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丨當前的元宇宙,是VC們的元宇宙

文 | 消費界,作者 | 妮蔻

三年前斯皮爾伯格的《頭號玩家》讓我第一次感受到一個神秘的“空間”,好像真實生活的平行空間一樣。 但很難形容這個空間是什麼?

今天,我覺得這應該就是“元宇宙”了。也是這部電影,讓我隔屏感受到VC們所預言互聯網的下一個大風口——元宇宙。

觀察丨當前的元宇宙,是VC們的元宇宙

9月初,扎克伯格在一段視頻中,帶着VR眼鏡,用虛擬的形象,和同事開了線上會議,還說:“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聯網,Facebook擬在5年內轉變為元宇宙公司”

站在2021年來看,今天的元宇宙,還只是VC們的元宇宙,但在未來,這絕不僅僅是泡沫,是有顛覆式的娛樂體驗和巨大商業機會。

想象一下,當你化身為一個仗劍天涯的俠客,或是一個街頭藝術家。身處在一個全新的世界里。好像站在賽伯朋克的夜之城裡,巨大顯示屏懸浮在空中,照亮在空中錯綜複雜的路線,而你或許還踩着飛行滑板。與此同時你和上億人,都在這個世界里近乎“真實”的生活。

你在現實的收入也會投射在元宇宙里,甚至你的工作就在元宇宙里。你會帶着VR眼鏡,有環繞立體的數字聲音傳入你的耳朵。每個人都自主設定自己的造型,會乘坐虛擬車輛旅行,購買虛擬房地產和物品,並可以在虛擬世界里從事全方位的人類社會活動。

就像《頭號玩家》中的綠洲,用一種新的數字形態生活在一個巨大的、沉浸式的烏托邦世界里。

什麼是元宇宙

說起元宇宙,就不得不提美國著名科幻作家尼爾·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了,1992年,他出版了自己的小說《雪崩》。

在書中,尼爾·斯蒂芬森描述了一個平行於現實世界的虛擬世界,並將其命名為“Metaverse”。

Metaverse它由Meta和Verse兩個詞根組成,Meta表示“超越”、“元”, verse表示“宇宙universe”。Metaverse就是我們今天文章的主角——元宇宙。

元宇宙,可以理解為未來的虛擬世界。

為什麼說未來呢?

因為以目前的技術還遠遠達不到元宇宙的要求。下面,我們一起看看離目標“元宇宙”還有多遠。

今年3月,被稱為“元宇宙第一股”的Roblox在紐交所上市,首日股價大漲54%,市值達383億美元,一年暴漲近10倍。

Roblox的招股書中提到元宇宙八大要素: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遲、多元化、隨時隨地、經濟系統和文明。

觀察丨當前的元宇宙,是VC們的元宇宙

像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遲、多元化、隨時隨地這6大元素和大部分虛擬遊戲差別不大,相對好理解。

現在的遊戲,基本上都有經濟系統,但是非常簡陋,比如說騰訊的Q幣。與任何複雜的大型遊戲一樣,元宇宙應該有自己的經濟系統。不過,我們真實的經濟系統都已實現了數字化,將來移植進元宇宙,很可能構成元宇宙的金融體系底座。

元宇宙,創造獨特的虛擬文明、數字文明。所謂數字文明,其實是繼農耕文明、工業文明的第三次革命。

對人類文明的迭代,底層邏輯是生產力的變化。一萬年前,人類開始學會使用工具,馴化了動物,從食物的採集者變為生產者,進入了農耕文明。

這是一個雙手創造財富的年代,一個體力時代。三百年多前,工業革命帶來了生產力的重大飛躍,人從手工勞動轉為機器生產,進入工業文明。

機器替代人力,都是通過操作機器來創造價值,是“大腦控制機器”的時代、也稱“智力時代”。直到現在互聯網時代,人還是控制着生產力,本質上我們還處於工業文明時代。

而數字文明則是漸漸進入了“機器自身創造價值”的“算力時代”。和體力時代和智力時代不同, 他們的生產力核心還是人,而算力時代的生產力核心是“機器本身的算力”,人正被時代逐漸拋棄。

真正意義上的元宇宙,所有生產力由機器代勞,基於分佈式&去中心化的分配方式,虛擬原生的治理機構,壟斷算力的各大“政治體”,虛擬公民的概念,以及虛擬世界里的教育、“工作”和生活。

因此,要構建數字文化,元宇宙必須滿足芯片、網絡通信、虛擬現實(VR/AR/MR/XR)、遊戲(遊戲引擎、遊戲代碼、多媒體資源)、AI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技術。

元宇宙也可以理解為一個去中心化或者開放的虛擬平行世界。去中心化不僅意味着用戶生成的內容和互相連通的環境,還意味着能夠在“不同的世界“之間進行交互。

目前是區塊鏈技術的應用彌合了不同的世界之間的鴻溝,這是一種分佈式記賬方式,允許用戶跟蹤數字代幣的來源和所有權。

幾乎所有開發元宇宙組件的公司都專註於以區塊鏈支持的去中心化為特徵的未來。區塊鏈就像橋樑一樣,將虛擬世界中的所有玩家連接起來。NFT(Non-Fungible Tokens)是一種在區塊鏈上受到保護的不可替代的代幣。

用戶可以在不同世界之間交易資產,並在區塊鏈上真實擁有他們在虛擬世界中的物品。而遊戲只能算是元宇宙的初級形態。

未來,元宇宙很可能以遊戲為起點,發展為互聯網的替代者,深入整合數字化娛樂、社交網絡,甚至社會經濟與商業活動。

探索“元宇宙”的商業化之路

今天全球有30億遊戲玩家,其中超過55%生活在亞洲。

這群消費者對感官體驗和電子錢包的興趣和追求永不停歇。

亞洲的Z世代和千禧一代正以其他地區的同齡人無法想象的方式進行數字消費:內容消費、產品購買、與朋友社交和玩遊戲。

在這種背景下,一個無縫融合了遊戲機制、MILE(大型互動現場演出)、區塊鏈數字商品和虛擬商品的共享虛擬世界–元宇宙,成為爭奪消費者注意力和塑造品牌美譽度的新戰場。

虛擬文娛,重構現場演出

元宇宙作為一個虛擬世界,也會在真實世界一樣舉辦文藝演出和娛樂節目。

目前這些虛擬的表演還都是發生在封閉的世界中,已有的一些優秀案例為未來的更大且更為整合性的虛擬演出和大型互動現場演出提供了先例。

去年4月,Epic Games旗下射擊遊戲《堡壘之夜》,在遊戲中為美國嘻哈歌手Travis Scott舉辦了一場線上虛擬演唱會,免費的演出吸引了超過1200萬名玩家在線參加,震驚全網。

演出由Scott本人穿搭成Fortnite的風格,在遊戲中的特定虛擬表演空間中進行。在表演期間,斯科特穿着限量版Cactus Jack Nike Jordan 1。

演出結束后,一些相關的商品在實體店中出售,例如價值65美元的品牌 Nerf 槍,或價值 75 美元的人偶。他並沒有就此止步,還發布了虛擬巡迴演唱會的T恤。

Scott在Fortnite中的成功,證明了在虛擬演出活動中整合品牌行銷的無限潛力,也是一個“真實混合虛擬|phygital”產品投放的重要案例。

隨着疫情對線下活動的限制以及科技的發展,越來越多的遊戲開始嘗試在遊戲中舉辦線上音樂節。

《摩爾莊園》手游上線時,就與草莓音樂節聯動舉辦線上演出活動,小摩爾們在遊戲中進入陽光牧場沙灘就可以進入新褲子的全息演唱會現場。

為了給玩家們帶來更好的體驗線上音樂節體驗,《摩爾莊園》提供了不同的音樂節裝扮,包括衣服、配飾、應援物和載具等,玩家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裝扮在音樂節現場與遊戲好友們在線蹦迪。

幾十年來,國內外消費品牌們都在想方設法的通過現場演出來觸達消費者。

比如說,啤酒和軟飲公司通過贊助買斷活動現場的飲料提供權;喜達屋和希爾頓等酒店集團通常會作為活動指定下榻酒店等方式為演職人員提供獨特的住宿體驗。

以上的所有的機會,甚至更多新的機會,在元宇宙中的都能得到實現,和藝人們簽約的品牌們今後會尋求在合作合同中包含虛擬權益。

試想BTS(防彈少年團)演唱會贊助商可口可樂,可以通過自己的產品包裝,向全球所有的消費者,提供在元宇宙中舉辦的BTS演唱會訪問權。

消費者根據自己所擁有的其他可口可樂NTF資產,還可以在這個虛擬演唱會中解鎖其他的權益。

元宇宙中的經濟和品牌對於文化,內容,社群和商業相結合的影響力不是假設性的,而是真實的。

虛擬代言人

Gucci、LV等國際奢侈品品牌深受“元宇宙”觀念的影響,認為品牌/個人的線上聲譽與實體聲譽同等重要。

比如說Gucci 就與一家位於洛杉磯的數字替身公司Genies開展虛擬時裝的合作。

用戶可以讓他們的數字替身穿上Gucci的最新設計,在虛擬世界中自由表達自我,擁有一個獨立於現實世界的虛擬身份。

這一合作在Genies的明星數字替身中也產生了協同效應,穿着Gucci虛擬服飾的一些數字替身在真實生活中本身就是Gucci的代言人。

此外,一些國內美妝品牌也陸續開始開發虛擬偶像,比如說完美日記的“小完子”、“小美子”人設等等。

還有一個名為Lil Miquela虛擬KOL,在Instagram擁有250多萬粉絲,合作過的眾多奢侈品牌和知名媒體,包括Chanel、Gucci、Prada 和《Vogue》、《V》等等。

NFT實際應用

NFT(Non-Fungible Tokens)交易規模在 2021 年上半年達到超過25億美元,在相比2020 年同期增長超過180倍!

NFT正在徹底改變品牌和IP所有者二者與消費者的互動方式。這些Token(代幣)在品牌和和所有消費之間提供了一種直接、不需要任何中介的關係。

可以作為已經獲得的真實或數字權益的“護照/通行證”,比如說LV,Prada和Cartier使用一個名為Aura的區塊鏈防偽平台為消費者提供真品驗證。

NFT對於產品的發布,活動票務,增值服務和現有的消費者忠誠度計劃上的潛能是無限的。比如,獅子王專輯的NFT銷售額已達200萬美元。

每個獨特的代幣都包含獨家的專輯插圖和限量版的“黃金眼”黑膠唱片。在推廣期間,還舉辦了六場“黃金票”的拍賣會,讓粉絲有機會贏取獅子王現場演出的四個前排座位的終身權益。

“頭號玩家”中的世界會實現嗎

對於《頭號玩家》這部電影,相信大部分人並不陌生。故事發生在2045年,混亂和崩潰邊緣的現實世界令人失望,人們將救贖的希望寄託於“綠洲”,一個由鬼才詹姆斯·哈利迪(馬克·里朗斯飾)一手打造的虛擬遊戲宇宙。

人們只要戴上VR設備,就可以進入這個的虛擬世界。在虛擬世界中,有繁華的都市,形象各異、光彩照人的玩家,而不同次元的影視遊戲中的經典角色也可以在這裡齊聚。

就算你在現實中是一個掙扎在社會邊緣的失敗者,在“綠洲”里也依然可以成為超級英雄,再遙遠的夢想都變得觸手可及。“綠洲”就相當於我們所說的“元宇宙”。那麼,這個虛擬世界能成為現實嗎?

唯有時間,才能給我們答案。

首先,由於Z世代人群的佔比,對移動設備極度依賴的人口基數,以及巨大的視頻內容消費和社交媒體的高度滲透性,亞洲已經為元宇宙的增長做好了準備。

在亞洲,遊戲、電子競技、互動技術和更廣泛的創作者催生的經濟效益不斷上升並已佔據主導地位,這也代表着消費者注意力的顛覆性轉移。

觀察丨當前的元宇宙,是VC們的元宇宙

由於新冠疫情的全球肆虐,東南亞有超過4000萬新用戶首次觸網,使該地區網民總數達到4億。根據預測,到2025年,數字原生的Z世代將佔亞太地區人口的25%。

其次,多家互聯網巨頭湧入,技術不斷升級。

在社交、遊戲和商業領域,騰訊坐擁大量用戶資源(包含流量和用戶生成的內容)並通過平台投資,確立了自己的主導地位,在擁抱元宇宙的同時也引領着元宇宙的發展

作為 Tiktok、抖音、今日頭條的開發商以及遊戲發行商 Moonton 和音樂流媒體平台Resso 的所有者,字節跳動擁有創造新的元宇宙體驗所需要的人才、基礎設施和訪問入口。

他們對 Reworld 的最新投資,讓用戶使用該公司自己的模擬引擎設計和玩遊戲,標誌着亞洲向創作者驅動的體驗邁出了一大步。此外,Facebook的扎克伯格就說在未來五年左右的時間裡,要將Facebook從一家社交媒體公司轉變為一家元宇宙公司。

知名硬件廠商英偉達(Nvidia)則專門推出了虛擬協作平台Omniverse,號稱是工程師的元宇宙。黃仁勛說:“我們正處在元宇宙的風口浪尖上”,“Omniverse是打造元宇宙重要的組成部分”。

最後,多家券商看好“元宇宙”。

國海證券認為:

雖然目前的元宇宙仍停留於初期階段,仍有很多元宇宙要素未實現,但中長期來看,元宇宙有望帶來虛擬世界的創新,推動遊戲內容、社區、教育、商品交易、人工智能、VR/AR、區塊鏈等產業鏈各環節共榮,進而帶來新增量。

中信證券認為:

一、移動互聯網實現高度覆蓋,截至2020年,中國互聯網普及率已達70.4%,以騰訊和阿里為代表的互聯網巨頭開始進入投入期,布局未來並探索新機遇;

二、傳媒互聯網的投資邏輯在於把握住內容消費場景變革所催生的紅利,在當前移動互聯網紅利逐漸消退的背景下,布局新的內容和消費場景革命有望開啟新的紅利期;

三、元宇宙被認為是下一代互聯網交互形式的革命,Facebook、騰訊等巨頭先後入局旨在佔得行業先機。

天風證券認為:

這兩年將成為虛擬現實駛入產業發展快車道的關鍵發力時窗,目前全球處於部分沉浸/成長培育期。

Metaverse概念以虛擬現實硬件段及內容端作為技術基礎,有助於實現虛擬現實產業兩端協同發展。

雖然,今天來看,元宇宙還是很遙遠,更多泡沫,甚至是騙局。

我依然相信元宇宙會是未來,任何偉大的事業,當初也許都是不切實際的幻想。努力奔向未來當然不應被排斥,只是希望,無論是投資人還是創業者,都不要打着未來的幌子,收割今天的韭菜。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95822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