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桌:倫敦升級在即,EIP-1559開啟以太坊新時代?丨2021世界區塊鏈大會·杭州

巴比特訊,7月24-25日,“2021世界區塊鏈大會·杭州”在杭州未來科技城學術交流中心開幕。本次大會由杭州時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巴比特)主辦,杭州未來科技城管委會等機構支持。
7月25日,圓桌《倫敦升級在即,EIP-1559開啟以太坊新時代?》邀請了以太坊生態建設者探討倫敦升級對DeFi發展的影響、Layer2新進展與多鏈給以太坊帶來的機遇和挑戰等問題。

圓桌:倫敦升級在即,EIP-1559開啟以太坊新時代?丨2021世界區塊鏈大會·杭州

參與討論的圓桌嘉賓包括:    
姚翔 | togETHer社區共建人、原語里弄發起人
Philip | Chainlink中國區負責人
0xAlpha | Deri Protocol 聯合創始人&CEO
邱曉棟 | 星火礦池市場負責人
何太極 | Capital 3創始合伙人、微博KOL

本場圓桌由巴比特資深記者王佳健主持。以下是圓桌內容的整理:

關於以太坊會否超越比特幣這個問題,怎樣看待?   
姚翔:這是兩個不同的路徑,比特幣嘗試在維持一套穩健、確定性較高的規則,現在這個系統相對比較完善。
以太坊要做更多的事情,如程序的執行、存儲狀態,面臨的技術問題更複雜,社會層面的共識也更難構建,但在上面去做應用的嘗試也是非常有趣的,所以我覺得他們是一種互相激勵,互相鼓舞的關係,所以談誰超越誰不是特別合適的一個表述。我個人對這兩項技術及背後的開發者、創新者都是非常喜歡的。

EIP-1559馬上就要升級了,如何看待反對升級以及反對基金會的聲音?
姚翔:EIP是以太坊提升提案,Ethereum Improvement Proposal的縮寫,EIP每個人都可以提,但通過需要有一套比較完整的流程:首先要在社區里進行廣泛的討論,以太坊有一個全體核心開發者會議,每兩周一次,周五晚上10點,這個會議是決定EIP能否應用的決策機構。
一旦EIP進入流程,如果核心開發者會議通過了,那就會進入到開發測試過程。1559是比較早的提案,提出有幾年了,但在今年各種環境的影響下,加速了它的進程。因此,這不是一個基金會能確定的事,而是所有核心開發者的事,社區里有很多反對聲音,但至少從流程上沒有太大的問題。

邱曉棟:一直反對的就是我們,但我們不是唯一反對的代表方。為什麼星火礦池要反對,很多人就指出我們是全球最大的以太坊礦池,代表POW礦工的利益,所以捨不得讓掉這些手續費,以這個立場來抨擊。
其實我們在官方渠道上反對的並不是燃燒手續費這件事,而是1559,這是關於提升以太坊協議與功能的提案,但目前1559對交易性能提高以及手續費節省上沒有明顯優化。反對的聲音還在,我們還是堅持立場,但本質上結果是阻擋不了的。我們只能期待它的上線能讓DeFi使用者清楚知道什麼是Base Fee,什麼是礦工的小費。1559測試網是出BUG的,我們覺得還是要謹慎。

隨着新興鏈的發展,以太坊第一的位置會不會受到影響?Layer2發展之後,TVL會不會回到以太坊上?    
何太極:目前來看,以太坊被競爭鏈超越的可能性還是比較小的。鏈上數據是透明的,我們可以從數據的角度(用戶量、交易活躍度等)去觀察。但是,如果以太坊不能被超越也是一件危險的事情,我們不能預設偏見,從投資者角度,關於新興鏈仍然要去關注它、使用它,過程中才能發現它的問題或者新價值。
另外關於TVL的問題。在DeFi場景里,讓自己成為億萬富翁有一個很簡單的辦法:在BSC上發1000億個幣,拿出一個幣與一個USTD交易對放到DEX的流動性池子里,瞬間你的身價高達千億美金,但這毫無意義。TVL是行業里比較虛偽的指標,它太單一,顆粒度不夠,鏈上鎖了大量的資產都是用這樣的方式發行出來的。真正值得關注的是主力資產——BTC、ETH的鎖倉量,從這個指標去對比,然後得出相對比較客觀的看法。

0xAlpha:Deri最開始就是一個多鏈項目,在DeFi領域我們第一個提出口號:Three chains,one ecosystem。我們部署在以太坊、BSC和HECO上,最近我們也上了Layer2。
不一定要將其他鏈與以太坊看成是一個非你即我的完全競爭關係。如何看待,首先取決於這些鏈與以太坊在技術上的關係,比如BSC、HECO都屬於ETH的同構鏈,它們與以太坊組合到一起已經形成了一個泛以太坊體系,從某種程度上可以看作以太坊的延伸。同構鏈又分為共享地址體系和不共享地址體系,BSC、HECO是典型的跟以太坊共享地址體系,用戶用同一個地址可以連上以太坊、BSC或Heco網絡。這種同構鏈與以太坊之間的關係是合作大於競爭,同構鏈共同構成一個大以太坊生態,鞏固了以太坊的地位。
當然也有完全異構鏈,異構鏈與以太坊之間更多地呈現於競爭關係,競爭大於合作。它們在發展過程中面對EVM兼容的多鏈組成的大以太坊生態時,其實是會感受到身處劣勢。
EVM兼容鏈之間有着越來越好的跨鏈支持,開始逐漸呈現類似波卡平行鏈的形態。由於它的跨鏈不是原生的,目前跨鏈還沒有實現波卡平行鏈的絲滑,但已經逐漸趨近於那個狀態,這是以太坊自我生長出來的一套類似於波卡的平行鏈體系,是對以太坊生態的一種加強。

預言機攻擊在DeFi攻擊中的佔比比較高,應該如何防範來自於預言機攻擊的挑戰?
0xAlpha:Oracle攻擊有很多類型。根據項目使用什麼性質的Oracle,如何使用,以及Oracle在項目里扮演什麼角色,對應的防範方式都不一樣。Oracle攻擊類型包括:攻擊Oracle本身、通過Flashloan去操控所用的Oracle價格、Front-running攻擊,等等。
這其中,front-running攻擊在交易類協議很常見,如果協議使用的Oracle喂價的速度較慢,使用者可以通過別的渠道獲取更新更快的價格信息,那攻擊者就可以搶先跑在前面發動攻擊。Deri本身的安全措施做得比較好,是一系列BSC攻擊事件中唯一沒有發生LP損失的協議。
這一次我們與Chainlink合作,剛剛將區塊鏈世界兩個最重要的價格更新提高到了史上最快的速度,之前是0.5%的更新閾值,現在提高到了0.1%,極大提高了Oracle本身的速度,也就極大地降低了Front-running的可能性,這是對於Front-running攻擊最根本的解決方案。

Philip:預言機最重要的環節是去中心化的程度。我們將預言機的節點進一步去中心化,Chainlink有200多個不同的數據源,目前有幾十個不同的節點,這些節點與數據源組成了非常多的排列組合,讓整個數據更平滑。更多的加權平均的數據最終傳到區塊鏈上,保證其本身的公平公正,不被篡改。
因為這樣的特性,Chainlink目前為80%-90%的DeFi項目提供服務,而沒有被任何一次預言機攻擊所攻破,沒有任何人在Chainlink的保護下受到損失!

關於MEV,有人說礦工的權利太大的問題,這是需要去解決的問題,還是大家要去接受的現實?   
邱曉棟:MEV的意思是最大化礦工價值。大家要清楚,剛才佳健的設問是礦工的權利是否過大?這裡的礦工是指什麼身份?我們暫時可以理解以太坊上的礦工是POW礦工,但本質身份是交易打包者,但MEV這件事不會只在POW上存在,只是現在以太坊這條大家都在用的活躍網絡上,網絡手續費最有代表性的鏈上看到MEV這種事情的出現,MEV其實可以在任何鏈上,所以POS鏈的投票者也可以成為MEV的參與者。
所以你說權利是否過大?這與礦工沒關係,這與鏈上打包者有關係,但是覺得現場使用區塊鏈網絡以及以太坊網絡的人發一個交易,我打包,賺個手續費就可以了,有的人給得多就優先打包,這是正常的邏輯。當鏈上活躍度不夠時,打包者就會想我怎樣去賺更多的錢,突然發現我可以打包的同時也可以去參與DeFi這麼活躍的項目運作,我自己作為發起交易者以及打包者,我為我的利益最大化,大家就Diss這個點,礦工很邪惡,有道德問題等。
其實這就是去中心化系統最具魅力的地方,一條去中心化鏈讓交易者以及打包者和各種參與的人都可以去扮演你要扮演的角色,如果說交易者發起交易的人和打包的人,比如礦工失去了打包交易排序的權利的話,那就是一個限定死的規則,鏈的運行更像中心化系統,像支付寶、銀聯,手續費收死,有點違背現在所理解的共識機制,我們的共識機制就是要求參與交易排序是可以自己編輯的,我不認為是礦工權利過大,這是去中心化系統本身最具魅力的地方,只不過大家以前覺得礦工黑我錢,我的轉賬什麼時候可以打包上鏈由礦工來決定,他優先自己的轉賬,希望未來MEV都可以越來越公平透明。其實本質上來講,如果全部礦工都在跑MEV,那就沒有MEV的意義了。

何太極:MEV有很多表現形式,大多數MEV套利不是來自礦工,而是第三方機器人。實際上抗MEV的方案也已經出來,比如Flashbots。Flashbots的解決方案至今給礦工提供的收益已經超過一億美金,增長速度非常快,在可見的未來,它的佔比會越來越大。
MEV的存在是因為礦工有排序權,我們的每個交易都是廣播出去的,然後由礦工來進行排序打包。這就給礦工提供了作弊、搶跑的機會。比如一個大訂單過來了,礦工看到了,可以在它之前安排一個更大的買單,在這筆交易之後再安排一個賣出訂單,在一個區塊內完成搶先買入再賣出以實現套利,這就是三明治攻擊。這種攻擊可以被工具監測到,累計被攻擊的資金額十分巨大。
當不公平的現象出現時就會有新方案,區塊鏈的魅力就是去中心化,它是一個公平市場,有不公、有人套利就會有對治方案出來,所以抗MEV的方案越來越受歡迎。我們可以將排序的工作放到鏈下執行,在鏈下大家競價排完順序之後將整個塊交給礦工來完成打包即可,這就是flashbots方案。5月V神要通過uniswap拋售錢包里的動物幣時,遭受三明治攻擊導致無法執行,最終用了一個新工具順利賣掉了5000萬美金,這個DEX工具就是採用了類似於Flashbots的方案,在鏈下排序提交。

以太坊,包括接下來還有很多的升級變動,大家對以太坊的未來持怎樣的態度或觀點?
姚翔:我更希望自己作為一個參與者而非旁觀者,可以更多參與到以太坊的研究與討論當中,希望能幫助它做得更好!    
Philip:不久前,Vitalik  Buterin說希望以太坊在未來的應用不只是金融,未來在其他地方也可以使用到以太坊或區塊鏈。這讓我想到2013年各路行業的參與者都在暢想區塊鏈到底能做什麼;2021年的今天很多人為區塊鏈取得的進步而感動,可是市場中大部分都是DeFi項目,Vitalik這句話讓我們抬頭仰望星空,引領我們走向下一個時代。
當其他公鏈還在沉迷於DeFi之間的競爭時,Vitalik已經想到了下一個時代。以太坊目前仍是最優秀的公鏈,它有極具前瞻性的領路人。我個人非常看好以太坊。
0xAlpha:我的視角與Philip有點像,最重要的是人。但我更想將重點放在整個社區,以太坊社區仍聚集了這個世界上最具創造力,最有野心的一群人,在這裡改造現有的區塊鏈世界,進行最前沿的活動。基於於這一點,對以太坊毫無疑問是繼續看好。
邱曉棟:星火礦池對以太坊的POW算力貢獻一直是比較高的,我們對於以太坊也是愛得深沉。我們在推特上大聲呼籲反對基金會的提案,也得到了來自社區的支持,這就是去中心化系統最具魅力的地方,允許你發聲、站在你的立場上表達觀點。
關於以太坊的未來,跟“北上廣杭不相信眼淚”道理一樣,你想在這個城市有更深的發展就要接受其成本,我們繼續在這個以太坊這個“城市”奮鬥着,發光發熱,貢獻自身力量!
何太極:我們不光投資這個領域,自己本身也是DeFi協議的開發者,我覺得以太坊的生態對於開發者是最具吸引力的。今天全世界的經濟體當中,以太坊的生態是承載了最多創新的,所以這是我特別看好它的一個原因。可組合性極大地釋放了人類的創新力,我們可以在別人的基礎上做更進一步的演進,甚至組合疊加現有產品產生新的功能,比如結構化金融產品,將穩定收益產品與期權做策略組合,利用不同協議做二次開發,這種可組合性給市場提供了更多的風險回報機會。從這個角度來看以太坊是今天當仁不讓的。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66167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