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會率先顛覆哪個行業?創作者或將再次站上“風口”

自9年前微信公眾號出現以來,創作者經濟逐步被抬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並且隨着視頻創作的興起,原來需要藉助文字輸出的內容開始變得更加簡單,也更加全民化,這也是為什麼近兩年來抖音快手一類的使用率開始反超一些我們熟悉的傳統社交軟件。

但回到創作者經濟來看,我們會發現,時代一直在滾滾向前,它並不會因為某個個體或者群體的阻撓而發生變化,甚至像一些我們現在熟悉的某些產品,或許並不是誰決定了它的走向,而是它就在時代的洪流中,等着人們去發現或者發掘它,正所謂“時勢造英雄”,也可以說“時勢造產品”。

正因如此,每一輪科技的進步或者新產品的出現都會給創作者經濟帶來新的助力,甚至我們可以發現,創作者經濟從以前的“集中化”逐漸過渡到了“標籤化”和“個性化”,這也是為什麼個人IP越來越容易走紅,一些明星經濟也開始溢出到了普通人身上,而這背後給創作者帶來的改變足以影響他們的足跡。

而現在,我們眼看着元宇宙越來越火熱,甚至被冠名為“下一代互聯網”,或許是時候再來討論下一代創作者經濟的改變了,畢竟產品邏輯或者使用邏輯或許又會在不遠的未來發生變化,而我們需要用前瞻性的眼光來看待這一問題,並找尋到創作者經濟新的增長點。

創作的演變:從造紙術到短視頻

十年前科幻電視劇中的情節已經隨着科技的迅速發展一個個變為了現實,而當下元宇宙概念的興起也讓人對未來產生了無限的遐想。從生活習慣到飲食,再從工作到社交,科技不僅改變了每個人的生活,還影響着創作者的表達方式。

有關創作者的表達方式,媒介的演變就成了最直觀的體現。得益於中國傑出的發明創造:造紙術和印刷術,在漢代出現了中國最早的報紙——邸報。

在很長一段時間中,報紙逐漸成為人們獲取信息的主要渠道,包括後來發展出各類雜誌、小說、刊物等,創作者的作品通常都是以文字的形式呈現的,但是早期的紙媒有着嚴格的標準與流程,對創作者的要求也更高。

而在傳輸技術、無線電技術的不斷發展下,廣播和電視的出現為普羅大眾在視聽層面上帶來了更為豐富的體驗。1958年,我國的第一台黑白電視機誕生,同年9月,電視台開始正式播齣節目,隨後也誕生了新中國的第一部電視劇。

創作者也由作者衍生出導演、編劇、攝影、美術等等以視聽感受為主的角色,從前的“讀者“也逐漸變為了”聽眾“或者”觀眾“,而新技術的條件下呈現出的內容,已經極大程度上提升了人們的沉浸感,這也是元宇宙最重要的元素之一

但此時創作者與觀眾或者與聽眾幾乎沒有建立任何的互動,受眾群體對內容也沒有更多的選擇。因此,互聯網時代的到來對傳播媒介進行了一次重大的革新,利用數字技術、網絡技術徹底改變了信息的傳遞形態。

新媒體集圖片、聲音、視頻於一體,不僅打破了在時間與空間上的限制,還實現了信息的雙向交互,用戶在內容選擇上有了主動權,同時創作者與用戶也具備了互動性。除此之外,移動終端的廣泛普及后迎來的自媒體浪潮,實現了人人都是“創作者”的時代

元宇宙會率先顛覆哪個行業?創作者或將再次站上“風口”

音樂創意短視頻軟件抖音藉著短視頻高熱度階段在2018年迅速火爆,隨後諸如嗶哩嗶哩、快手等短視頻應用的用戶大幅度增長。背後的一個原因可能是由於生活節奏的加快,更重要的是互聯網時代下的年輕人新的社交趨勢,與之契合,以及平台以用戶創作內容為主,大量的“創作者”豐富了平台的多樣性。

雖然我們都知道,不論是作者還是導演還是攝影師,都要依靠好的內容來說話,但是科技與媒介也是不容忽視的因素。

元宇宙的搭建需要多種技術的融合與成熟,而技術的迭代更新必定會引起創作形式的變化,在未來,每個個體作為創作者都能做自己想做的東西,基於AR/VR等設備創作者的成果將以立體化的方式呈現,而用戶與創作者的互動也會進一步加強,甚至是參與其創作中。

元宇宙的答案

創作者在過去30年裡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那麼在未來的若干年裡又會給我們帶來怎樣的全新體驗,這是創作者面臨的問題,但也給一部分創作者帶來了機遇。

◉ 創作打破平面,步入立體
無論是電視、電腦,還是手機、平板,這些電子設備帶給我們的視聽體驗始終停留在平面層面,而元宇宙中的虛擬世界則是打破了這種平面,為我們的體驗增加了立體的維度。從平面到立體不是簡單的N和N+1的關係,而是N和N×N的全方位的提升,會拓展出更多豐富的全新內容

比如元宇宙的遊戲設計。在現在的遊戲中我們大多是利用鼠標鍵盤或者手柄,以指令式的方式去操控遊戲角色。但是在元宇宙的遊戲中,我們在現實中的手勢、動作和表情會真實的反饋在虛擬世界中,我們是親身去感受這個虛擬的世界而不是操縱角色去看這個世界,是完全不一樣的一種體驗。

而圍繞着新的體驗,遊戲設計者們可以拓展出更多的新玩法以及老玩法與新體驗的結合。比如元宇宙中的運動類遊戲就彷彿是自己親自上場去運動,而不只是動動手指。又或者一些元宇宙中的開放式沙盒遊戲,你可能會在一個太空類的星際遊戲中去探索宇宙,有一種第二人生的感覺。而這一類的想象空間十分巨大,這也是為什麼元宇宙第一股的Roblox上能有幾千萬個遊戲,並且還在不斷增加的原因之一

又比如元宇宙中的內容交互。現在的內容創作還主要停留在文字、語音或者視頻層面,所傳遞的信息量十分有限,其中一個代表就是電影。

我們目前所看的電影雖說從2D拓展到了3D,畫面更立體,會讓觀眾有更強烈的沉浸感,但是觀眾依然是坐在電影院看屏幕,視角往往是跟隨攝像機以一個上帝視角或者第三人的視角來看這個故事。

而在元宇宙里,或許電影會誕生出元宇宙特有的拍攝風格,比如我們會有第一人稱視角的電影,電影里沒有主演,觀眾就是主演。

並且觀眾不是看一個故事,而是可以去做出一些選擇,不同的選擇意味着不同的結局,最終的情節走向由觀眾決定,觀眾不是這個故事的旁觀者,而是親身參與的主導者,這種電影的新形式,也是元宇宙所帶來的更多的想象,目前如《底特律:變人》這樣的電影式遊戲就在探索這個方向

元宇宙會率先顛覆哪個行業?創作者或將再次站上“風口”

當然,還有創建元宇宙本身,這個巨大的創作方向。在現實世界,我們每天都在改變這個世界,建築師和建造者們不斷建設我們的城市,園丁們在綠化我們的環境,同時,我們也在不斷購買不同的家居和電器裝飾我們的家,購買不同的服裝和配飾、學化妝、做整形讓自己變得更好看等等。

但是這其中每一項都不簡單,要麼需要足夠的專業度,要麼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金錢和精力。改變現實太難。

但是元宇宙則是一個不怎麼消耗資源,也不用太看重專業水平的地方。在元宇宙中,如果我們要想變得好看,一些工具可以捏臉,或者可以直接快速替換我們衣物的風格和配色等;又或者如果我們想要裝飾自己的家,甚至改變整個建築風格,都可以很容易地進行調整,既不怎麼花錢,也不怎麼浪費自然資源。改變這些,你不用很有錢,也不用非得懂建築專業懂得化妝。在元宇宙中,人人都可以參與創造元宇宙,參與改造元宇宙

◉ 創作的形式和載體將因元宇宙而改變
元宇宙作為互聯網的最終形態是眾多頂尖科技結合后的產物,而科技的進步一定會引發創作的形式和載體發生改變,而這些改變自然也會誕生新的需求以及新的市場。

形式上,立體化的數字視覺內容將變成主流

英雄聯盟作為全球最熱門的網絡遊戲之一,在剛剛結束不久的S11全球總決賽有超過5000萬的用戶觀看了直播。在遊戲之外,英雄聯盟的公司還將遊戲中的人氣女性角色單獨拎出來,打造成虛擬偶像,組成了KDA女團,也獲得了非常高的人氣。現在追星都已經在追虛擬偶像了嗎?那麼,明星們在幹什麼呢?

其實,明星們也在嘗試把自己數字化。索尼音樂就利用虛幻引擎為啤酒妹Madison Beer舉辦了一場虛擬演唱會,數字化的Madison Beer其逼真程度已經可以與真人媲美,再結合虛擬世界的優勢,可以做到在現實世界中做不到的場景轉換、精美特效和一些特殊的演出效果。用啤酒妹自己的話來說,把觀眾帶到另一個世界是一個非常積極、驚艷和感動的體驗

又比如,90后喜歡收集自己喜歡的IP的卡片或者手辦等有紀念意義的實物,但是這樣的情況也正在被新的趨勢所替代。各大IP正在嘗試基於區塊鏈技術將IP與NFT結合,將自己的品牌或者產品立體化地呈現在數字世界中。

諸如全網播放量超21億,被稱為國產動漫之光的《靈籠》,日前已進軍NFT數字收藏領域作為全球首個中國動畫IP與知名數字藝術家REVA的聯名之作——靈籠創世AR數字盲盒,也將於11月26日正式登錄歐易NFT市場,由靈籠版權方藝畫開天、內容製作方GSV Digital Art、NFT發行方NEAL DIGITAL、AR技術提供方商湯科技聯合出品。

元宇宙會率先顛覆哪個行業?創作者或將再次站上“風口”

可以看到像《靈籠》這樣的大IP同樣也在NFT領域發力——基於國漫IP的內容之核,區塊鏈以NFT收藏品形式賦予稀缺性,AR科技加持,創造獨一無二的數字新體驗。而該藏品還將亮相永樂拍賣的中國首個“區塊鏈數字收藏品”專場,如果這樣的商業模式成型,或許創作者將迎來新的轉機,也將會增加新的商業途徑。

另一方面,載體上,智能手機將會過渡到VR/AR/MR等下一代新的智能設備

手機,是一種拿在手上的機器,儘管這些年來手機上的技術發生了非常多的更新迭代,但是如果離不開手,這個邏輯會天然限制手機的功能和使用場景。而元宇宙中,我們是不需要拿着一個手機的,我們需要解放我們的雙手做到更多的交互和表達,手機能提供的功能都可以嵌入到下一代的智能設備中,成為其中的一些應用。

元宇宙能打破平面,帶來立體的新維度,而手機是很難讓我們感受到立體層面的全新感受的,VR/AR/MR等下一代新的智能設備將會是進入元宇宙的硬件入口

正如我們看到各種公司都急着想要做手機一樣,手機成為了當下人們生活的必需品,一旦能做出手機並在市場上佔有一席之地,就有一個持續的現金流,因為這個是我們進入移動互聯網的硬件入口,是當下的剛需。拿捏住剛需,就能夠衍生出更多的商業模式,獲得更多的紅利,比如建立標準,建立軟件平台等等。

如今元宇宙概念已經為所有大公司敲響了警鐘,現在所有人都知道下一個入口是什麼了,已經到了分秒必爭的階段了,這也是為什麼如此多巨頭公司紛紛宣布入局元宇宙,並不惜血本也要布局硬件的原因了。

給創作者帶來的挑戰

然而任何新興事務的發展都具有其兩面性,元宇宙對於創作者而言是一個巨大的、甚至可以說是具有顛覆性的機遇,開闢了一條對於創作者而言更加自由開放的道路。同時向創作者提出了新的挑戰。如何更好的參與到元宇宙當中?如何在塑造和豐富元宇宙中發揮作用?如何快速的找准自己的定位並且獲取相應的價值?值得所有的創作者思考。

◉ 需要更加複合的知識和技能
元宇宙來臨之前,創作者需要的技能和面臨的生存環境實際上是相對簡單的。

諸如繪畫藝術家一般會有合作良好的中介或者經紀人,他們通常可以埋首繪畫幾個月而不必過分擔憂繪畫之外的事;文字創作者只需要一個筆記本電腦就可以完成所有的工作,甚至像莫言那樣的知名作家可以將自己關起來40天,用最傳統的紙筆來構建自己的想象王國;而對於音樂人來說,一把簡單的吉他都可以讓其進行環球巡演。

然而元宇宙要求創作者具有更加複合的知識和技能,比如新媒體知識、編程、人工智能、區塊鏈技術等等。

與傳統媒體單向的、線性的、不可選擇的傳播相比,元宇宙中的傳播是雙向且互動的。新媒體可以幫助創作者實現“內容+流量”的雙贏,並且實現傳播行為的個性化、實時化和內容多元化

比如2020年12月中央電視台綜合頻道(CCTV-1)在每周五黃金檔推出的《上線吧!華彩少年》中AI虛擬人翎Ling,是一個集表演動畫系統、人工智能、語音合成等諸多技術於一體的虛擬人,她打破了傳統動畫創作者的認知,成為了元宇宙的體現之一。

元宇宙會率先顛覆哪個行業?創作者或將再次站上“風口”

與傳統動畫不同,翎Ling被賦予了更加明確的IP個性以及生活態度,最終在微博上斬獲了超過42萬粉絲,並成為了獨特的虛擬偶像,取得了寶格麗、百雀羚、天貓奢品等眾多品牌的代言。

而作為元宇宙最佳載體的遊戲,很多遊戲平台為創作者提供了專業的設計工具,諸如Roblox的Roblox Studio,可以讓用戶更加輕鬆的創建遊戲和模擬應用程序。Epic Games出品的虛幻引擎可以為創作者提供大量的核心技術、數據生成工具和基礎支持,學會使用這些工具對於創作者而言也是大有裨益。

同時像軟件開發者一樣思考對於創作者而言也十分的重要,諸如Processing、Java、Python、C語言等編程語言,可以幫助創作者更好的接入元宇宙當中,而區塊鏈技術可以對創作者的版權和所有權有一個更好的保障。

複合的知識和技能的學習可能是枯燥且乏味的,但是對於創作者而言至關重要。

◉ 從創作者成為內容創建者
自疫情爆發以來,全世界見證了實體經濟向數字經濟的重大轉變,我們看到了實體經濟和數字經濟的加速融合。

微軟在2020年6月,關閉了全球83家實體門店,只保留了位於紐約、倫敦、悉尼以及雷蒙德園區的體驗中心。然而實體店的關閉並不意味着微軟的大幅裁員,微軟優化了其線上服務體系,並提供120種語言的服務

位於中國深圳的內地第一家沃爾瑪超市也在營業了25年後關閉,沃爾瑪中國4年間關閉超80家門店,家樂福、人人樂等傳統超市的實體店也成大幅閉店的趨勢。而與此同時,盒馬生鮮、社區團購、叮咚買菜、京東到家成為了越來越多年輕人的選擇。

與實體經濟不景氣相對應的還有2021年天貓雙十一,截止2021年11月11日0點45分,就已經有411個銷售額突破千萬元的中小品牌,40個突破1億元大關的品牌。

在這樣的潮流中,創作者很難像過去一樣呆在高高的象牙塔里,創作者需要走出去,學會並接受新的平台,從創作者成為內容的創建者

還處於早期的元宇宙需要大量的內容,可以說是一個充滿可能性且沒有物理世界諸多約束的烏托邦,然而正如美國風險投資家Naval說過的,“出租時間不會讓你變得富有。”

元宇宙對於創作者的要求不再僅僅是給少數群體提供某段文字、某幅畫、某段音樂,而是可擴展的能夠使數百萬用戶受益的內容,而這需要藉助多樣化的平台,用優質的內容打動用戶,並且成為可以互動的內容。

在元宇宙中找到融合諸如XR技術所提供的全新的平台,跨不同的平台營銷自己的方式是創作者面臨的重要挑戰。

元宇宙會率先顛覆哪個行業?創作者或將再次站上“風口”

◉ 創作者的社會責任

在元宇宙中,創作者不僅僅提供內容,還需要傾聽社區的需求,成為元宇宙的溝通者。元宇宙中的用戶來自全球各地,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生活習慣,我們需要充滿多樣性和文化包容性的元宇宙,而這也是創作者的社會責任

正如構建互聯網產品的邏輯一樣,未來一個好的元宇宙創作者同樣需要考慮到社會責任,這是我們創作者的一個重要初心,畢竟當創作者影響力越來越大的時候,他們的每一個舉動都將被千萬人所注意,所以創作者的社會責任感必然需要一直延續下去。

後記

站在一個新時代的開端,我們可以肉眼可見的看到創作者經濟和創作者狀態都在發生着巨大的變化,雖然我們不得不正視這樣的改變,但我們還需要回到本質來看,究竟對創作者來說什麼是“不變的”,正如傑夫·貝索斯創辦亞馬遜所思考的,“在接下來的10年裡,有什麼是不變的?”

或許對於創作者來說,元宇宙的變化正呼嘯而來,但當我們思考那個“不變的東西”時,可能映入眼帘的還是 —— 好的內容

不管是紙媒時代,還是互聯網時代,抑或現在的視頻時代,甚至未來的元宇宙,對創作者來說只有好的內容才能讓他們走的更遠,《靈籠》如此,翎Ling如此,這些都是因為站住了優質內容的窗口,才能走向新的高度。

所以,哪怕元宇宙時代真的裹挾而來,好的創作者依然可以屹立船頭。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11773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