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禪學+元宇宙未來,巴比特線下大課為我打開區塊鏈新世界的大門

區塊鏈領域機會很多,以前自學了一段時間,處處碰壁。這次來主要是學習挖礦的,巴比特到處都是‘金礦’,來到這裡學習收益特別多。”

5月22號~23號,中國(杭州)未來區塊鏈創新中心,一位來自大連的學員在巴比特學院的5月線下大課上的開場介紹上引得一片掌聲。

比特幣禪學+元宇宙未來,巴比特線下大課為我打開區塊鏈新世界的大門

本次線下大課吸引了遼寧、北京、河南、江蘇、浙江、上海、福建、廣東等全國各地的50多位學員參加,他們來自保險、電信、家電、互聯網、外貿、航空、教育、美業、工程建築、化工、製造業、動漫、電商等各行各業,能明顯感覺到區塊鏈滲透領域不斷擴大。更為關鍵的是,他們大多是這些行業的高管,比如總經理、CEO、聯合創始人、董事長等,他們更有能力將區塊鏈普及到更廣泛的圈層。

區塊鏈奇妙的地方在於它每一個端口都可能帶來新生的力量

課程當天恰逢“5.19”,加密市場遭遇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崩盤,慘烈程度超過了“3·12”。

然而從學員的精神風貌看,絲毫並不為外界干擾影響。

一位來自天津的學員說,他從2015年就開始關注區塊鏈,期間經歷了牛熊,一直熬到現在。財富自由談不上,這次來主要是和大家一起交流。他參加了巴比特學院上一期的DeFi訓練營,認為DeFi是一個特別熱的賽道,這次課程增加了NFT與加密藝術、波卡及生態的知識,也想過來學習下,希望在未來把握更多的機會。

阿坤是一位來自北京的學員,在一家媒體工作。他所在的小組裡面有好幾個都是區塊鏈行業“老人”,由於進場早,不少已經過着衣食無憂的小生活。還有幾位是去年了解到File礦機之後才入圈。

在阿坤看來,區塊鏈行業最奇妙的地方是,它每一個端口都可能帶來一些新生的力量,從而不斷壯大整個區塊鏈產業。提到剛過去的“5.19”,阿坤認為監管是及時的、是得力的,對於促進行業健康發展非常有利,只要不惡意炒作,堅守價值,總會迎來春天的。

無所、無我、無象

提起長鋏,很多人第一印象是2011年12月的那個經典問答。一個大學女生在知乎提問,“大三學生手頭有 6000 元,有什麼好的理財投資建議?”底下回復者眾多,長鋏的回答是:“買比特幣,保存好錢包文件,然後忘掉你有過6000元這回事,五年後再看看。”

長鋏說,經常聽到有人因為沒有早點認識到比特幣痛惜過財富機會,但是面對價格的暴漲暴跌,又有幾個人能夠把握得住?所以,重要的不是獲取信息的早晚,而是對信息的理解。

比特幣的思想儘管很超前,但是禪學卻和比特幣是相通的。說到這裡,長鋏講述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段鮮為人知的經歷。

2014年的時候,長鋏剛到杭州創業,有一次去靈隱寺拜訪一位高僧,無意間交流起了比特幣。高僧問了三個問題:比特幣是誰發明的?比特幣是哪個國家的?比特幣是什麼樣的?

雖然中本聰被視為比特幣發明者,但他到底是一個人還是一個組織,沒有人知道。同時,比特幣存在於去中心化服務器,只要有互聯網的地方都可以訪問。而且,比特幣是一種記賬方式,不是硬幣也不是紙幣,看不見摸不着。

長鋏思考良久,給出的答案是:沒有人知道比特幣是誰發明的、不知道存放在哪個國家、也不知道比特幣長什麼樣子。

高僧聽完連連點頭,說非常好啊。沒人知道中本聰是誰,這就叫“無我”。不知道存放在哪個國家,這就叫做“無所”,沒有固定的場所。不知道比特幣長什麼樣子,這就叫“無象”。

沒想到高僧竟然對比特幣的理解如此透徹,越聊越投機,長鋏問,“寺廟功德箱接不接受比特幣的捐贈?”高僧說,“沒問題啊!”,隨後又補了一句,“你捐的越多,以後越心疼。”

在2014年,國內聽說比特幣的人不多,更不用談理解了。長鋏萬萬沒想到,一位世外高僧對比特幣的理解如此深刻。

48小時,元宇宙生存挑戰,敢不敢?

前不久,佳士得拍的史上首個非同質化代幣作品《CryptoPunks》,以1696.25萬美元超估價成交。你很難想象,9個24×24、8位元風格像素的朋克頭像竟然可以值這麼多錢?

未來已來,NFT席捲藝術圈。

如何定義加密藝術?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董事總經理曹寅用了三個“新”:新主題、新工具以及新媒介。

所謂新主題,具有加密文化和加密價值觀主題的作品,都可以稱之為加密藝術品。所謂新工具,指的是使用大量非傳統的工具,包括人工智能算法、機器學習、大數據以及智能合約技術進行創作。所謂新媒介,指的是觀賞媒介不再局限在布面上、牆上,可以在屏幕里觀賞。

藝術是一種媒介,是社區自我表達的方式。加密社區發展到現在,依然被外界誤解甚至敵視,在很多所謂的傳統“精英”看來,加密社區就是一群炒幣的,對於推動社會進步是毫無貢獻的。而加密社區似乎也無法找到向外界展示自我的窗口。有了加密藝術家之後,加密社區可以通過加密藝術向外部世界展示自己的精神風貌、價值主張以及信仰體系。

曹寅目前的藏品價值相比於收藏之初早已暴漲數十倍甚至上千倍,其中一幅他最得意的一幅作品是用50多個以太坊競拍下來的,後來有人想用800個以太坊問他買。但曹寅覺得低估了,在他看來,5年後,這幅作品的價值將會達到6000萬美元。

發現一幅作品不難,難而可貴的是發現加密藝術家。來自拉斯維加斯的加密藝術家Fewocious就是曹寅發掘出來的,被人讚頌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數字藝術家。”

Fewocious生活在美國,是拉丁移民,家庭生活條件很苦。她喜歡藝術創作,卻買不起pad。17歲即將高三畢業的時候,Fewocious一度要放棄藝術創作,從事律師或者醫生這些賺錢的職業。

有一天,她將自己的加密藝術品掛在網上,心裡想着如果賣不掉就從此告別藝術。恰巧,曹寅無意間發現了她的作品,大為心動,在和自己的小組成員商量后將Fewocious的作品全部拍下。

Fewocious事後非常感激,也奠定了她作為藝術家的決心。

如今,18歲的Fewocious全身心投入加密藝術圈,幫助更多的人進行加密藝術創作、發行和交易,不斷鼓勵着和她一樣曾經很貧窮但仍然堅持理想的藝術創作者。

元宇宙,是NFT的子集,最近也非常流行,尤其在東南亞、印度和南美地區,元宇宙甚至給了人們開啟第二次人生的機會。

曹寅說,一些大學生在元宇宙裡面靠打工賺到了生活費,還清了助學貸款。甚至有些在南美、東歐等資源匱乏人在元宇宙養家糊口,因為在一些貧窮地區,1天10美金就夠了。

在6月初,曹寅準備辦一場元宇宙生存挑戰,挑戰者在48小時之內,除了吃飯、睡覺這些維持身體機能的基本活動外,都在元宇宙達成。這讓人想到了互聯網流行之初興起的網絡生存測試活動,新生的事物總是在質疑中逐步成熟並改變社會。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39931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