過往的資源是不是能夠讓你們很好的在創業浪潮里脫穎而出,讓投資人得到相應的回報?我們機構有一個slogan——尋找改變世界的夢想家,所以我們會鼓勵創業者在元宇宙的大賽道里去思考要做的方向的時候一定要充滿夢想。這個夢想是什麼?是要改變世界改變現狀,打破現在的互聯網狀態,打破基於中心化的掌握用戶數據的公司模式,思考你有沒有一個方式可以利用分佈式數據網絡的理念和架構去競爭。這是在競爭角度中的利器,因為用戶不想被中心化平台所挾持,那麼是不是有一種方式可以通過剛剛說的方式把用戶拉回來。

我認為在國內確實非常有機會看到元宇宙領域的超級獨角獸,因為元宇宙基於在國內的生活形態,不管是大消費還是大文娛都特別有應用場景,所以基於這樣的體量,我相信在應用層面在生活形態方面是可以出現一些超級獨角獸的。當然可能他們運用到的不管是體驗方面,還是人機交互方面的元宇宙的概念只是部分的,但基於國內巨大的流量,這些並不妨礙他們成為超級獨角獸的潛力。此外,元宇宙必須有硬科技來支撐,為了扶持這樣一個產業以及流量,我相信未來有一些基於人工智能芯片、基於邊緣計算算法芯片的公司在硬科技領域以及在互聯網領域會有很大的機會。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13160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