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編者按:5月31日,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清華長江講座教授,北航數字社會與區塊鏈實驗室主任蔡維德,在人大重陽主辦的“新型貨幣戰爭的科技、市場、監管”系列直播活動第七講中,分享了他對“新型監管科技和金融競爭”的最新思考。以下為直播視頻實錄:

01.監管科技新方向

哈佛大學Rogoff教授在2019年11月提出新型數字戰爭時就談到了監管科技,認為監管科技是數字貨幣戰爭的第一步。

監管科技已經有很多年的歷史,其並不是一個新科技,但在數字貨幣出來以後,監管科技有了新方向。本文將討論監管科技出現的誤區和新觀點,傳統與新型監管科技的差別,國外收集的監管數據,TRISA和STRISA做的一些事情。這些數據改變了我們對數字貨幣的一些看法。

1.IMF2020年10月報告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20年10月的報告表示,如果國家希望限制國外央行數字貨幣(CBDC)或全球穩定幣(Global Stablecoins, GSC)的使用,他們將需要評估限制措施有效執行度是多少。此報告的意思是,限制國外CBDC或穩定幣在國內使用的制度可能很難落實。比如說,非居民服務提供商可以通過互聯網直接向一個國家的居民提供服務,數字貨幣、穩定幣、數字代幣或其他國家的CBDC都是國際貨幣,而不是國家貨幣,如果科技不夠強大是擋不住的,因此必須要有足夠的監管科技:

第一,代表數字貨幣的監管不同於傳統貨幣監管,是網絡化的監管,傳統監管可以用數據庫、人工智能,做大量的分析,但監管數字貨幣最重要的概念是網絡化監管;

第二,只有監管制度而沒有監管科技,在數字貨幣上效果不大;

第三,在互鏈網出來前,只能對數字代幣做間接監管或事後監管。但是如果遇到實時交易結算,而沒有實時監管技術,監管就會有大漏洞。

2.新型監管需要多樣科技

新型監管機制需要多方知識領域指導,如圖1顯示:

第1個是經濟及金融理論的指導,其中最大的理論指導是數字貨幣區理論,這理論講到在什麼地方需要做監管;

第2個是區塊鏈和相關科技(例如預言機)的指導預言機是可以做監管的,區塊鏈是非常好的監管利器,再來就是網絡科技,互鏈網基礎設施是非常好的監管,這會影響到監管機制;

第3個是法律科技和智能合約科技,由於監管規則需要以智能合約方式在交易中執行;

第4個是人工智能和大數據,這些是傳統監管。

可以看到有很多新的科技需要在這種新型監管制度中,監管的目標發生了變化。監管機制主要不是為了治理洗錢,雖然治理洗錢很重要,但是這裡監管機制最重要的事情是數字貨幣戰爭的國防部,數字經濟市場的定義,需要有更高和更遠的思想和布局。這一點得到了普林斯頓大學、哈佛大學的支持。

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圖1:監管科技來自多方理論影響

監管制度是制定新的市場規則,不同的監管制度和科技會帶來不同的市場。監管科技可以帶動新型科技發展,不應認為監管是很負面的、消極的,監管科技事實上是非常大的技術科技創新。我的《互鏈網》書中講到:互鏈網的提出就是為監管而服務的,整個互鏈網操作系統、數據庫的改變是為了監管而設計的,所以它可以帶動一種新型的科技發展。

新型的監管基礎設施是新型數字金融系統的基礎設施。

3.美國的布局

美國首先是以制度布局,2019年11月哈佛大學的教授提出新型貨幣戰爭全面開打,2019年12月,美國國會開始立法,一次提出制定22個法案。此前每次業界向國會提議需要立法建立新的法律制度來管理數字貨幣、數字代幣和數字金融時,美國監管單位都表示不同意也不需要。但2019年12月一下提出制定22個法案,表示這次美國決心非常大。

其中一個決定就是以後數字貨幣或數字金融由美國的三個機構分別管理,SEC專門管理數字資產(數字股票),FinSEC管理數字代幣,CFTC準備管理數字衍生品,這些單位建立國家及國際監管標準,這是美國重要的布局,而且他們做得非常好。

包括國稅局在內的美國監管單位給予科技公司項目。美國的傳統是這些政府單位自身或是不從事研究,或從事輕量級的研究,重量級的研究都在外面進行。SEC、FinSEC、CFTC、國稅局都給予高科技公司非常大的項目,讓他們部署高科技來觀察數字貨幣交易,收集了大量數據全面監管。

2021年1月美國財政部批准美國的銀行都可以發行穩定幣。穩定幣不直接挑戰比特幣,但是可以挑戰數字代幣後面的穩定幣例如USDT。出台穩定幣不但提供美元的流動性,而且支持減少洗錢(由於USDT一直被懷疑是洗錢的工具)和限制數字代幣不合理的成長。

備註:過去許多學者包括摩根大通銀行(根據其2021年比特幣研究報告)和我們都提出治理USDT來間接管理比特幣,認為這是一個有效的辦法。由於傳統上購買比特幣的資金是經過USDT,切斷比特幣的供應鏈就可以大量減少地下經濟對比特幣的支持。而USDT一直被懷疑大量超發“貨幣”來支持比特幣的價格暴漲。

但是由於2021年1月美國財政部允許金融機構購買比特幣,現在絕大部分比特幣資金來自合規市場,即使切斷USDT,只能減少少量的資金供應鏈。治理USDT來治理比特幣這路徑還需要再研究。

我們要有一個戰略來疏導數字代幣市場,而不是只是在堵。疏導就要有一個取代的產品出來,所以美國財政部允許銀行發行穩定幣是來疏導這些。另外是由銀行發行穩定幣可以帶動整個金融界和科技界前進新型數字經濟。

美國開始聚焦研究數字貨幣,2021年4月,美聯儲宣布和麻省理工學院合作在進行中,也有初步結果,預備在2021年秋季推出美國CBDC實驗模型,其中隱私和反洗錢會是一個重要課題。

4.2021年5月24號美聯儲的4課題

2021年5月美聯儲演講提到要重視的四個研究課題。

私人貨幣與CBDC的競爭

第一是私人貨幣與CBDC的競爭,美聯儲對私人貨幣堅決反對,所以臉書等私人貨幣事實上和美聯儲存在競爭。在2019年和2020年早期,美聯儲那時並沒反對(而臉書說和美聯儲曾經談過,交換意見),2019年11月哈佛大學還說Libra對美國好,是美國需要的,表示美國支持,因為其他的選擇更不好。

但在2021年5月24日美聯儲卻公開反對了私人貨幣(例如臉書穩定幣),原因是美聯儲發現發行數字貨幣是對美聯儲非常有利的,私人發行數字貨幣是對私人公司也是非常有利的。美聯儲的想法變成了,發行數字貨幣對國家有利、對美聯儲有利,因此最好獨霸這個領域。

這個觀點和國際清算銀行一致,國際清算銀行在2020年年底非常強烈地表示央行數字貨幣應該橫行一切,其他都被擠在一邊。國際清算銀行還排擠合成CBDC,認為他們不是CBDC。而英國央行卻支持合成CBDC。

轉移路徑

第二個問題是轉移路徑。現在的一個重頭課題是要研究如何從現在的金融市場變成央行數字貨幣市場或者數字貨幣金融市場。這表示美聯儲已經認為央行數字貨幣勢在必行,是必定要建立的,問題只是如何進行。美聯儲準備迎來一個全新的銀行業,與2015年、2016年、2019年和2020年初的觀望態度相比,美聯儲有了180度的大轉變。

國外CBDC跨境支付

第三個研究課題是國外CBDC跨境支付對美國的影響,到底基本上這就是數字貨幣戰爭或貨幣戰爭,美國應該如何保護美元和美國經濟。

金融排斥

第四個是金融排斥。沒有銀行的人是不是能夠用到數字貨幣?因此他們不想有這種金融排斥的現象。

在一桌滿漢全席中,一個人只吃了四道菜,另外五六十道菜都不吃,那麼可以看出他只對這四道菜的重視,其他都是視而不見。我們還可以看他到底沒有關注什麼。

沒有關注的問題

沒有關注商業銀行的角色:美聯儲沒有關注到商業銀行的前途與布局。每次談到CBDC時,商業銀行就會擔心被CBDC踢掉,擔心業務會被臉書的穩定貨幣強走。但在2021年1月,美國對這個觀點已經有了徹底的改變,他們現在認為CBDC和穩定幣對銀行是好的,擁抱這些才是最有利的。他們認為現在不需要重點研究這個問題。這一直是CBDC的一個重要問號,而美聯儲居然不認為是問題,代表這問題已經解決?

沒有提出那些技術重要以及如何發展科技:美聯儲沒有表明哪個科技重要,這說明美聯儲已經沒有把科技放在第一位,反而是以私人貨幣競爭和國外CBDC競爭作為兩大聚焦研究項目。數字貨幣區理論談到的競爭場景也包括私人貨幣、國外CBDC、跨境支付,而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20年10月的報告也表示這才是數字貨幣競爭真正的竟技場。可以看到美聯儲整個思想已經有了巨大的改變,已經不再是觀望,而是已經在研究怎樣轉移到一個新的環境。

另外,美聯儲自己的定位不是發展科技,而是制定科技的標準。我們在前面已經提到,美聯儲已經在2021年2月發布CBDC科技需求條件,只要能符合這些條件,就可以使用。美聯儲的觀點清楚:美聯儲不是科技單位,不需要也不適合發展科技,而是制定科技的需求標準。

5.市場新結構需要新監管方式

下圖是IMF提供的,被我使用多次,代表世界市場以後會有結構上的變化。

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圖2:IMF提出未來新型數字金融市場,直接影響到監管科技

從圖中來看,世界金融將是以平台為中心、以互鏈網為中心,這些網絡不是互聯網,是鏈網,不是普通的雲,是鏈雲,鏈操作系統、鏈數據庫、鏈應用基本上都是鏈化的。

國外分析師認為,把區塊鏈放在雲上是不對的,應該把雲鏈化,因為鏈應該比雲要靠譜。今天把鏈放在普通雲上是不靠譜的,如果放在鏈雲上、鏈網上就是靠譜的。

互聯網和雲上有信息系統,它可以做各種分析和計算,但是在鏈上跑的是資金,是金融,這關係到企業和個人的身家性命,而且關係到國家的金融命脈,這是很嚴肅的問題。

傳統以銀行為中心使用互聯網,現在變成互鏈網才行。傳統的所有事情都是中心化的,中心後面放一個監管平台就可以做監管,所有的交易監管都在中心化上做。但在分佈式區塊鏈上,所有的交易以及監管都必須網絡化。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鏈網也不可能一天造成。鏈網可能需要二十年或是更長久,鏈操作系統可能需要很多年,但現在必須跨出第一步。

6.新型網絡結構出現

當鏈從事交易與監管時,監管網絡最好要和價值網絡分開。下圖這個網絡一分為二,這是我在2018年提出的,監管網絡和交易價值網絡分開,而監管網絡的設備應該比價值交易網絡更加強大,它能夠進行大數據分析、人工智能分析、實時監管

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圖3:監管網和價值網分開

我在2016年提出了名為“熊貓模型”的一個區塊鏈網絡。監管單位可以成為網絡,價值網絡成為另外一個網絡,這樣一種新型網絡可以做新型的價值監管等。

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圖4:熊貓模型就是分開監管網和交易網

7.臉書穩定幣混合模型

我一直推薦大家研究臉書穩定幣的項目,因為它是一個好的案例。下面是國際清算銀行在2020年4月畫的圖,它說明了臉書系統的貨幣是零售的,但它的鏈是批發的,它是零售貨幣和批發鏈的概念。

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圖5:國際清算銀行對臉書系統的描述

它混合了新型區塊鏈以及傳統金融的模型,不是純區塊鏈金融,也不是傳統金融,而是混合體。在一個地方或一個機構可以用傳統金融的方法,但是在機構之間使用區塊鏈。

我在2020年4月的時候寫了兩篇分析文章,講到這個系統進行非常大的簡化,它如果用混合模型做系統,就可以很快做完,否則它可能需要花兩三年時間。

歐洲央行表示全歐洲銀行間的交易每一秒不超過30,這是一個非常少的數字,幾乎是任何一條鏈都可以解決,前提是這個鏈必須要有監管性、交易完備性。如果跑到一秒鐘一千次,就可以做批發鏈的工作。

如果用這樣的制度,可以把現代監管系統和新型監管系統混合在一起來做。新型監管系統做起來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在做起來前,可以先讓新型的和現代的一起混着走,所以交易和監管都走混合模型。

它這樣的架構有些像央行和商業銀行的結構。央行區塊鏈系統中,每個銀行金融機構之間的交易做法與臉書的做法非常類似。

每個機構都從事結算,而且都從事流動性節約機制(liquidity Saving Mechanism, LSM),當每個機構做結算和LSM時,跨機構交易量不會很大,這樣系統就能出台。我在2020年研究報告中表示,這樣的系統應該在2020年年底就出來了,它現在做不出來,不是因為科技做不出來,而是因為監管單位不同意它做出來。

當用這樣的系統時,交易和結算一塊完成會是非常困難的。傳統上如果交易就立刻結算,可是如果用這樣的系統就不能做,或者說做起來會非常痛苦,還不如把它分開做。

8.互鏈網:羅馬是累積起來的

互聯網已經有50年的歷史,互鏈網自然不可能一夜之間就建立起來,互鏈網是慢慢累計起來的。因為互鏈網兼容互聯網,所以整個互聯網可以慢慢轉變成為互鏈網。國外已經踏出了第一步,並認為互聯網會在慢慢的二十年裡變成互鏈網。

02.監管科技的誤區和新觀點

1.區塊鏈監管的誤區(過去)

誤區(1):區塊鏈是洗錢的工具。談到區塊鏈時,有人立刻認為區塊鏈是洗錢工具,這是非常大的誤區;

新觀點:實際上這是對區塊鏈的誣衊,反而區塊鏈是反洗錢的利器,而數字代幣是洗錢的工具,但數字代幣不是區塊鏈,數字代幣是區塊鏈+P2P協議。而區塊鏈和洗錢沒有關係。但任何東西和P2P協議放在一起就有可能出事,例如洗錢。

誤區(2):區塊鏈難監管;

新觀點:事實上區塊鏈非常好監管,而且是監管利器。以前認為區塊鏈難監管,是因為數字代幣難監管,但數字代幣難監管是因為其有P2P協議。事實上,由於有區塊鏈,數字代幣洗錢還可以被發現。如果沒有區塊鏈協助,很難追蹤洗錢。

誤區(3):合規數字穩定幣容易洗錢,難監管。2020年年底還有很多單位報告表示合規數字穩定幣容易洗錢,難監管;

新觀點:事實上合規數字穩定幣是非常好監管,而且非常難洗錢,因為這些合規穩定幣都用聯盟鏈,而且都在當地註冊(這是美國財政部的規定,便利監管),所有的交易都可以被監管單位追蹤到。

2.區塊鏈監管的誤區(現在)

誤區(4):傳統監管科技已經足夠應付數字貨幣;

新觀點:數字貨幣需要新型監管科技,而這新型監管科技是全面網絡化、鏈化。這需要開啟全新金融系統基礎設施,整個監管環境是不一樣的。

誤區(5):比特幣難監管,是洗錢的好途徑;

新觀點:事實上比特幣現在全面被美國高科技監管了。監管的程度非常深入,現在連暗網都不接受比特幣,美國和歐盟的幾個國家一起把一些暗網都關掉了,因為有太多數字貨幣被抓到。現在暗網只接受零知識證明協議,因為零知識沒有透露信息。如果想要洗錢,千萬不要用數字穩定貨幣洗錢,因為這等於在公安局內當面洗錢,會當場被抓;也不要用比特幣,因為現在美國已經可以監管比特幣,連暗網都不想使用比特幣,現在已經在監管單位緊密監控中。2021年發生的美國勒索事件就是一個典型案例。勒索的比特幣很快就被美國政府取回。

誤區(6):監管只要靠制度,科技不是最主要的關鍵。一些學者認為監管只要有合宜的制度,保守關鍵的關口就可以;

新觀點:IMF在2020年10月報告中,就大聲認為這是錯誤的假設,只有制度而沒有監管科技是無效的。由於數字貨幣是全球貨幣,是網絡貨幣,很難在關口上使用制度來管理。因此監管科技在新型數字經濟體系是最重要的,是國家經濟的“國防部”。

誤區(7):監管主要關注洗錢,這是大大低谷數字貨幣對整體經濟體系的影響才有的觀點;

新觀點:監管要有整體戰略和長遠布局。最鮮明的例子是2020年FAFT實行的旅行規則,旅行規則實施后,大部分交易所都註冊了,結果反而使數字代幣暴漲。由於這次註冊,大部分數字代幣交易所都(半)合法化,而且由於旅行規則有漏洞,想洗錢的都不經過旅行規則可以管到的地方(交易所),這樣數字代幣合法化,而大量資金不經過交易所,於是數字代幣大漲。FAFT重視洗錢,但沒有注意到其他方面,最終造成數字代幣暴漲,甚至造成比特幣後來挑戰美元以及世界所有的法幣的情況。

3.區塊鏈監管的誤區(未來)

誤區(10):監管策略是後置,這誤區就是先設計支付、銀行系統等,再考慮怎麼監管;

新觀點:先考慮怎樣監管,再考慮怎麼設計交易、市場等,也就是先做盾再做矛。

誤區(11):交易機制決定監管機制:

新觀點:現在是監管機制決定交易機制。例如交易結算分開,主要原因是為了預備時間來從事監管工作。我長久以來一直認為數字貨幣應該把交易和結算分開,因為監管的軟件需要有幾秒鐘時間做大量的實時分析,這需要把交易與結算分開,就算用大量的數據庫算力在後面做大數據分析,也需要時間。

誤區(12):市場決定監管制度與科技:這是傳統概念;

新觀點:現在反過來了,監管制度與科技定義市場。我們想要什麼市場,然後設計監管機制來規範市場。美國的數字美元計劃、花旗銀行計劃、央行數字貨幣計劃都提到交易與結算,交易結算一做監管就非常痛苦。它看起來非常便利,匿名性和交易性可以改變很多,但監管很難到位,這件事情要特別注意。有一些事情看起來好像是細微的,但稍微變一下,整個系統就會不一樣,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科技和監管科技是需要一直進步的。

4.傳統和新型監管科技

傳統的監管科技是大數據、人工智能、雲平台。下圖是中國監管科技生態,事實上中國監管科技是非常大的產業,很多單位都參與,有很多科技。

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圖 6:現在中國金融機構的監管科技(來自2020年中國監管科技發展報告)

新型監管科技除了有大數據、人工智能,還有互鏈網,一種新型的操作系統、數鏈中心、新網絡,還有賬本系統、合約系統和預言機。這個網絡又變成價值網絡和監管網絡。

互鏈網本身形成一個新網絡生態,包括新域名中心(DNS)、新交易所、新銀行、新金融機構,如果沒有在上面註冊就不是合法合規的金融機構。監管制度以及監管科技劃分數字貨幣區,不同的數字貨幣區會有不同的監管制度和不同的監管科技,數字貨幣區不只是在交易上,在貨幣上,在監管上也出現了。

1.數字代幣欺詐行為減少

傳統上數字代幣欺詐行為主要是項目方,差不多80%項目方是完全欺詐,另外20%是還可能是部分欺詐。在美國和英國開始嚴抓這方面后,項目方的欺詐就大大降低了。中國在2017年就嚴禁發幣行為,但是地下活動以國外項目在國內進行,還還產生大型欺詐事件。(備註:如果想要治理數字代幣,能夠處理項目方就可以解決大部分的問題。)

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圖7:大部分幣圈欺詐事件是項目方欺詐,而不是黑客,但是從2019年改變

大部分交易所被收編之後都合規了,所以洗錢越來越難,現在要用比特幣或以太坊洗錢,基本上很難找到合規交易所接受。越來越少比特幣交易經過高風險交易所。可見國外監管結果不錯。

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圖8: 越來越少比特幣經過高風險的交易所

2.比特幣交易風險一直在降低

下圖藍色部分指的是所謂安全的,橘色是比較壞的,灰色是更壞一點的,紅色代表的是洗錢。比特幣交易風險一直在降低,不僅在於交易量,有風險的交易值也低了。

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圖9:有風險的比特幣交易量和值一直在減少

3.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2020年6月30日FATF使得所有機構間的交易全部被追蹤,在交易所被收編的情況下,大部分人的交易走向了個人錢包。現在100次交易中只有25次交易可以被美國監管單位收集到,不過這25%是美國公開的監管,美國還有暗地監管的科技。而75%的交易有多少被美國監管到是不清楚的。但是估計應該是幾乎都被追蹤到,所以現在基本上不好作弊了。

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圖10:由於要被監管,計劃規避監管的交易都不經過交易所

所有的交易所都會被標註,以後所有的銀行、金融機構、貸款公司、保險等全部會被標註,這就出現了一個現狀,這個現狀是所有的事情全部會被監管網所控制和監控到。

以前一些人表示不喜歡SWIFT,因為它可以監管到全世界的跨境支付。可事實上取代SWIFT是監管網,監管網的全面收集能力會比SWIFT還厲害。這是一種新型的競爭,有科技就能找到,沒科技就找不到。

4.數字代幣越來越隱蔽

數字代幣越來越隱蔽,看得到的、公開的越來越少,但交易額小。

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圖11:越來越多的交易不經過交易所

5.旅行規則數據,物以類聚

旅行規則指出每一筆交易到底有多少人,這邊分成美國本土、美國跨境支付、國際和全球四個區域。

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圖12:旅行規則分成國內、跨境(和美國有關)、國際(和美國無關)、全球交易

下圖綠色部分指的是比較安全的VASP,也就是數字資產交易商,大部分都到達一個比較安全的數字資產交易商,但有24%到達比較不安全的,這裡還分為44%跨境。可以看出,大部分洗錢都是跨境的,而且跨境這件事情都是紅色到紅色。

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圖13:美國只有24%跨境支付經過有風險的國外交易所

韓國從左邊的交易所到右邊的交易所,紅色到紅色,綠色到綠色,新加坡也是綠色到綠色,紅色到紅色,大部分紅色都是跨境支付。從大數據里可以看出,守法的人會繼續守法,不想守法的人會繼續不守法

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圖14:從有風險的交易所出發的資產到有風險的交易所(物以類聚)

美國的交易所幾乎都是合法的,所以整個美國的交易所已經被收編了。下圖紫色部分是所謂的洗錢單位,黃色部分是中心化的組織,藍色部分是交易所。可以看出,每一筆交易到了好的交易所,還是到了一個洗錢的交易所,美國監管單位全都知道。2020年5月他們就發現有一些交易所100%洗錢,如果不小心把比特幣或者以太幣送到這種洗錢的交易所的話,就會被美國FBI或者美國國土安全局的人指控涉嫌洗錢。他們不一定會抓人,但這件事情就被記錄在案了。所以任何人想要洗錢,應該用現金,千萬不要用數字貨幣、比特幣、以太幣,因為用了數字貨幣后,數據都留在區塊鏈上,永遠不會被移除,總有一天會被公諸於世。

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圖15:世界所有交易所已經都被美國監管單位監視

6.DeFi事件卻在增加,使之成為主流出事事件

現在所謂的欺詐事件和黑客事件大部分發生在DeFi上,傳統的數字代幣已經不產生嚴重問題了。很多人認為DeFi是一個巨大的突破,但現在它也是問題的聚集中心。

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圖16:DeFi事件還在增速出現

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圖17:2021年主要是DeFi出事

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圖18:大部分事件都是DeFi事件

04.新型監管系統:TRISA和STRIS系統

1.TRISA系統執行FATF的旅行規則

2019年6月美國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規定,所有的數字資產服務商要在2020年6月30日前執行旅行規則,要KYC(了解客戶身份)。CipherTrace公司不但開始對此進行研究,它也開發了TRISA系統。TRISA系統作為一個廣義化的追蹤系統,所有單位都需要在TRISA系統上註冊。這樣一個TRISA系統就變成了一種監管網,變成了註冊中心。在TRISA系統註冊過的交易所代表着會被認可,如果未在上面註冊,就會被認為是不合法的,銀行會以交易所未在TRISA上註冊為由,不讓交易所在銀行進行開戶等操作。所以,TRISA網絡系統慢慢變成了一個監管網,所有在已經註冊的金融機構上的交易都可以經過這系統而監管到。

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圖19:TRISA系統

TRISA系統中兩個交易所互相交易,交易時把互相追蹤的報告也送給了TRISA系統,TRISA系統從中收集資料進行分析,這就變成一種嵌入式的,但不是實時的監管,它可以慢慢收集數據,可以全面監管。金融穩定局也提出LEI識別編碼系統,有了編碼系統之後,全世界的金融機構都有這個標誌,所有金融機構都可以追蹤。

因為將來銀行都會處理數字貨幣、數字金融、數字資產,所以將來全都會上這種TRISA系統,在這種環境下,類似TRISA系統以後有可能以後取代SWIFT系統。

2.STRISA系統比TRISA強大

有人認為TRISA系統已經管得太嚴。但是TRISA系統沒有管到個人錢包, 2020年12月24日,美國財政部宣布要追蹤個人錢包,這引起了美國區塊鏈界非常大力的反對。由於換政府,這政策後來沒有實施,現在美國的拜登政府繼續研究這事。

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圖20:STRISA比TRISA更強大

問題是現在75%的地下市場的數字代幣交易早已經不經過收編的交易所,這樣TRISA系統就追蹤不到,這是個巨大的漏洞。2020年我們認為這在中國是不行的,中國要發展數字貨幣或是數字資產,就要求所有的錢包都被追蹤。所以我們基於TRISA開發STRISA系統,STRISA不但追蹤到機構,而且追蹤到個人錢包。因為TRISA是一個開源系統,所以STRISA也是一個開源系統,同時STRISA還有其他功能。

STRISA系統可以保證交易符合旅行規則,而且把所有的帳戶都收集起來。這樣的話,所有金融機構和區塊鏈系統都在STRISA上註冊,也就是建立一套全新的數字經濟系統。

3.區塊鏈數據湖

我們設計了一套區塊鏈數據湖 (Blockchain DataLake, BDL),所有的交易數據都經過了網絡協議,所有的事情都是網絡化的,經過網絡協議把數據送到後台的大數據平台,在大數據平台進行大量的、集中式的、中心化的處理,因為邊緣化處理機制可能不夠。

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圖21:BDL連接不同區塊鏈系統

4.後台BDL監管系統分析交易路徑

中心化不一定只有一個的中心,它可以有多中心,邊緣也可能有中心,它是多中心的一種系統。洗錢也不能單靠一個系統,要多個系統才行。

巴比特專欄 | 蔡維德:數字貨幣市場亟需新型監管科技大戰略

圖22: 後台分析系統

這樣一種STRISA系統後面直接帶着一個BDL,數據湖給可以做各種各樣的分析,這些數據直接從區塊鏈經過協議送到後面的監管系統,監管系統立刻可以找到各種各樣的路徑,這樣所有的交易都會被追蹤到。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60753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